《珍言真语》专家解答7·21后移民澳洲三条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7日讯】2020年7月1日“港版国安法”正式生效,随之而来又引发了新一波的移民潮,香港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峯,也从英国转战澳洲打国际阵线,令到很多香港人对澳洲多了一些关注,目前除了移民去英国的占了多数,接着就是澳洲了。有20年经验的澳洲移民专家Stanley Chan,就澳洲移民的话题解答大家的疑问,也给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

澳洲政府在去年“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后就推出了名为“避风港”的签证,延长香港学生的签证至5年,2月份的数据显示只有2500人获得这个签证。Stanley解悉,这个签证,虽然是放宽给香港人的,但也不是太多的香港人合资格,因为它只针对一些本来已取得2年临居或者3年临居的人,适合这个类别的也只有几千个。2000多人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数字了。

目前在澳洲的香港人,以临居身份来到澳洲的人,大部分都是那些Working Holiday(打工度假)占大部分,其次就是学生,然后是旅客,现在所有持临时签证在澳洲的香港人,大概只有17,000多到19,000人左右。

Stanley认为,香港人守法、勤劳,有很好的声誉,在全世界都非常受欢迎,对于符合资格的技术移民,都会很快得到批准,不光是香港人。

除了技术移民,香港人要移民澳洲有哪些要考虑的因素呢?感觉上要移民澳洲,相比英国的门槛好像高一些,Stanley以自己为例,分析了英国跟澳洲的对比。去过英国的他感觉英国人是比较严肃的,有点排外,但是澳洲就比较友善一些,而且很幽默。英国本身是有几千年历史的国家,他们那些人在那里生长已经几百代、几千代了,所以他们的亲戚关系、人脉是盘根错节的。作为一个外地人,跟他们竞争是非常难的,他们有一种排外性。

譬如香港人去英国想当个议员,当个官是非常难的,在一个机构里面当个主管、当个CEO,也是非常困难的。但是你来到澳洲的话,你当个议员,将来再过了10~20年,做个总理也是不奇怪的,澳洲人对外来人的包容能力比较高。所以Stanley鼓励有理想的年轻人,第一选择来澳洲吧。但是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你可以在英国读一门技能,有一门技术,然后以技术移民的身份来澳洲也是一样的。但居住环境澳洲更优胜,气候、治安,也比较和平一点。

当记者问到,你作为澳洲一个资深的移民顾问,如果香港人想移民到澳洲的话,有些什么途径你建议他们去选择?

Stanley表示,还没能入境澳洲的香港人,他们可以通过技术移民或者是商业移民,都是非常好的。但现在技术移民的门槛是非常高的,只是欢迎某类的技术方面人才,所以许多香港人就达不到他们的要求。但是我鼓励那些做护士、医生或者是律师,如果他们是在45岁以下,最好尽快申请移民来澳洲。

对于已经在澳洲的香港人,有18,000多拿临时居留签证的,或者逾期居留的,他们应该争取2020年7月澳洲政府向香港人宣布的那个政策,他们可以申请这个叫“人道签证”。这个人道签证因为是一步到位的,澳洲移民部长已经说得很明白,有需要的香港人,可以申请永久居民。首先就是让他们从三年的签证变成五年的,多给一些机会让他们在澳洲观察香港的情况,到时他们可以选择回香港;他们如果是够资格的话,也可以在澳洲申请永久居民,譬如技术移民、商业移民这方面的。但是好像很多香港人听不到这个信息,错过了这个机会。到目前为止只有290人申请。

澳洲的人道签证呢,申请人不只是包括难民,就像现在香港发生的情况,只要你对香港现在的情况产生极大的恐惧,都可以申请的。Stanley解释,他曾做过很多其它的人道签证,以前香港人一直都是不够资格的,一直到2019年7月21日,元朗白衣人事件发生以后,现在香港人绝对够资格了。但是问题是他们人是否在澳洲,因为这个人道签证,叫作866,只适合于已经在澳洲的人才可以申请的。由于澳洲政府现在是实行封关令的,要等疫情过去才能通关。

香港出生的Stanley一直都在关注香港的局势,对香港的感情很深,他说:“我们虽然不在香港,但我们和香港人是一条心的。他们的感觉是怎么样,其实我们的感觉是一样的,我们的心灵接触是很紧密的。”他认为自从白衣人事件之后,作为香港人,是恐惧的。他说:“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我也没有去游行,我也没有反对政府,我只是坐车回家,刚刚下班,就无缘无故被一帮不知身份的白衣人去攻击,那些是无差别攻击的。那些不知所谓的公务员,警队是除暴安良的,是一个法律的守护者,你应该是保护市民的。

“我当时看到都很难过,为什么我们认识的香港会变成这样?”Stanley慨叹,“我也有朋友、有同学当警察的,和我同龄的,现在可能做到很高级别的,我不知道他们当时的感觉是怎么样,这是一个人的天性和良心。怎么能够允许这些事情发生呢?如果当时我是一个警察,我可以这么说,我会拿着枪去制伏那些人的。你这份工作就是要保护市民的、守护法律的,而不是听从上级说什么的,你没有独立思考和黑社会有什么分别呢?警察变成黑社会?不是这样的啊。”

他认为7·21事件是一个分水岭,在他手头上最早第一批申请的是在2019年10月份,有5个人一开始被拒绝了,但在补充文件的等待期,刚好碰到7·21事件发生,他们就成功地被批准了,现在还在处理的有70多个人,他有信心全部都会被批准的。

他又指,“目前有些人受到了一些不实信息的影响,以为要受到切身的迫害才可以申请政治庇护签证,其实澳洲这个保护签证,都是根据《联合国人权公约》的指引来立法的。有些网台,有律师身身份的KOL,说申请澳洲签证是不会被批准的。我认识他,他是一个律师,他不会做人道签证,一个都没有做过的。但是这个信息误导人,误导了香港人,我就已经做了二十多个成功个案了,而且现在想申请到澳洲的香港人也所有增加。

“但很可惜的,就是有一个问题,很多人年龄不过关,因为他们已经到了45岁了,有些人是语言问题。其实澳洲现在技术移民的门槛是非常高的,基本上来说,我老实说,我不太鼓励别人通过技术移民(来申请)的,因为技术移民实在太难了。反而我会鼓励那些人,年轻人譬如过来这里读书,以这里的技术,毕业后的工作经验,寻求雇主,做雇主提名;或者在香港做一些生意,用生意来做商业移民,反而这个途径更好。但如果是人已经在澳洲的,就要争取的。

“因为最近发生了这件事,我也有做一些YouTube节目来介绍。有很多在这里的香港人,其实他们已经是逾期居留很多年的了,有些已经是几十年的了,你可能不相信。但是他们因为这个事情来找我,我很鼓励他们,就是我有信心,帮他们全部都拿到永居的。我说趁这个时机,你们放心,我不是那些没有处理过,只是画大饼的人,我是真的处理过,我有信心,他们有资格获得这个澳洲签证,我才会帮他们处理的。

“目前在我手上有七十多个香港人,已经成功递交了签证申请。这个签证申请递交了有什么好处呢,虽然还没有批准,它是有一个过渡签证的,有这个过渡签证呢,他们的家人可以读书、可以工作、可以做生意、可以拿到澳洲的医疗卡,可以有免费医疗。所以就变成他们在等待期间,他们已经是生活平安,不需要担心的了。其它事情我会去处理的,我经常鼓励那些客户。”

当被问到现时的个案与以前的对比时,Stanley指出,“以前来说呢,基本上香港人申请保护签证的是怎么样呢?是受一些人误导,他们申请的目的,就是拿过渡签证来工作的,来了一两年,个案被拒绝了,然后就离开澳洲,一年里可以有十多个香港人的案例。但香港人找我,以前我是不做的,我说香港人你们不够资格申请保护签证,你们不需要保护的,香港是一个很和平、很平安的地方。

“但是现在来说,自从2019年7月21日开始,我就鼓励香港人申请了。现在澳洲移民部总共有290多个申请在等待当中,没有一个被拒绝,我有信心,只要他们找专业人士去跟进,应该全部都会被批准的。当然,你不要说是谭耀宗的子女。”

记者问到,澳洲是不是会做一个政治审查,包括有些被制裁的官员,他们在澳洲的亲戚,澳洲政府是怎么样去对待?Stanley解析,澳洲移民政策,有一个评估,就是这个移民的人会不会影响澳洲的社区?比如,如果认为他的声誉,或者是背景,会使得澳洲的社会、社区的人士感到不安,比如一些华人的犯罪分子,或者某个社区有影响力的那些人,或者背景比较复杂的,澳洲政府可以用“不受欢迎”为理由拒签,就算他们符合了所有其它的条件,也可以用这个理由来拒绝他们。

所以如果有些香港人,觉得某个人对他们的社区造成不安全,可以反映在澳洲政府的公民部、移民部,或者安全部,让他们知道,让他们去检查一下。如果发现是有这样的情况的话,可能会对他们的签证做出一些行动,澳洲公民也可以把情况向当地的议员或者国会议员反映。

至于被美国制裁的香港和大陆官员,他们在澳洲的亲属,现在澳洲政府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呢?

Stanley认为,“澳洲政府一般都是比较温和低调的,他们会怎么处理呢,就是只要一些人去发声,要求澳洲政府给一个答复。做这件事情要众志成城,不可以只是个别人士出力,这是不够的,要多一些人去发声。我接触到很多从香港来的年轻人,他们没有社会经验,他们有很多事情希望做,但是他们只是放在心里面,没有去表达出来。有些人可能认为他们自己还没有拿到永居,又担心会对他们的移民有影响。

“有些人可能担心他们的家人在香港会受到骚扰,等等,有些人他们会有一些怕事。但是我觉得,其实已经有这么多年轻人在香港付出了他们的努力,甚至是生命,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是要为正义、为真理去发声的。越怕事,就会越容忍一些恶事去发生。当一个人做坏事的时候,身边有人大声一喝,那个坏事可能就不会发生了。你不需要付出你的生命,你可能只是出声就可以了。”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