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章家敦:中共领头新邪恶轴心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8日讯】“中国有军民融合的路线,这意味着如果解放军需要,每家中国公司的技术都可以被劫掠。这意味着每一家中国公司都或多或少与中共军队有关。”

“这是一个一元化的共产国家,不像我们那样主权分立、有州、联邦等等。这是一个一元化的国家,我们需要调整思维来理解中国(中共)是如何的运作。”章家敦说,拜登新政府的对华新政策,“我们看到了许多非常令人不安的事情。”

章家敦说,“美国需要认识到中国(中共)的挑战的根本实质,他们一直在做几件事情”。如去年在美国街头煽动暴力;1月6日暴力延续;利用网络水军和社媒鼓动美国人实施暴力;甚至公开怂恿扔汽油弹等;“这是一种颠覆行为,是一种战争行为。”

今天我们请到是中国问题分析专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这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主持人杨杰凯。

中共领头的新“邪恶轴心”

杨杰凯:你上过很多次节目了。你还组织了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的国家安全研讨会,并担任发起CPAC大会的美国保守派联盟的董事会成员。所以,我们还是从大背景开始聊吧,美国目前面临的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是什么?

章家敦:当然包括中国(中共),但不仅仅是中国,还有中国的盟友俄罗斯、伊朗、朝鲜,还有很多。这真的是一个新的“邪恶轴心”。

当乔治·W·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小布什总统)谈到这个问题时,有人说,“不存在伊朗、伊拉克和朝鲜的邪恶轴心。”好吧,有了中国(中共),现在我们有邪恶轴心了:中国(中共)实际上给了这些国家挑战国际体系和美国的能力。

杨杰凯:这听起来很引入关注,因为你在这里提出的是一种全新的范式。俄罗斯真的是中国的朋友吗?

章家敦:他们两国合作得非常密切。在历史上,他们一直是对手,有领土纷争,发生过战争等。但现在我们的确看到的是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习近平,他们以同样的方式看待世界;他们以同样的方式看待自己的利益;他们也认定了同样的对手,那就是美国。

因此,尽管俄罗斯和中国之间存在分歧,但是我们必须要说,他们已经建立了持久的伙伴关系。因此,我们不得不说,“看,不只是俄罗斯,而是俄罗斯加上中国。”

杨杰凯:还有伊朗和朝鲜,就像你说的。他们都在合作吗?

章家敦:如果没有中国(中共)给它们的支持,无论是伊朗还是北韩都不可能发展核武器、弹道导弹,从事各种危险活动。我们已经多次谈到中国和朝鲜。但是看看伊朗,就在几个月前,德黑兰和北京宣布了它们长达25年的战略伙伴关系,这一新的合作据说耗资4000亿美元,以及诸如此类。

当然,我们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有些人怀疑这种合作是否会像他们说的那样亲密。但这意味着伊朗将非常有能力资助它的恐怖主义伙伴,比如真主党和哈马斯;它能够破坏黎巴嫩的社会稳定,因为中国(中共)给它提供支持。因此我们必须认识到它们实际上是一种合作关系,而且会更加紧密。

禁美电网购买中国设备行政令 被拜登第一时间废除

杨杰凯:我们已经有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来观察拜登政府的中国政策如何形成。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几件事上。一方面,我看到有人呼吁关注供应链及其与中国的联系。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可能厘清这个,这正是我想问你的。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这种情况,事实上许可了与中国军方(企业)做生意,我觉得这非常令人不安。所以我们看到了两个方向,或者多个方向,我不明白。你认为这里发生了什么?

章家敦:我真希望我知道。首先,拜登政府,就像每一个新政府一样,正在努力摸索其对华政策,将进行一个正式的评估。他们可能要到3月或4月才能真正开始考虑他们具体要做什么,但在此期间,我们看到了许多非常令人不安的事情。

例如,在拜登的行政令中,他取消了川普政府实施的保护措施。最值得关注的是,川普在2020年5月1日发布行政令,禁止美国电网运营商从中国购买设备,以防止中国出售蓄意破坏装备。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职几小时后做的第一件事之一就是废除了这种保护。

他的想法是对中国政策进行评估。好吧,我能理解他想要重新评估川普的政策,但至少把这一保护措施保留住,因为重新评估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可以把拜登所做的、我认为缺乏正当理由的事情列举出来。

我看不到有什么理由他会允许中国人破坏美国电网,尤其是我们看到了现在在德州发生的事,当电网弹性恢复力(resilience)丧失的时候会发生什么。而如果电网里的变压器遭到破坏,那麽它的弹性恢复力肯定会降低。

禁美投资者购买中共军企证券行政令 被拜登推迟

杨杰凯:关于这个行政令,我记得它过期了?我也不知道其结果如何。但基本上,中国没有(不受党控制的)真正独立的公司,无疑,中国军队是没有任何独立性的。当然,他们(中共)可以不择手段地攫取任何被认为对其有用的技术,我们都知道。我想我们之前讨论过这个问题,那麽,这是进行的如何呢?

章家敦:你说的是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fice of Foreign Asset Control),1月26日他们推迟执行川普总统的13959号行政令,如果我记对了这个数字。第13959号行政令技术性非常强,其目的是——是去年11月发布的——它禁止美国人投资与中共军方有瓜葛的公司,也就是那些与中共军方有密切关系的公司。

拜登实际上是推迟执行13959行政令的一部分,这个部分本应在1月28日生效,他把它推迟到了5月27日。这听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实情是,华尔街非常反对川普最初的行政令,因为他们想继续投资给所有的中国公司,不管它是干什么的。所以他们现在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从其角度来确保他们可以继续这样做,这意味着全部废除川普13959号行政令。

这是错误的。关键在于,有些中国公司与中共军方有明显的联系。但是正如川普在他11月的行政令中指出的那样,中国有军民融合的路线,这意味着如果解放军需要,每家中国公司的技术都可以被劫掠。这意味着每一家中国公司都或多或少与中共军队有关。

还有一点,杨,我们倾向于认为与军方有联系的公司是国有企业。现在,中国有很多国有企业,其中一些与军方有直接联系,有些则没有。关键在于,这一切都被中共牢牢控制着。每一个国有企业都是由中共控制,并与军方有联系。

因此,我们不应该对它们进行区分,因为这些国有企业之间的区别是表面的。这就是中共的党国。如果我们要禁止其中一家公司,我们就必须禁止所有这些公司。就像我说的,由于中共这种军民融合的原则,我们也应该禁止那些向中国私人公司投资的私营企业。

这是一个一元化的共产国家,不像我们那样:主权分立、有州、联邦等等。这是一个一元化的国家,我们需要调整思维来理解中国(中共)是如何的运作,如果我们不了解中国(中共)的运作方式,我们将对其无可奈何。

需延续与中共脱钩政策 以确保美供应链安全

杨杰凯:鉴于你刚刚描绘的现实,很难理解如何与这些公司合作。现在,真正有意思的是拜登政府也在研究供应链,或者似乎非常重视如何搞清楚这个问题。这很有意思,因为这实际上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你认为他们会在这项研究中发现什么?

章家敦:这些我们都知道,因为川普政府非常强调让我们的供应链更有韧性(resilient,具复原力),但川普只是开启了这个过程,他没有完成。拜登总统昨天签署了这项行政令,值得赞扬,可是这个行政令只适用于研究将要发生的事情。

他们会发现中国已经嵌入了我们的供应链,并带来了巨大的风险。他们会发现的,他们用不着花几个月的时间研究它,任何人都可以告诉他们这一点。

所以他们得开始延续去做川普总统所做的事,即想办法脱钩,顾名思义,就是要确保我们更有韧性,比如要确保中国不能切断药品原料(供应)。我们需要做这些事。

中共禁售稀土施压从未奏效 美应注重短期不受影响

杨杰凯:我发现有一个元素非常惹人关注,那就是稀土问题。最近,中共一直威胁要切断供应。稀土对美国的各种技术和军事应用都很重要。现在看来似乎成了让某国对美国很有影响力的筹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章家敦:我们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因为在2010年中国实际上对日本实施过稀土禁售,当时一名中国渔船船长在日本海域被日方拘留。中国人被激怒了,于是他们说,“我们不再卖给你稀土了。”

可是禁售没有奏效,因为首先,日本可以从中国国有企业那里非官方地购买他们想要的东西。此外,他们还能从世界各地的其它供应商那里购买稀土。日本公司随后开始研发不再那麽依赖稀土的技术,所以当时禁售没有奏效。

中共也对韩国这样做过,尽管劲头不那麽大了,那时也没起作用,现在也不会对我们起作用。但重点不在于它是否奏效。我们在稀土方面依赖中国,因为中国在全球稀土产能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此外,他们几乎垄断了稀土加工。

我们可以在我国开采稀土,加拿大也可以,但我们不能加工稀土,至少目前是这样。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虽然我不认为北京能够长期有效地实施稀土禁令,但在短期内,他们可能会对我们制造F-35战机或者其它东西的能力造成巨大损害,所以我们不能给他们短期的优势。

中共新疆政策是“文化差异”还是“反人类罪”?

杨杰凯:让我们再谈谈拜登政府。拜登政府多次重申,在美国政府看来,新疆发生的事情是种族灭绝,正如前一届政府在最后几天所认定的那样。与此同时,我们在一次市民大会(Town hall )上听到拜登总统的提法是“文化差异”(cultural differences),这让很多人感到震惊,坦率地说,包括我自己。

章家敦:这是一个可耻的言论,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它,这是可耻的,因为拜登等于是说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其实是源自中国的文化理念。他是说中国人在文化上是残忍的,他们是种族主义者。这种话很危险。是的,抱歉打断你。

杨杰凯:没事。然而,政府已经重申这是真正的种族灭绝,在我看来似乎依据是1948年的《(防止及惩治)种族灭绝公约》(Genocide Convention,全称为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因此我们必须采取实际行动。所以有些人会想,“哦,这意味着要采取一些行动了。”还有一些人怀疑是否会采取任何行动,因为就像我们刚才提到拜登的话。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章家敦: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确知道美国是1948年《(防止及惩治)种族灭绝公约》的缔约国之一。而该公约要求美国等签署国惩罚和防止“种族灭绝行为”。这使我们有义务惩罚中国(中共),防止中国中共)继续进行种族灭绝。这个问题我确信你在《大纪元时报》上是会持续谈及。如果我们看不到惩罚和预防,因为很显然拜登政府……,我确定拜登什么都不想做。但是关键是,他是民选总统,他会受到压力,我相信你们媒体也会给他很大压力的。

杨杰凯:我们将继续把这些问题公开,让尽可能多的人听到。

章家敦:毫无疑问,我相信你们会做的。你们这样做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美国很少有声音像你们这样谈论这些问题。

中共对美挑战本质:想要颠覆美国

杨杰凯:谢谢你这么说,家敦。在我们结束之前还有什么想法吗?

章家敦:美国需要认识到中国的挑战的根本实质,他们一直在做几件事情。我们现在已经有50.3万人死于一种中共故意传播到其境外的病毒。中国撒谎说它(COVID-19)不具有传染性,并强迫一些国家接受来自中国的旅客,却把自己的国家封闭起来。

去年,中共在美国街头煽动暴力。他们今年还涉嫌卷入1月6日发生在国会山的骚乱。这不仅仅是一个与我们竞争的国家,这个国家想要推翻我们。我们必须了解它有多恶毒,因为如果我们不了解它,我们就不会采取必要的措施来保卫我们的共和国。

杨杰凯:家敦,在我们结束之前,我想让你解释一下你所说的他们(中共)在1月6日前后做了什么,因为这是一个很紧张的时段。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告诉我你的看法是什么?

章家敦:他们利用网络水军和社交媒体鼓动美国人实施暴力。他们在1月6日前后都这样做了。因此,这是他们去年鼓动美国人参与(安提法和BLM)暴力行动的延续。这不仅仅是一次颠覆行为,这是一种战争行为。

杨杰凯:我们的访谈将要结束了。互联网公司或者大型科技公司——脸书、推特、谷歌都在做各种各样的言论审查和禁言,包括针对美国前总统(川普)。他们针对中国在做什么?

章家敦:他们什么都没做。我给你举个例子,去年10月8日,中共党报《中国日报》欧洲分社社长竟然怂恿美国人扔汽油弹。这是一种颠覆行为,是一种战争行为。顺便说一下,这违反了推特的服务条款,可是陈卫华还在推特上。

杨杰凯:这可真荒唐!家敦,谢谢你接受采访!

章家敦:我很高兴,谢谢!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