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军事扩张 日本对华政策有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首相菅义伟即将访美之际,4月4日,日本防卫省发布信息称,中共海军辽宁号航空母舰在五艘护卫舰的伴随下,通过宫古海峡驶向太平洋。次日,中共海军新闻发言人称,辽宁号编队日前在台湾周边海域的训练是海军组织的一项例行训练项目,而且,中共海军会按计划常态组织类似的演训活动。

这是中共军事扩张带给日本战略压力的一个表征。而且,这个压力会越来越大。仅以航母为例。2012年辽宁号正式服役;2016年12月,辽宁号编队首次穿越宫古海峡,突破第一岛链走向西太平洋;2018年5月,中共称辽宁号编队已经初步形成体系作战能力。2019年,首艘自制航母山东号正式服役,中共开始形成双航母战斗群。而且,还有两艘航母同时在建;预计2030年将拥有5艘航空母舰,包括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2019年央视曝光中共计划:2049年完成10艘航母建设。

在战略压力之外,日本更面临着中共的战术进攻。最突出的是,持续多年的中共军机,高速抵近日本周边地区,迫使日本战机紧急起飞拦截,中共借此大幅消耗日本的战斗机部队(实际上,日本每年只有100架的F-15战机,却执行了多达1000次拦截任务,疲于奔命)。日本对中共军机的拦截在2016年达到峰值,为851架次。然后,2019年降至675架次,2020年进一步降至331架次,但这并不是中共军机的飞行频率降低了,而是日本自我限制,只拦截最具威胁性的中共战机。相比之下,整个北约在2019年也仅拦截了430架次的俄罗斯飞机。更令日本气愤的是,中共外交部倒打一耙,多次表示中共军机是在本国管辖海域及国际海域上空进行正常战备巡逻,日方才是地区和平稳定的麻烦制造者。

事实上,多年以前,中日关系的主导权就从日本易手为中共了。“中共崛起”(2011年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中共扩张同步(2012年第一艘航母服役),日本的安全环境严重恶化。在此情势下,日本一方面坚守日美同盟(以此为基轴);另一方面“战略模糊”,在香港、新疆等等议题上小心翼翼(例如3月份没有加入美国、欧盟等三十余国因中共大规模侵害新疆维吾尔族人而实施制裁的行列),力求缓和与中共关系,因为作为中国永久的邻居,日本搬不走。

但是,2020年以来,瘟疫突起,重创世界,严重影响国际战略格局演变,日本既往对华政策面临严峻挑战。例如,2020年7月14日,日本政府发布2020年版《防卫白皮书》,称中共在东海、南海“单方面改变现状”,通过“一带一路”寻求海外军事基地,借抗疫援助谋求政治经济利益。恰巧此际,日本战后连续任职时间最长的安倍晋三首相,因病突然去职,菅义伟接任。中日关系变局就此酝酿。

进入2021年,美国政府更迭,中共在“百年党庆”背景下发起新一轮“战狼外交”,公然声言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在台海、东海、南海分别挑起紧张形势,日本受到直接胁迫。最突出的事件,是宽泛授权海警可以动用武力的中共《海警法》2月1日上路;同时,海警船只高调巡航钓鱼岛。

日本被迫紧急应对。例如,2月8日,在众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菅义伟表示,由于中共《海警法》的实施,增大了东海和南海的紧张,对此我们完全无法接受。又如,日本政府将“情报联络室”升级为“官邸对策室”,专门负责监测中方船只信息;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称,如果遭遇相当于来自外部的武力攻击,如果用海上保安厅的力量难以对应,那么自卫队“将接受防卫出动命令,进行应对”。等等。但是,这些措施远不足以抵消中共的压力。

更严重的是,从全局看,钓鱼岛其实并非特别重大问题;对日本来说,更大的战略压力来自台海、南海和朝鲜,而以台海问题最为迫切、严峻。因为台湾最可能遭到共军的攻击,那么台湾一旦失守,日本就面临被共军全面包围的困境。因此不难理解,3月16日,美日外长防长“2+2”会谈中多次表达对中共违反国际秩序、在地区咄咄逼人行为的关切,两国甚至首度将台海情势相关文字写入联合声明中——“出席2+2会议的四位部长级官员强调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

外界认为这是日本采取的一个重要步骤。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权力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就说,“这是一个对日本十分敏感的议题,所以单单是愿意将台湾议题包含在联合声明中就已经是重要一步,北京不会对此不注意”。

北京当然在意,并大发雷霆。3月17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志坚不顾外交礼仪,破口大骂,称日本为满足阻遏中共崛起的一己之私,甘愿仰人鼻息充当美国战略附庸,不惜背信弃义、破坏中日关系,不惜引狼入室、出卖本地区整体利益,这种做法令人不齿,不得人心。

中共的恼羞成怒,恰恰表明日本此举真正打到了中共的痛处。日本其实早没有了退路,必须坚定地走下去。

3月29日,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防卫省已开始研究自卫队如何在台海可能发生的冲突中支援美军。3月30日,《日本经济新闻》爆料称,美日双方将在两国首脑4月面对面会谈后发表一份联合声明,声明中将包括所谓“台海稳定”的内容。日媒指出,这一举动“极为罕见”——因为上一次美日首脑联合声明中提及台湾,还要追溯到1969年:时任日本首相佐藤荣作与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曾在一份声明中提及所谓“台湾的安全对日本的安全至关重要”。

日美峰会前夕,4月6日,日本有个动作,外相茂木敏充给王毅打电话90分钟,表达了罕见的“强烈担忧”,他要求中共停止入侵争议海域,呼吁中共改善维吾尔人的人权条件,并停止对香港的镇压。中共又一次气急败坏,只会骂“不要把手伸得太长了”。

菅义伟4月16日将去美国,与拜登举行会晤。日本的下一步动向,包括日中关系如何变动,我们拭目以待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