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抵制奥运美退缩? 国会女死因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9日讯】 今天是4月8日,星期四。今天焦点话题,抵制北京冬奥美官方改口,可能性和可行性有多大?国会内被杀女子死因公布。

近期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谈到和盟国讨论抵制北京冬奥后,官方为何改口否认。抵制奥运的理由和历史,是否有效。北京收集外国人个资和冬奥有何关系。美国佛洛依德和国会内阿什丽·巴比特死亡两大案本周出现重大进展。

抵制北京冬奥,这是由于国务院发言人的讲话谈到美国和盟国正在讨论这个问题引发的,而事后美国政府又改口否认,究竟有没有讨论,为什么改口,有没有可能?有时间谈另外一个话题,本周对今天美国社会最有影响的两大案子,正在庭审的佛洛依德死亡案和国会内被枪杀女子阿什丽·巴比特的死因都有重大进展。背后不被注意的因素。

一、抵制北京冬奥

美国为什么变调?事情的原委,美国国务院发言人Price周二(6日)称美国正与盟友讨论抵制北京冬奥,不过之后又发推文称没有任何有关奥运会的公告。中共发言人周三表示将体育政治化有违奥运精神,显然中共方面并没有把这个说法当作口误而不认真对待。之后,美国白宫周三表示,美国没有因中国侵犯人权而与美国盟友讨论联合抵制北京2022冬季奥运。

法新社说,在抵制北京冬奥会议题上,华盛顿“退缩了”。 怎么回事?我并不认为美国政府已经认真考虑这个,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最大可能是美国在和盟友协商如何协调针对中共的扩张和战狼行为,其中抵制奥运可能是一个选项。

同时,西方国家很多政客正在给本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抵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压力只会增加。所以抵制是各国必须面对的现实。当然在中共抗议后美国政府退却了,不见得是放弃了,可能是在还不成熟的时候降调了。

1. 是否应该抵制,完全应该。

1)中共把体育赛事,尤其奥运,当作统治合法性的重要依据,在毛时代闭关锁国,体育几乎是唯一在国际上可以拿出手的政绩。更不要说是在中国举办,特别符合好大喜功;

2)中共严重的人权迫害,当前被国际关注的是香港和新疆,还有长期存在同样严重但一直没有被国际社会足够关注的迫害法轮功、藏人、维权人士和维权律师、家庭教会等;

3)每次国际赛事和其它国际活动都是中共迫害人权的理由,都会加剧人权灾难;

4)历史教训不能忘记:1936年纳粹发动二战前夕举办的柏林奥运就是宣示野心的最好例子,虽然当时即使抵制也不会改变历史很多,但奥运帮助了德国的宣传是事实。

2008年北京奥运,北京奥运安保造成严重人权侵犯,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音乐人于宙被谋杀。于宙是小娟&山谷里的居民民谣乐队成员,2008年在北京通州奥运安保关卡被抓,十天后死于通州看守所。

2. 是否能成功抵制,很困难。

虽然美国联合盟友制裁4名中共新疆官员,但和抵制奥运不能比较。制裁官员虽然是一个实际行动,但仍然有很强的象征色彩,对这些国家本身影响不大,但抵制奥运影响到本国运动员,而且抵制的虽然是北京,但名义上还是国际赛事。

3. 应该怎么做?

首选是本来就不应该把冬奥举办权交给中共,这是国际奥委会的错误,国际奥委会不是第一次了。现在没办法了。全面抵制,像1980年抵制莫斯科奥运那样,这个可能性不大,不仅美国没有这个决心,联合盟友也不太做得到,比较可行的是罗姆尼提出的方案,即美国政府不派代表参加以表明态度,运动员自己决定。

这也是2014年抵制索契冬奥的做法。我认为应该政府抵制。对中共,即使做不到惩罚,也一定不能奖励。2008年北京奥运,那么严重的人权迫害,包括对藏人和法轮功的迫害,包括于宙等被迫害致死,国际社会没有任何表示,布什总统还带领代表团赴北京,无疑是对北京的奖励和对中国被迫害群体的侮辱伤害。

国际奥委会表示反对抵制,说对运动员是伤害,应该各国和中共沟通讨论人权问题。我对是否抵制没有特别观点,但不支持政府官员参加,沟通说法是错的。不仅对人权没有帮助反而是鼓励中共。历史从来没有证明和中共沟通谈判会有任何结果。

有人说抵制奥运并不能迫使中共改变人权状况,我认为从美国或西方国家政府来说,这是为自己做的,有没有勇气坚持自己声称的价值。

中共机场收集外国人资料的目的?

就在外界讨论是否抵制北京冬奥的同时,澳大利亚网络安全公司Internet 2.0获得上海浦东机场一份外国人的数据名单,并和《纽约邮报》分享,名单上包括697名美国公民,161名澳洲公民和一百多名英国公民。 名单上主要是美国大学的研究人员或教授、金融、科技和生物医药领域的企业高管等,甚至还有9岁的孩子。

现在还不清楚中共机场收集这些人个人资料的目的,选择的标准。这提醒我们一种风险,就是参加北京冬奥的外国代表团成员,包括运动员,记者、政府官员、观看者,他们的个人信息甚至生物信息是否会被中共收集?

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北京收集外国人数据以掌握到时候去北京的人员信息以便采取对应的安全措施,另一种是北京利用奥运更广泛的收集外国人个人信息用作其它目的。

两种都有,2008北京奥运期间主要是前者,根据一名法国作者的书,“中国的秘密机构——从毛到奥运”,当时为了奥运安保,派610人员涌向全世界。610是转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机构,这说明几个问题,1)奥运安保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防止参加者包括运动员和游客有法轮功支持者发起抗议活动;2)610在那以前的9年中已经庞大到在全世界都有情报人员,奥运安保传统的情报来源已经不够了,必须依赖他们。而现在,由于北京的全球战略,更多的可能是后者,收集国外个人资料为其全球扩张所用。

二、弗洛伊德致死案

和美国今天形式密切相关的两大案本周都有重大进展,都和美国专业人员坚守职业准则有关:弗洛伊德致死案正在法庭审理中,周二,警察萧万的首席律师播放了一段当时在场另一位警官的佩戴式摄像头的录像,和广泛流传和报导的不同,这段录像显示萧万的膝盖是顶在弗洛依德的肩胛骨而不是脖子上。

需要注意的是,在法庭辩论中,双方主要依赖的都是郡验尸官的报告, 包括死因窒息、心肺停止,体内芬太尼等毒品的含量,验尸官甚至在报告中写到,如果弗洛依德一个人死在家里,有没有其它致死原因,这可以被认为是吸毒过量,然后补充了一句,当然我不是说这(毒品)杀死了他。

在当时那么大的外界压力下,验尸官还是保持了相当的独立性,这是不容易的。

三、巴比特死亡案

1月6日在国会大楼被杀的女子阿什丽·巴比特,DC验尸官(法医)主管宣布结果,死于Homicide,这个词的英文原意是蓄意非法杀害,即谋杀。the deliberate and unlawful killing of one person by another; murder. 这和主流媒体和左派政客的流行说法显然是有差距的。

我们今天不讨论这个案子,想说明的是,尽管这些案子在验尸的时候已经被炒作了,已经有太多的政治压力,作为专业人员也不可能没有自己的观点,也不可能不受外界影响,但在法医鉴定上,除了表达观点,鉴定过程还是非常专业的。

很佩服美国人的职业精神和敬业精神。美国精神不在媒体炒作,不在政客的政治正确,而在普通人的坚持之中。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