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内部人士爆料:泰兴公安接连自杀 当局掩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0日讯】近日,大纪元记者获得江苏公安系统内部知情人士的爆料,泰兴市警察朱玉宏、张余智分别于2021年4月5日、4月2日跳河自杀身亡;2020年,民警印文杰跳楼自杀身亡。以上消息均遭地方当局封锁

知情人因身处公安系统,担心遭到报复,能够提供的信息有限。知情人透露,“三起自杀案件被当地政府和公安系统全部掩盖了。微信等通讯软件、工具都是不安全的,无法提供更多的信息。泰兴公安系统太黑暗了,希望你们能够爆出他们一直掩盖的事实。”

另一位知情人对此表示,“国内的某些媒体称‘涉警不发’。这些公安不仅仅是残害百姓,他们对自己人也一样。他们的手上也沾着法轮功学员的血,都是报应。”

知情人爆料的内容原文如下:

2021年4月5日朱玉宏跳河自杀案

江苏省泰兴市公安局治安管理警察大队食品药品和环境犯罪侦查中队中队长朱玉宏,2014年担任食药监中队长期间殴打他人致轻伤案,在时任泰兴公安局局长凌玉富的庇护下,仅仅内部处理后不了了之。

2020年,朱玉宏与另外一个民警,二人召妓喝酒作乐。喝酒取乐期间,朱又喊了一个晚上加班刚结束的小年轻民警加入喝酒行列。三个民警陪妓喝酒,结果妓醉死。后来三名民警赔偿妓女一百多万元。

案发后泰兴公安局局长李双山(15195289966、137775669366)也仅仅将其从教导员职位调至基层任一般民警,免除了对其追究刑事责任。因为此次政法教育整顿运动朱玉宏深感不妙,于5号死于滨江镇河里的,死前是济川派出所的民警。

2021年4月2日张余智跳河自杀案

张余智,原来从部队转业到泰兴济川派出所做民警,后因为在泰州高港嫖娼,被高港公安抓到后送回泰兴济川派出所,从此调至泰兴水上派出所。后期因涉及众多担保民间借贷案件,包括自己拆迁款被他人卷跑,于泰兴迎幸桥跳河自杀。

2020年印文杰跳楼自杀案

印文杰,部队转业干部,后任职泰兴公安局济川派出所民警,平时爱好打麻将赌博、嫖女人。因2020年涉嫌充当辖区一起卖淫嫖娼案的幕后保护伞,其多次向卖淫团伙泄露警方行动,案发后印文杰担心被追责,当日上午在上班期间在济川派出所四楼跳楼,泰兴公安局为掩盖印文杰死亡真相,安排时任泰兴公安局副局长蔡进托(13775789666)私下与印文杰家属达成赔偿数十万元后,不了了之。

泰兴公安内部人士爆料原文。(受访者提供)

4月8日,大纪元记者致电自杀民警所在的济川派出所了解情况。记者问接待民警是否了解民警朱玉宏4月5日跳河自杀的情况,警察回答,“这个不方便透露。”记者追问,“不方便?就是说有这个事情是吗?”警察回答,“不知道。”之后直接将电话挂断。

知情人同时提供了一份泰兴前公安局局长凌玉富在任时的泰兴公安局通讯录,包括所有官员、各个部门、派出所、武警、离退休人员等的名字、职位、住宅电话和手机号码。

泰兴公安内部人士提供的泰兴公安系统通讯录,此为部分截图。(大纪元)
泰兴公安内部人士提供的泰兴公安系统通讯录,此为部分截图。(大纪元)
泰兴公安内部人士提供的泰兴公安系统通讯录,此为部分截图。(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发现在朱玉宏被曝自杀的前几天,2021年3月26日,泰州广播电视台登出了泰兴公安局委员会在2019年11月12日对朱玉宏职务任免的《通知书》,该《通知书》转发自泰兴市政府官网2020年3月12日发布的人事信息。

中共泰兴市公安局委员会在2021年1月28日曾再次对朱玉宏做出任免决定,将其从济川派出所一级警员调任交通警察大队法治宣传中队一级警员。但据知情人透露,朱玉宏死前仍是济川派出所的一名民警。

大纪元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两名自杀民警的手机和住宅电话都被停用,只有印文杰的手机号码还可以播通。接电话的是一名女性,对记者称自己是印文杰家属,但拒绝接受采访。记者问到印文杰自杀的情况,她表示,“不接待,不要打扰我。”然后挂断电话。

大纪元记者拨打泰兴公安局局长李双山和副局长蔡进托的手机电话,均无人接听。

2021年3月26日,朱玉宏自杀前几天,泰州广播电视台登出泰兴公安局在2019年11月12日对朱玉宏的任免通知。(网络截图,大纪元合成)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萧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