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剑:陈敏尔想顶替习心太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距离中共二十大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中共各派在地方大打卡位战,有望入局(政治局)、入常(政治局常委会)的地方大员,动向备受关注。其中早就盛传可能是习近平接班人陈敏尔,2017年在接管重庆后,在当年的中共十九大上成为政治局委员,如今作为习家军代表人物,他下届入常可谓板上钉钉。但是观察到无论是中南海给予的信号,还是陈敏尔自己的举动,对其仕途的暗示,都过于露骨和张扬,这对于陈敏尔,乃至中共政权,未必是好事。

近期重庆官场有一项微妙的人事变动,陈敏尔的大秘,从2018年1月初开始担任重庆市委秘书长的王赋,于2021年3月31日被任命为重庆市常务副市长。按中共官场惯例,王赋应该很快卸任重庆市委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厅主任职位。

大秘异动,往往也是地方党政一把手进入异动期的信号。可以举出的例证如:河南省长尹弘3月31日被宣布任甘肃省委书记之前,河南省政府原秘书长朱焕然在1月的河南省两会上转任省政协副主席。而4月2日官方宣布长春市委书记王凯担任河南省代理省长当天,河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刘世伟被宣布升任省政府秘书长。

同样,福建省委书记尹力在去年11月30日从四川省长位置上调离之后,四川省政府原秘书长张剡于今年2月被宣布任成都市政协主席。而今年1月从四川省水利厅厅长转任省政府办公厅党组书记的胡云,3月26日接替张剡担任四川省政府秘书长,成为新省长黄强的大秘。

如果说重庆市委秘书长王赋职务变动,也是为陈敏尔离开重庆做准备,那么这个准备动作就似乎太早了。相对于前边尹力、尹弘等人的升官与大秘的职务联动,只有至多几个月的间隔,现在离陈敏尔可能入常的中共二十大还有一年多。也就是说陈敏尔释放这个升官信号太早,意味着心太急?

近年有关陈敏尔未来有望接班习近平的传言不断,当然,这可能是指目前习正在力保的第三任期之后,到2027年陈敏尔67岁,前提是习近平要退位。

陈敏尔“心急”其实已经外露多时,他自己一年多前就曾有一次接班公开宣示,并获大外宣力挺。

2019年9月,陈敏尔曾罕见单独出访新加坡,一个月后,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被认为是李显龙接班人的王瑞杰就来重庆回访。据官方报导,王瑞杰当时说:希望此次会议能为我们(两国)下一代领导人铺路。陈敏尔则回应说,通过此次会议,他深刻体会到两国政治高层的意图及合作方针。中共大外宣《多维》高调报导了此事。有台湾红媒报导的标题干脆就直接用了“中星(新)下一代领导人重庆首会面”。

1960年生的陈敏尔,在浙江时就跟着习近平,以搞宣传帮习近平包装政绩起家,2017年7月顶掉被指是野心家的孙政才坐了重庆大位。

重庆官场历来属于是非之地,从薄熙来、王立军,到孙政才,都卷入高层政争,即便最近的邓恢林案,其罪名也有妄议中央这一条。

陈敏尔到重庆当然是帮习“灭火”,重点任务就是清除薄、王、孙势力。故此,我们看到陈敏尔任内虽然经济和民生政绩平平,但在响应习中央“坚决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熙来、王立军流毒”的政治表态上就颇为高调,几乎是逢开会必提。

陈敏尔的努力也得到回报,在今年2月的中共十九届中央第六轮巡视反馈情况集中发布中,陈敏尔主政的重庆市在“坚决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熙来、王立军流毒”方面获表扬。由于同期其它省份均被点名批评,中央独表扬重庆,令官场弥漫中共最高层在给陈敏尔加分的气息。

习近平到底是否在为陈敏尔二十大入常,甚至未来作为俗称“备胎”的接班人铺好了路?前者基本成形,后者也有可能。但在中共官场文化中,过于高调的显示,还是令人不由得替他捏一把汗。

在中共历史上,作为党魁接班人,大多是不祥之位,会招来血雨腥风、甚至杀身大祸。刘少奇、林彪都曾被毛泽东指定为接班人,最后都被毛斗死;毛最后交下的华国锋,也很快被邓小平等元老斗下台;邓小平实际掌权时又先后罢黜了自己确定的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红二代薄熙来也因与习近平争权位而在中共十八大前先行落马;后来还有密室拜龙袍的孙政才被拿下,给同期被认为是团派推出的接班人的胡春华也带来消极影响。这些你死我活的高层内斗史,还不能令陈敏尔胆颤心惊,从而低调行事?

其实去年7月13日,作为陈敏尔担任贵州省委书记时的“政绩”之一,昔日贵州独山县400亿人民币建了一堆烂尾楼的视频在大陆公开流传,背后的权斗因素就令人疑虑。在视频曝光的两天后,7月15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就在国务院会议上痛批,地方政府只重面子工程不顾人民死活、不顾财政负担等,矛头疑直指陈敏尔。

习近平本身因反腐以及大权独揽得罪了各派,陈敏尔升官太快,缺乏人脉与基础,一旦习真的交班,陈敏尔随时可能在党内斗争中被斗下来。

话说回来,即便习近平布局了陈敏尔,也还有五、六年等待。近年中共面临的内忧外患加深,习本人已被网民封号“总加速师”,意谓是加速中共灭亡之人。政治的事,一天都嫌长,一旦中共政权“忽喇喇似大厦倾”,陈敏尔等接班就只有白等。

——希望之声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希望之声/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