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闲谈美国独立史(2):扭转乾坤的战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0日讯】闲谈美国独立史(2):华盛顿横渡德拉瓦河 – 扭转乾坤的战役 | 热点互动​ 方菲​ 04/09/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我们的闲话美国独立史的第二期。那么在上一期节目中,我们谈到了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一枪,列克星顿的枪声是如何打响的。美国独立战争其实是从1775年开始到1783年结束,那么在今天这期节目中,我们会谈到下面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在列克星顿枪声之后比较重要的一个战役,叫特伦顿战役。白宫西翼它的这个接待室里有一幅油画,非常著名的一幅油画,叫华盛顿横渡特拉瓦河,那幅油画描绘的就是这个特伦顿战役的前奏。那今天我们继续请陈力简教授,来为我们讲述美国独立史。

主持人:陈力简教授你好。

陈力简: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好。

主持人:好。那我们继续来聊一聊,我们这个美国独立史的第二期。我想先从上期节目的这个结束的地方,我们接着聊。上期我们结束的时候,谈到了潘恩这个《常识》这本书,其实就是列克星顿战役打响之后,然后第二次大陆会议开完以后,当时美国的这些殖民地的人,他们并没有完全下定要独立的决心对吧。虽然说很多人想独立,但又不敢说,您上次节目中谈到。

然后1776年1月份,潘恩《常识》这本书出版以后,可以说是全面唤醒了人心。那上次节目中您说当时美国这边的殖民地人口,就200多万,他那个书就印了50万册。200多万中50万册,相当于四、五个人,人手一册。然后我看甚至有的这个媒体当时评论就是说,说即使一个小时之前强烈反对独立的人,看了潘恩这本书之后,立刻改变了主意。所以在您看来,为什么他这本书力量这么大?

陈力简:因为是这样的,它当时这个其实不是一本书,它是一个小册子,非常便于携带,它用的话也非常简单。最关键问题是当时人们的信息交流不畅。当时就是从英国写一封信到北美殖民地要四个星期时间。然后北美殖民地再回信也要四个星期时间。也就是说英国议会和北美殖民地吵架一个回合,我说你一句,然后你再回一句,这就需要八个星期时间。

而且当时的这个娱乐和这个信息来源很有限,你像在书店这个有的书,那都是几个月以前的书了,是吧,这个最新的书也是几个月以前的。而且你去书店里看书,如果你们家离这个城市中心,大概有5、60mile的话,你又得先骑马,再坐车,然后等等等等,又得打尖住店,你才能到书店。你到了书店之后买的那个书,就是这个信息也不是很通畅。但是潘恩这本小册子是到处发,这个到处当然是卖啊,不是发,就是卖啊。然后大家就获得了眼睛一亮的这种感觉,这就是我觉得这个媒体的重要性。他这个书可以说迅速地,就是大家都在想,大家都在很混混沌沌的想,是不是应该脱离英王啊?脱离英王有什么好处?脱离英王有什么坏处啊等等等等的这些东西。在潘恩这本书里他给你讲的清清楚楚,就是说脱离英王坏处有吗?没有。好处有吗?一大堆。而且他给你讲的道理吧,最起码能够从事实上,我们现在看也是站得住脚的。

主持人:就是说他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可以这么说吗?

陈力简:也就是这个意思。对,他捅破这层窗户纸。大家都在想英国又在这儿驻军,又让我们要多交税,海关又给我们这个,扣我们商团,然后等等等等的这些事儿。这些事大家都懵懵懂懂在想,就没有人把这句话说破,结果潘恩把这些话说破了,就这么回事。

主持人:而且我看有人介绍说他这本书,它可以说是把这种,古典自由主义的天赋人权的思想,就用特别简单的话解释出来。所以就是说他这个书给人感觉,就是说它有理有据,有理,比如说他这个什么这个,一个他这边,英国的这边做得不好的地方,他都给讲得很多。然后美国独立的好处他也讲了很多,然后就是非常激励人心的一些话,包括天赋人权啦,然后说这个美国这边,应该要向真正的那些,他这句话我觉得特别有意思,说那些想收获自由所带来的美好的人,必须像真正的人那样,要承受支撑自由价值的艰辛,我们的伟大力量,来自于北美人民的团结一致,而不取决于人数的多寡。就是说我觉得他这些话写得,特别能够激励人心,又特别让人能够理解,真的就是说常识。

陈力简:非常有煽动性,非常煽动性,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我觉得从站在我现在这个角度上,我一点不夸张的讲,我就跟周围的朋友说,说咱们这些这个圈子里边,就是我们这周围这一圈的朋友,如果要把你空降回1775年,人人能写出来这玩意儿。但人在1775年就写出来了,人1776年出版了,你就没有人家高度,明白那意思吗?

主持人:是是是,所以《常识》这本书出版以后,可以说,我觉得之前如果说是精英阶层,他已经意识到了独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但是还没有捅破。那《常识》这种书可以说是把这个草根阶层的意识,全面地激发了出来是吧。

陈力简:对对,它是这样的。当时那个《常识》出版了之后,有些人拿着就在那儿念,一大帮人在酒馆里头,大家喝酒呢,你说喝酒你就喝酒吧。结果一位大哥拿出来,我给你们大家念念《常识》,巴巴巴念,底下人还叫好。而且不只是男的,女的,就做针线那些妇女们,为了抵制英货,做针线那些妇女们,也要给人给她念,有的人还都是文盲不懂。然后有人给她念,然后还有人连皮带讲给他们解释,然后在这个大陆军里面,这个华盛顿,就是在大陆军里面,专门让大陆军集合起来,听给你们念《常识》,就这么回事儿,结果它产生了巨大的作用,这就是宣传的力量,巨大的作用。

当时后来到什么程度呢?维吉尼亚议会,我开始就是叫维吉尼亚议会,其实它这个维吉尼亚议会,当时叫维吉尼亚convention,它已经是维吉尼亚最老的议会,叫Virginia Burgesses ,被维吉尼亚总督给取消了。然后这帮人开始说,我们选自己的民选机构,可是当时不是民选,当时是什么呢?各郡委任。就说我们觉得你这个人德高望重,你要不带领我们去开个会,就这么回事儿。当时没有选举这回事,大家就直接开会就完了。

前四届的这个维吉尼亚议会,全是这么产生的。第五届维吉尼亚议会大家就想过来了,说我们要行使自己民主权利,我们要选。结果大家就开始选维吉尼亚议会。一选维吉尼亚议会不得了,原来支持,因为他这本书出来了,大家都读过呀,然后都热血沸腾的。原来支持英王的那帮人,全被选下去了,可以说给清洗下去了。结果选上的人,都是各地的,当然也是有头有脸的,但是都是支持独立的。所以维吉尼亚议会,自从《常识》这本书的发表,和后来的这个选举之后,维吉尼亚议会一举成为了美国13个州里边最激进的议会。结果当时就根本就不再说了咱们是不是跟英王商量商量啊,马萨诸塞还说咱跟英王商量商量什么这的那的。他直接说开干,就直接说开打,就这么简单。

所以这个宣传的力量,这个《常识》这本书,让我看到了这个宣传的力量。当然我看到那儿的时候,我就想到什么?我就想到这个新唐人电视,还有大纪元这个时报啊。这个我说实在的,我以前不怎么看,但是英文版的大纪元办的现在我看,还有新唐人电视的这个,就给我感觉一个主流媒体是什么样的,这也就是什么样。你是不是主流媒体,现在是不是咱们先不说,是吧,但是来讲,我总觉得你们这个路子,就是说这个路子是,其实是对的。给我感觉只有通过有效宣传,才能够唤起大众,组织你的这个选民的基本盘,这个是做得很不错。

主持人:非常感谢。对,我觉得不管怎么说吧,就是你真的是得做主流,因为你这个,本来在这个社会中你很多的一些,不管是信息也好,还是思想的交流也好,你得能有一个让大家自由发声的平台。所以我自己是觉得说,作为一个就是能够起到作用的,它一定是跟民心民意是吻合的。

反正我是觉得《常识》这个书,对吧,当时它其实就是起了这个作用。当然这个潘恩很独特,很可能他这人的使命就是来写这么一本书。后来好像他也挺不得志的,但这些后话咱们不说了。然后我就想到一个问题,是不是潘恩这本《常识》1月份出版的这本小册子,直接导致了7月份这个独立宣言的产生?

陈力简:我认为有一定影响,是1976年,1976年1月份出的。其实还有一些重要的什么呢?这个大陆军,在华盛顿将军和各大将军带领之下,取得了一系列军事胜利。你比如说在南卡罗莱纳,成功击退了英国海军陆战队的登陆,还有是在魁北克拿下蒙特利尔,这个围困魁北克。然后还有是兵不血刃解放波士顿,就把英国海军和陆军彻底赶出波士顿,这都是在1775年底1776年初干的事儿。

另外英王也帮了个忙,在1775年底的时候,他就做了一个英王在英国议会就做了一个演讲,说这个我们要对这些所谓想独立的人,可以说是要采取铁腕措施,这个事情是在他1775年10月做的演讲,后来1776年传到了这个北美殖民地。所以那个时候只要有了,你看有了常识吧,中下阶层就全民全部都给活动起来了。然后又有一系列军事胜利,同时精英阶层早就想独立,而且英王又帮了加了一把火。如果你不独立的话你最后就是被绞死,就是这么简单一个事,你想想就把大家逼得没有路可走了,那也就独立呗。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实际上就是顺理成章的,基本上就是条件和时机都成熟了,那1776年7月就有了这么一个独立宣言。独立宣言我觉得很值得讲一讲,所以我要请您给我们讲一下这个独立宣言这个,我觉得他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文献之一,而且呢可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他这个出笼的过程,他是托马斯·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主笔的,对吧?这个独立宣言。

陈力简:其实独立宣言这个事儿,现在后人就记得1776年的7月4号大家这个签署独立宣言了,其实当时签署完了之后大家都心里都没底。当时其实更重要的事情,其实最重要的事情发生在1776年7月2号,1776年7月2号以维吉尼亚议会告诉这个维吉尼亚驻大陆会议代表团,让这个有一位叫理查德·亨利·李的这位这个维吉尼亚的代表,这个亨利·李代表啊,这个李代表是谁呢?他的侄子的孩子,就是后来的罗伯特·亨利·李,就是那个南军总司令,这个是他的这个爷爷辈的这个就是属于是堂爷爷那辈,明白这意思吧,就这关系。

理查德·亨利·李当时是维吉尼亚代表团重要成员,可以说是中心成员,当时托玛斯·杰佛逊只是他的一个就是他们同时去参加,因为大陆会议是那个把那个华盛顿当成总司令了,你位置腾出来了,你得给这个人腾地,然后这个托玛斯·杰佛逊就进去了,托玛斯·杰佛逊进去之后,他们的这个理查德·亨利·李其实当时是核心,而当时的维吉尼亚议会早就跟自己的人说了,说你赶紧,我们要独立,我们就要独立。然后说那个,你让推动大陆会议独立,这是命令他们推动大陆会议,在大陆会议提案说我们要独立,然后理查德·亨利·李在五月份,其实是在五月底六月初就在大陆会议上提出来了,说我们要独立,然后这个大陆会议就说审议,也就当时有些州,他心里没底。也不能说反对,也不能说支持,他们就得说什么呢,这有的州都有各自的这个想法,比如南卡罗莱纳就有自己的想法、纽约有自己想法。他们想法很简单,说那么多英军在外面等著,我这儿一独立,那英军别的肯定不打,他要打纽约我受不了嘛,咱们这个事儿咱们从长计议一下,然后还有的就是剩下的这种基本上都是强烈赞同,说我们要独立,说着等等等等呢,当时这个约翰·亚当斯和富兰克林,他们在一起就商量说,这事儿啊咱们得绝对不能说你少数,这少数服从多数,不能干这个。就绝对不能说十三块殖民地里头我弄个七票同意,六票反对,我们就宣布发个宣言,这个东西不行,必须得是什么呢?必须得是一致通过,最起码咱们得来个什么呢,就是无人反对,结果最后的结果是十二个代表团,十二个州支持,一个州弃权,弃权那个州呢就是纽约州,怕挨打,对,然后纽约州我弃权,然后呢我弃权。当时投票的就是,所以说独立宣言的就是独立宣言是在这个协议通过之后,就这个决议我们跟英王彻底切割这个决议通过之后,写出来的一个官方文件。

其实这个事儿7月2号就已经办完了,当时让维吉尼亚议会就跟这个理查德·亨利·李说你要去支持,然后各地都反对呀,怎么办?他们就说呢,我们就成立一个过渡机构,先呢,就是我们先起草一些文件,同时他们去做各州的工作,就是做这个各州的工作,说我们怎么样才能够满足你的要求来独立,南方州他主要是说你说这个事儿吧,咱们独立我们都没意见,但是关于奴隶制等等等等这些东西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所以说大家在独立宣言里面没有看到一些这个关于奴隶制的直接的这个解释,甚至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起草独立宣言的时候,托玛斯·杰佛逊骂英王,说英王不让我,还让我们这个我们跟英王说了我们要禁止奴隶贸易,结果英王居然不同意,结果这时候让富兰克林给拦下来了,说你别说这话,你说这话的话会引起奴隶制的这个话题就歪楼了,咱们别提这个,然后他就把他的原文给删掉了。

而且这个为什么让托玛斯·杰佛逊来起草呢?

是因为还是那句话,维吉尼亚是一个大州,只要有了维吉尼亚的支持,别人持都不成问题,很多州都是唯维吉尼亚马首是瞻的,所以说维吉尼亚说什么他就听什么,所以必须找一个维吉尼亚人来写,可是这个主笔人呢,就落到了托玛斯·杰佛逊身上,这个事情呢是约翰亚当斯定的,因为约翰亚当斯说,我啊前些年跟人吵架得罪了好多人,我要写呢,一帮人得出来骂我,所以说我写没有什么用,另外呢这个约翰亚当斯就说了,我这文笔又不如您,您的文笔又写的那么好,干脆我就跟着您在那儿写,我就跟着后边这个一起这个修改一下,稍微修改一下,他那个托玛斯·杰佛逊把这个写完了之后,给约翰亚当斯和那个富兰克林看,富兰克林看了看说这写得不错,然后呢就是把里边就改了self evident那些小的地方改了一下。

然后那个约翰亚当斯就表态了,说如果开会的时候谁要敢给你挑刺,我就跳起来先跟他吵,然后你不用怕,他知道那个托玛斯·杰佛逊那个人好面子。然后托玛斯·杰佛逊就很高兴,结果开会的时候的确一帮人出来挑毛病,说要把这段改了那段改了,据说托玛斯·杰佛逊当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很不乐意。然后约翰亚当斯的确是兑现了诺言说,这写得挺好,改什么改,但仍旧还是改了很多。但是如果我们说了他说这个文件改,这都是细枝末节的东西,他的最根本的这个独立宣言这些玩意儿,他里边有几条的这个是主要基于John locke和孟德斯鸠的这些理论,主要是John locke,就是说什么呢,你这个人生下来是平等、独立和这个互相没有隶属关系的,你是被Creator给创造出来的,就是说什么呢原来啊,英王怎么说,我们是朝廷,你们是子民,你得听我的,然后现在呢,他们就说,我们是什么呢,你也别说你给我摆大位,因为什么呢,我们是Creator,他说的是Creator,他可没说上帝,但是他说是Creator把我们造出来了。

主持人:英文就是造物主。

陈力简:你也是Creator创造出来的,我也是Creator创造出来的,咱们是平等的,他是这个意思。就把英王的这个高人一等这个气势给打下去了,然后他主要的几条理论是什么呢,就是说这个政府啊,你只有说是我们都认同你,我让你统治,你才能统治。你要是现在成为一个 (tyranny) 暴政的话,我们就有权拿起武器把你推翻,成立一个我们认为好的政府,我们自己管,我不需要你的对我们指手画脚,也就是这问题。

然后说现在英国在美国的这些倒行逆施所作所为,完全就是一个 (tyranny) 暴政,所以他是成了tyranny之后,也就怪不得我们了,因为我们是每一个人都有他追求幸福的权利,他的财产自由、追求幸福的权利,是不能分割的。这些理论都是根深蒂固,你说往回倒推个几十年,很多人都能说出同样的话来。只不过现在是把这个事情给官方文件化了,但是这一种文化传统是从John Locke那个时代一直就传承受广泛的认可,是这个问题,所以独立宣言可以说是这个从John Locke那开始,英国体制的一个自然的延伸

主持人:对,就是它这种古典自由主义嘛,那实际上这个我还觉得还是受潘恩《常识》的影响,因为《常识》中有一句话,我觉得写的跟这个是一脉相承的。他当时不是说吗,他说,这个政府充其量,最好的情况下它是一个必要之恶,那坏的话就是邪恶的,所以他就说呢,所以托玛斯·杰克逊他这个独立宣言他就说,政府你是因为被管的人的同意,你才能称之为政府,你只能履行一些最基本的原则,当然详细的可能是后来宪法的时候,但这边他就说,一旦你破坏了这些目标,人民就有权力去改变或者废除它并成立一个新的政府。所以这个独立宣言在当时应该也算是一个可以说是非常崭新的这样一个理念,是不是?

陈力简:也别当时了,你就把现在从独立宣言那个年代,从那个时代1776年开始计时,各国的政府、宪法,你把它放在一起,把这个美国的宪法和其余世界各国,日本宪法、德国宪法、俄国宪法,还有中国的这个宪法,你把它放在一起比,谁是货真价实,谁是胡说八道,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它是真正的给人们自由,而且它的自由是什么呢?是不仅是这些精英阶层,而这个普通的百姓阶层对这些也是有很高的觉悟,它不完全是靠精英阶层完成的,所以我不同意说是,美国主要是精英阶层完成这种说法,不是这回事的。其实如果没有百姓的支持,维基尼亚议会还是很多的一些支持英王的这些人占有统治地位,而且也不会有那么多的Militia(民兵)去玩了命的和英国人作战,这些人他们都不是精英阶层,对吧?

主持人:是,所以我觉得美国之所以他能建成这样一个国家,实际上,就是当时的这些美国人,最早的这些美国人,他们真的是素质很高,而且他们对于这种自由,或者对于天赋人权这些概念,或是对这种信念是非常强的,而且他有这种比较彪悍或是什么样的民风,所以他就能够在这种基础上大家有这种共识能够去创建这样一个国家,所以跟当事人的素质我觉得是分不开的。

陈力简:还有一个说法是什么呢?现在我比较赞同这个说法,当时美国的自然资源是无限的,来了美国之后,原本你在英国混不下去的一个农民,你到美国之后,你可以立刻就拥有大量的土地,然后美国这的税收是英国的1/6,就是美国这的人均税收是英国的1/6,所以说他们到美国之后发现自己无论是物质生活条件什么的,第一我不一定去向我的领主去汇报,我没有上级,我就是我,所以说他有自己的主人翁意识,他有这个意识,他不是给人打工的,他不用看老板眼色,所以说他有这个意识,他能够有这种做法,同样的欧洲大陆就没有这个,你种的地还是人家的,你得看地主的眼色呢,你每天讲自由民主,肯定要受打击,在美国就不一样。

主持人:美洲大陆喔,我觉得就是从最初的十三个州到后来的五十个州,最初的十三个州是在东岸这边,然后向西开拓,整个这样一个开拓的过程,还有国土扩张的过程,一直到最后到西岸,整个一个北美洲大陆最后形成一个美国。我自己感觉可能真的是被赐福的一个土地,因为不管怎么说美国人他在钱币上印着IN GOD WE TRUST,对吧,人家是非常有信仰的民族,所以也可能相应而来有这种赐予的福气或者福份。当然今天这个状况,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说,你配不配继续得到这个福份,有没有这个德行,中国人的话来讲,我觉得这个其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当然这有点扯远了。

陈力简:当时的民风可以说是相当彪悍,只要你敢妨碍我的利益,我立刻给你开干,就是能动手解决的问题绝对不废话。

主持人:绝不动口。我觉得独立宣言之后,可以说肯定有很多很多事情发生,您看有特别值得说的可以提一下,我自己是觉得说,我们可以讲一下在当年的圣诞节的这场战役,这场战役其实它是1776年12月25日圣诞节的那个晚上发生的,而且因为有这么一幅画,后台可以放一下,就是华盛顿横渡德拉瓦河这样一幅画,因为这幅画让这个战役更加著名,这个战役本身的规模可能并不大,但是我觉得它这个历史地位还是满高的,所以您看看就是中间它大致经历一个什么过程呢?那对于这场战役。跟我们说一下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说它是扭转乾坤的一场战役。

陈力简:最起码在士气上是扭转乾坤的战役,因为当时这个华盛顿带着兵解放了波士顿,解放波士顿就相当于把英军整个驱逐出了北美大陆。同时,在加拿大方面的英军想南渡的过程,被阿诺德将军给灭掉了,就是阿诺德将军现在的纽约州的卓别林湖举行了一次,以美国海军和英国海军的一次对决,当然英军占绝对优势,美军居然给打的平手,所以说英军也没有办法南下,在这两个战役的情况下,华盛顿带领他的主力到了纽约去全面防御,因为英军撤到哈里法克斯之后,他憋着劲,说我一定得回来把这些大陆军收拾了,说把我们从波士顿轰走了这不行那个,然后他们就开始进攻纽约。

因为纽约当时是仅次于费城的大城市,然后他们就开始进攻纽约,进攻纽约这就很简单了,就是可以说是,去了之后就把纽约就给打下来了。华盛顿去了之后基本没费什么劲,大陆军在纽约部防不假,这得咱们这么说,因为英国的海军占有统治地位,而纽约那个位置吧,他有很多的河岔子,还有很多的可是说是海军可以无死角的打击纽约的很多地方,然后华盛顿就得被迫把他的兵力分散在各个要塞驻守,而且他手底下这些大陆军主要是玛丽莎,还没有受过良好的军事训练,玛丽莎虽然很彪悍,能作战,但是他没有这个正规的训练,一打起来一个人跑了其他别的人也就跟着跑了,就训练一般,所以说当时的情况是华盛顿军和英军一作战,在加上英国海军那舰炮一开始支持一下呢,华盛顿军就顶不住,所以纽约可以说是一败再败,在纽约就是不停的在打败仗,一直往后退,尤其是华盛顿堡还有里堡这些战役,有上千的美军投降,就是在当时,可以说是当时华盛顿的情况是很惨,就剩下两三千人了。

打完了这个战役之后,很多主力跑出来了,但是人也很少,情况很危急,就是如果当时的这个英军紧追不舍的话,可以说华盛顿也就这意思了,整个的大陆军就被 (wipe out) 歼灭了,就是很有可能就被歼灭,结果华盛顿就跑到了大陆这块儿,就说我不行啊,因为华盛顿有很大的压力,因为大陆会议那边说了,我给你部队,你不能总打败仗,你这原来上万的人,现在打的就剩这么两千人了,你说你这不合适,就对他的压力比较大,所以当时的情况是,华盛顿需要一场重大的胜利来巩固他在大陆军中的地位,然后华盛顿这个人吧,咱说实在的,军事素养来说可以说是有,但是你说他是军事奇才,绝对不至于。

但是他这个人呢最大的本事是他的政治能力,和他识人的能力,当时大陆军里边的将领也都是当地推举的,甚至有一些地方的利益搏弈,比如说我们州推荐的将军当上将军了,他那个州推荐的怎么就当上将军了,我这没当上,互相也有这种地域的分割这些问题,华盛顿得做这些平衡,所以他打开始这个战争打得很不顺手,不顺手归不顺手,他必须得获得一个胜利,这个胜利就是华盛顿偷袭特兰顿城,还有后面的几天之后,他又带兵攻克普林斯顿,就是现在这个普林斯顿大学所在地普林斯顿城,这是两个战役。

而且他打的这伙人不是英国正规军,是当时黑森雇佣兵,这些黑森雇佣兵是英国王室从德国请来的一帮人。这一帮人的战斗力也是可以的,不差。但是它毕竟不是正规军,它是雇佣兵。结果华盛顿当时发现英军当时很懈怠,就觉得你们大陆军队水平也就这回事儿,我不用太着急。说该过节过节,该过年过年,大家就放松警惕了。于是华盛顿带着他的兵,大家都没有意料到他能够越过德拉瓦河去偷袭川顿城,就没有人做准备。

主持人:对,而且因为那天晚上还是风雪交加,是不是?

陈力简:对,当时他就说大家都大过节的,他怎么会来打仗呢?不可能的,咱们该干嘛干嘛了,结果回头他们连警卫都没有配多少。结果华盛顿兵去了之后,也就十几分钟解决战斗,把这帮人就给都抓起来了。就是说把黑森雇佣兵都抓起来了,把他们的武器装备也都拿走了,他获得了第一个胜利。第一个胜利他就往国会就开始报,其实战争过程很简单,就过去就直接轻而易举地就获胜了。获胜了抓了一帮俘虏,他说这事还没完,结果英军统帅一听到:什么?他们在那儿打了个胜战让我们去支援?结果他们就从普林斯顿城出来去打Trenton,去那支援去了。华盛顿一看:你不支援吗?我去打你老窝。结果在普林斯顿有英国的后勤补给库,英军出去上普林斯顿那儿去了,结果后勤的老窝又让大陆军给抄了。华盛顿抄了之后就把里面东西基本全搬走了,他也有没有什么东西,他就把英军的这些给养全都给搬走了。然后搬到了新泽西的Morristown,然后两方就谁也不打谁了。因为英国部队说是冬天是不作战的,然后双方就开始过冬。一帮人在纽约过冬,另一帮人在Morristown过冬,反正总之可以说是两方就不再接触了,就这么回事。

主持人:所以英军的失败之处就在于当时没有继续追击。其实当时大陆军像您刚才描述的已经挺危急了,但是他没有去追击。然后华盛顿他这样的风雪之夜一次逆袭,据说当时有三支队伍,但是前两支都风雪太大根本就没过河。华盛顿这个是过河了,所以他这幅画就是流传下来了,把这个战役作为一个历史留下来了。所以他是唯一的过河了这个部队,据说当时还风雪交加,还有的碰到村民出来以为他们是英军。一开始还说要跟他们打,结果后来发现他们是大陆军,又马上转脸说我加入你们。这是他的助手门罗好像写了一个日记,后来就是讲述了一下。

陈力简:没错!这个事情是一直有的。这个大陆军咱们看的那些什么中文历史书里边说大陆军没多少人,说什么等等等等,那说法都是不对的。这个大陆军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呢?它能够不断地就地征兵。当时拉法叶伯爵到了美国之后,开始就是给他个虚衔。后来他真能打,他19岁就开始就上战场真正去打去,第一次负伤才19岁他就负伤了。后来他就有了军队指挥权,带着骑兵,后来康沃利斯将军从北卡罗来纳那人痛打了一顿之后,他到维吉尼亚州这说:我来把维吉尼亚议会抄了,结果就去抓托玛斯·杰佛逊。托玛斯·杰佛逊在前头跑,康沃利斯在后头追,大陆军听到这事说我们就赶紧去救维吉尼亚去,结果就派了两千人给了另外一个将军叫Steuben将军,五百多人。说你五百多人,你二千多人,你去打他们。英军当时是八千多人,结果就去说你们这两路部队去打。拉法叶就知道我们跟你硬碰硬,不行!我就开始骚扰你。你只要一就地做饭,我就开始跟你干。然后把你饭锅砸了,打你几个人,然后扭头就跑。他也不跟你说是有战线跟你去打,没有。就是给你这么偷袭,搞得这个康沃利斯将军苦不堪言。因为你走到哪儿总有人窜出来,小股部队窜出来痛打你一顿,然后扭头人就跑了。总干这种事儿,而且康沃利斯将军在前头走,后面这二千多人就在后面跟着。到一个村就说谁跟我去打英军,就一帮人加入。再到一个村就说谁要去打英军,就有一帮人加入。后来这个人口,就是这个军队的数量,康沃利斯将军那儿越打越少,因为他有负伤的、减员啊什么这个那的。

拉法叶从两千多人后来变成了一万六千多人,还有Steuben也是,跟着两队会合了,后来他有一万多人。就算这一万多人训练不如英军的训练好,一方的人数在不断减少,这一方都是那种特别会打仗的那帮人。你特别注意掩庇,没事儿就爬到树上打网枪那帮人,你跟这帮人打仗,这样英军实在是受不了。后来他不就上了约克城那忍着去了吗?他之所以从那跑不出来,也是因为当时上约克城那忍着去了之后,拉法叶将军和Steuben将军就说了:咱就给他堵在那,不让他出来。他们那将近小一万人,你给他堵在那,他也不敢来打我们,我们这一万多人比你的人多多了。所以说他也不敢来打我们,我们就把他给摁在那儿了。就相当于后来有约克城围城战,就是因为这样积小。。。

主持人:积小成多。

陈力简:就不断的滚大,越打兵越多,把英国给灭掉了。在南卡罗来纳也是,南卡罗来纳的农民都一个个都农民。当时还农民呢,然后一听英军来了,他欺负我们,然后去,走,组织起来把给他们干了。就在一个山上Kings mountain战役,就是一群各地没有什么组织的民兵,就把英军正规军给干掉了,就这么简单一个事儿,所以非常的彪悍哪。

主持人:所以英国最后战败这是必然的,因为说白了你是在人家的心腹这个地带去弄,那到处都是当时的大陆军,我们现在可以说是美军,到处都是别人的军队,所以我觉得他这个是必然的。我看网上简单的介绍,我抛砖引玉啊!说是整个独立战争分成三个阶段,就说比如说第一阶段是1775年到1777年。那1776年底是Trenton这个战役,相当于是一个反败为胜,就基本上就是站住脚跟了。就是最您刚才说的大家就开始对峙了,算是站住脚跟。然后说第二阶段是从1778年到1781年,说那时候为什么是第二阶段?说法国正式承认美国,后来西班牙、荷兰也开始承认美国,到后来英国就被孤立了,这个怎么回事儿?

陈力简:萨拉托加战役。当时法国其实在美国有很多间谍,也很生气,因为法国把新法兰西丢了。他一直就是怀恨在心,我一定得给你英国捣捣乱什么这个那的。

主持人:新法兰西那个费城那个区域是吗?

陈力简:新法兰西的边界,现在在地图上我给你说出来,就是阿帕拉千山现在包括部分的宾夕法尼亚,部分的纽约,然后整个的魁北克、整个的安大略。还有往西到明尼苏达、爱荷华、威斯康辛,还有伊利诺伊、俄亥俄、印第安那这一大片地区。这叫新法兰西,后来叫魁北克省。这些是英国的统治下的魁北克省,其实我们这的地区,如果回到独立战争时期,我们是魁北克省,不是俄亥俄州,是魁北克省。

主持人:哦,原来如此。

陈力简:当时就是法国一直在憋着劲,想收拾跟英国作对。当时大陆军也急需外国的支持,因为他没钱主要是没钱,另外也没有训练很好的军队。所以双方就一拍即合,大陆军派了一个罗伯特·莫里斯的朋友,他是主要资助独立战争的一位银行家。他的朋友就立刻派到法国去征兵,就是征军官不是征兵。然后派佛兰克林出使法国,当美国驻法的大使。但是法国当时很犹豫不知道我是帮你呢?还是不帮你呢?因为我心里想帮你,但是我怕我帮了你,你们俩国后来你又不独立了,你又回到英国去。你说我这不是猪八戒照镜子了吗?法国就说我不能干这事,我得看这局势明朗了。独立宣言之后法国又想帮,他又不敢帮。法国朝廷也说:你们到底能不能打呀?你们要总打败仗,我们可是帮不了你们的,于是就有了后来的萨拉托加大捷。

萨拉托加大捷其实很简单,这个道理其实就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英军第一次海军受阻,向南进攻从蒙特利尔和加拿大的英军有一万五千多人。他想通过切断哈德逊河占领新阿巴尼这个城市,纽约的新阿巴尼这个城市。然后整个合围麻萨诸塞,他想把麻萨诸塞这帮人给整个合围抓起来。明白这意思?想扫荡。他就得把新阿巴尼打下来,结果他派了三路部队。一路部队是南部的豪将军,豪将军因为跟主将伯戈因将军两人不对付。伯戈因说你赶紧帮我忙,然后豪将军说行啊!我帮你忙,我帮你忙我我上南打吧!他不往北打合著南部军,南部军没有去往北打,西路军被人给骗回去了。西陆军本来要打过来,结果回头被本尼迪克·阿诺德将军略施小计给骗走了,结果就剩下一万多英军往南打。

一万多英军往南打中间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印第安人给他们惹了大祸。把当时印第安人杀了很多的殖民者(英军),以至于原来支持英军的人都开始反对英军了。结果英军没有他的资助,就是这个物资、辎重、后勤补给。补给线越来越长,他就是被人给断了粮道了。然后在断了粮道的一段过程中,他还能够向前进攻,但是因为伯戈因将军比较蠢,咱说实在的是这样。他后来公布双方达成僵持状态,他就想往后撤,往后撤你又没后勤,结果就被大陆军在萨拉托加城外给整个包围了。

主持人:萨拉托加城这个城在哪里?

陈力简:这个萨拉托加就在新阿巴尼附近。在新阿巴尼城以北,萨拉托加有那么个地方。咱们夏天的时候如果想去的话,那儿还有一个萨拉托加战役纪念馆。在那个纪念馆里边还有一个雕像,就只有一条腿,那条腿的雕像就是谁呢?纪念萨拉托加战役起决定性因素的一位将军,叫班尼迪克特·阿诺德将军。但是班尼迪克特·阿诺德将军后来投了敌了,就是后来成了英军的统帅,就是英军将领了。他投降了,变节了。但是他由于在这场作战的时候腿部中弹,所以大家就说我们要纪念这个腿部中弹的英雄,就在那立了一个雕像,只有一条左腿。这个是一些典故,大家可以去看。

这一场战役打完了之后,法国朝廷立即就说:哎呀原来你们这么能打呀!几千英军都被你们给说逮住就能逮住。然后法国就开始说我现在承认美国,我现在开始堂堂正正地给美国钱。给美国东西、给美国军官、给美国各种各样的物资,然后就开始帮他。同时西班牙人一看法国出头了,我想把我的直布罗陀拿回来,然后说我们也跟,跟他一块干,就也跟英国宣战了。后来荷兰年年受英国欺负,说我也要跟英国干,就这么回事儿。这个后来成为了一个当时世界上可以说是一个全球性对抗,也能说全球性对抗。法国、西班牙、荷兰这些国家,甚至于俄国的一部分也都开始帮忙。

主持人:今天我们就先谈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会谈到第三阶段,也就是大陆军的全面反攻的阶段。那时候呢还有一些精彩的战役,再请陈教授给我们来讲解,我们还是就像说评书一样的且听下回分解。

陈力简:谢谢主持人。另外如果想听这些详情的话,我觉得咱们这节目毕竟时间有限。想听详情的话去youtube频道搜索“美国独立建国演义”就可以了。好,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也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