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为何拜登二万亿基建计划恐失败

大纪元专栏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乔‧拜登总统宣布了美国就业计划(American Jobs Plan)。媒体将该计划概括为一项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和绿色能源投资计划,并且将创造就业机会、加强制造业和推动创新。

然而,计划的大部分用于补贴和当前支出。随之而来的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增税计划之一。它被誉为新的“新政”(New Deal,小罗斯福总统在1930年代实行的一系列经济政策)。与它的前身一样,该计划基本上是对非生产性经济领域的补贴做大幅增加,以对抗一系列贸易保护主义和被误导了的生产增税。

据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导,该计划可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6,21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运输和电动汽车,旨在加强美国的制造业和交通。然而,根据麦肯锡(McKinsey)的数据,这个数字远远低于解决美国的基础设施和交通需求。据估计,这些需求超过2.1万亿美元。该计划不向私营企业提供税收优惠和奖励,以资助实际基础设施需求,而是将不到所需数字的三分之一用于投资,而投资将由政客指导,从而产生严重的效率风险。

此外,该计划还落后于欧盟或中国的做法。电动汽车投资不需要更多的政府参与,因为它在全球和美国各地蓬勃发展。事实上,拜登宣布的增税计划可能会伤害那些正在盈利和可持续发展的电动汽车公司,而补贴那些不能盈利的公司。

5,610亿美元用于绿色住房、学校、能源和水资源的升级。这部分计划是有道理的,但似乎多了一些可以包括在任何正常预算里的项目。这些项目不应该在正常预算之外,应该由税收优惠而不是补贴提供资金。

4,800亿美元用于对制造业和研发的补贴。这不仅可能适得其反,而且会造成净损失,因为拜登的目标是用多年来最大的增税来为它提供资金。同样,可能将资源从生产部门推向亏损和非生产性领域。

4,000亿美元用于老年人和残疾护理。这也不应该是正常预算之外项目,不应该包含在基础设施计划中。联邦预算中有足够的空间通过提高效率和建立公私伙伴关系来促进老年人和残疾人护理。

2,000亿美元用于宽带和就业培训。这些都是重要的项目,其中效率和透明度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宽带扩展最好应该是私营企业来主导进行,至少应该以税收激励驱动公私合营(而不是通过政府补贴)。工作培训也是同样的道理。

该计划看起来雄心勃勃,但不太可能在创造就业机会上做出显著改善,因为大部分资金将用于目前产能为60%至80%的企业,而这些企业没有特殊新工作类型的需求。

例如,在欧元区,绿色能源指令、容克计划(Juncker Plan,又称欧洲投资计划)和其它国家的举措并没有创造预期的工作类型。尽管投入了数万亿美元,但就业的趋势几乎没有变化。欧盟贸易联合会(InstriALL)警告称,欧洲的绿色协议(European Green Deal)可能会毁掉1,100万个工作岗位,但协议未明确说明如何抵消这些损失。

根据2016年的一项研究《走向绿色能源经济?跟踪欧盟低碳技术的就业效应》(Towards a green energy economy? Tracking the employment effects of low-carbon technologies in the European Union),欧盟在1995年至2009年间的能源转型创造了53万个就业机会。欧盟创造的就业岗位中,有三分之一是溢出效应的结果,在27个成员国中,有21个成员国的就业总体影响是积极的。

问题是,这项超过5,000亿美元的巨额投资在2.1亿多劳动力中仅仅创造了53万个就业机会,这是否值得?值得注意的是,花费了如此巨大的资源,欧盟的失业率和青年失业率中位数并没有大幅下降。

然而,在美国,由于税收优惠,绿色能源和技术就业蓬勃发展,同时使2019年失业率降至创纪录低点。欧洲明显存在影响就业趋势的劳动力刚性因素,但似乎有一个明确的结论:当政策转向税收激励而非补贴时,绿色能源和基础设施就业增长更快,延续时间更长。

拜登计划的主要问题是,该计划主要是政治和公共部门推动的。它包括对当地公司和公共部门近40%的补贴。和过去一样,这种补贴将会降低生产力和效率。

计划的收益

在收益方面,预期的数据过于乐观。将公司税收入从目前的水平增加6,950亿美元是个幻想。将大多数公司的有效税率和名义税率计算在内之后,这个综合的公司税将成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最高的税率。而这个计划甚至没有考虑这个税率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

全球所得税预期将增加4,950亿美元。同样,这是一个过于乐观的数字,因为全球所得税从未达到过类似的超常收入数字,而且它没有考虑任何负面影响。

通过堵塞“无形”收入的漏洞,税收预期增加2,170亿美元。这个数字只是由假设所有公司都在逃税而得出的,而它的主要风险是在几个部门和共享利润的公司中产生不确定性。

540亿美元用于取消化石燃料的税收优惠和“反倒置交易”措施(anti-inversion deals’ measures)。能源工业已经陷入瘫痪:如果认为这些措施将带来正面的收益,那说明你根本不了解这个行业。在“反倒置交易”措施的问题上(当一家美国公司将其财政总部转移到其合并或收购的公司的国家时),拜登与奥巴马总统已经犯了错。根据国会研究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数据,2007年至2014年间,离开美国到更有利于商业的国家的公司比1981年至2003年的整个时期都多。汉堡王甚至搬出了这个国家。

显然,共和党和一些民主党人将拒绝增税计划,但我们不能忽视如此大规模地将财富从生产部门和纳税部门转移以补贴政府支出的风险。

拜登政府表示,该计划是收益中性的,不亏也不赚,但并非如此。

首先,它包括了对新收益的极度乐观的估计。第二,这些收益将在15年内产生,而支出计划为今后8年:在净现值中,没有中立性。第三,即使我们相信乐观的收益,它也无法解决过去政府由于强制性支出增加而积累的巨额赤字。

民主党人说,这并不重要,因为赤字可以以一直很低的成本融资,并得到美联储的支持。然而,如果赤字并不重要,为什么需要大幅增税呢?

该计划的精神是好的,但应该通过税收优惠和降低补贴来完成。而该计划的执行可能是政治性的,并且有缺陷的。该计划的风险?我们已经看到欧盟和日本类似计划的结果。

原文Why Joe Biden’s $2 Trillion Infrastructure Plan May Fai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莱博士(Daniel Lacalle)是对冲基金Tressis的首席经济学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离中央银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场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