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中共 美国中东撤军全球军力重新部署

原标题:美国中东撤军 全球军力重新部署剑指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2日讯】自拜登政府上台以来,中共军机扰台规模空前,航母编队出入美军控制的第一岛链,封锁台湾,进行对抗美军援台的演习。这一系列行动旨在试探拜登政府的反应,寻求机会窗口,侵占台湾

与此同时,美军也在加速调整全球军力部署,从中东撤军,部署到印太地区,在亚太部署进攻性导弹,在西太平洋重建第一舰队,推出“太平洋威慑计划”,制定具体的南海军事行动计划等,美中军事对抗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美军加速中东撤军

近日,《华尔街日报》报导,拜登已下令五角大楼,开始从海湾地区撤出部分军事力量,调整美国的全球军事部署,使之远离中东地区等初步举措。

报导说,美国已经从海湾地区撤出了至少三座“爱国者”反导弹炮台,其中包括位于沙特的苏丹王子空军基地(Prince Sultan Air Base)的一座。一艘航母以及其监控系统在内的部分军事能力,也正从中东地区转移,以响应全球其它地区的军事需求,其它的裁撤也在考虑中。

报导说,“一些设备,包括无人侦察机和反导弹炮台,可能会被重新部署,以专注于领先的全球竞争对手,包括中共和俄罗斯。”

图为2020年1月17日,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CVN 71)离开圣地牙哥母港。(U.S. Navy via Getty Images)

亚太部署进攻性导弹 威慑中共

在过去几十年里,中东地区是美国海外战略的重中之重。但打了两次海湾战争之后,美国回头一看,不但自己损兵折将,一无所获,反而使伊朗势力坐大,陷入一个更大的麻烦。而在美国陷入中东反恐战争的二十年里,正是中共发展的黄金时代,中共已悄悄成为美国最大对手。

川普(特朗普)总统上任之后,意识到中共才是最大威胁,扭转了美国战略方向,将重点从中东转移到印太,推进“印太战略”,加强盟友关系,合围中共;同时退出“中导条约”,使得美军在西太平洋地区部署导弹成为可能。

去年6月份《洛杉矶时报》报导,由于五角大楼越来越担心中共不断扩张导弹库和军事能力,威胁到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基地和盟友安全,美国准备在亚洲部署数百枚常规导弹,此举可迅速而轻易地平衡西太平洋的力量对比。

2020年10月29日,一枚义勇兵(Minuteman III)三型洲际弹道导弹在加利福尼亚范登堡空军基地发射升空。(美国空军)

文章说,“导弹计划是美国在亚洲军事力量建设计划的核心,预计将在未来十年,将花费数百亿美元的国防预算,这是五角大楼的预算重点,从中东转移到亚太的重大举措。”

《洛杉矶时报》还提到,当川普政府2019年首次提出这一想法时,澳大利亚和菲律宾公开排除在自己国家部署导弹的可能性,韩国也被认为是一个不太可能的地点。

但美国官员说,许多盟友私下里都支持导弹部署计划,很快就会允许在自己的领土上部署导弹,但在决定出台之前,不想激起北京和本国民众的反对。

2019年,五角大楼一直在测试几种新型的短程和射程可达3400英里的中程导弹,包括一种可放置在美国领土关岛的弹道导弹,和卡车上携带的移动导弹等。

第一批新武器可能会在两年内投入使用,不过目前还没有宣布部署在哪里。目前,美国驻亚洲的军舰和飞机也携带有类似导弹,但没有陆基导弹系统。

3月9日,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官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S. Davidson)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表示,21世纪的最大威胁来自中共。美国最紧迫的国防需求是在亚洲部署能够威胁中共的远程导弹。美国需要补充射程大于310英里的进攻性导弹,才能完善现有的导弹防御系统。

戴维森用棒球术语来解释进攻性导弹的作用,“如果我不能得分,那我就无法赢得比赛。我们必须具有进攻能力,这会使可能的对手,对他们在该地区进行的任何恶性活动,三思而后行,这就是进攻性导弹的作用。”

在西太平洋重建第一舰队

目前,总部设在日本横须贺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是唯一一支驻扎在亚太地区的舰队,管辖著印度太平洋海域,但随着中共在南海不断扩张军事能力,第七舰队的威慑能力有所下降。

为了应对中共军事威胁,美国海军内部也正在讨论重新分配军力的可能性,在全球范围内调整军事部署。

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USNI)报导,去年10月,时任美国海军部长的肯尼思‧布雷斯韦特(Kenneth Braithwaite)在海军潜艇联盟(Naval Submarine League)的年度会议上发言说,“最近,我在远东之行中发现,我们的每一个盟友和伙伴,都对中国人(中共)的侵略感到担忧。自1812年战争以来,美国和我们的主权,从未受到过我们今天看到的那种压力,这一点,我愿意和任何人争论。”

1月12日,美军驱逐舰约翰‧芬恩号(DDG 113,左)与罗斯福号航母(CVN71,右)在西太平洋游弋, 2021年美中对抗态势延续。 (美国海军)

他表示要建立一支新的舰队,放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的十字路口上,可能是在新加坡,也可能是机动性的远洋巡逻。但最重要的是,它能够提供更强大的威慑力。

去年11月,布雷斯韦特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正式表明,将重建美国海军第一舰队,并将其部署到印太地区。第一舰队原本就负责西太平洋地区,1943年成立,但1973年除役。

布雷斯韦特的想法,得到了众多美军将领的支持。美国“军事”网站(military.com)3月15日报导,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在众议院听证会上说,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阿奎利诺(John Aquilino)正在研究重新部署的美国第一舰队“利与弊”。

他说,海军领导层已要求阿奎利诺“考虑第一舰队可能采取的行动的一些选择”,“(第一舰队)可能的概念、影响……与第七舰队和我们在那里军事力量的关系等,仍在规划之中”。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吉尔戴(Michael Gilday)4月5日也表示,我们正在严密审视印太地区和该地区的军队部署情况,为了减轻第七舰队负担,考虑新设立管辖印度洋和太平洋海域的第一舰队。

重心转移 “太平洋威慑计划”上路

去年12月11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以84票比13票,通过了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的“太平洋威慑计划”(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尤其引人注目,这项类似于“欧洲威慑倡议”,旨在保持美军对中共的军事优势。

《美国之音》报导说,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扎克‧库珀(Zack Cooper)认为,这项威慑计划可能是近年来有关亚洲的最重要的一项立法,表明美国战略重心转向的开始。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何天睦(Timothy Heath)认为,“太平洋威慑计划”的重要性在于,它标志着美国在威慑中国(中共)的军事部署和备战方式上的转变。

时任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吉姆‧英霍夫(Jim Inhofe)和资深成员、民主党参议员杰克‧里德(Jack Reed)撰文表示,“太平洋威慑计划”的目的,是只给北京留下一个结论:你们在军事上不可能赢,所以根本试都不要去试。

共和党籍资深议员英霍夫(James Inhofe)。(Brendan Hoffman/Getty Images)

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USNI)3月2日报导,美国印太司令部在即将到来的财年中,正在寻求46.8亿美元来支持“太平洋威慑计划”。印太司令部希望从2023财年到2027财年,获得226.9亿美元以实现其目标。

就“太平洋威慑计划”,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向国会解释说,美国需要在西太平洋第一岛链分散建立能经受敌人攻击的精准打击作战网络;在关岛部署地基神盾导弹防御系统;在太平洋岛国帕劳部署战术多功能雷达;并且在该地区各处建立多个作战领域训练基地,以便美军和盟军可以一起训练、共同作战。

美军印太司令部南海军事行动计划

美军显然正在加强在西太平洋的存在和作战能力,并为未来几十年与中共的冲突做准备。

3月7日,前美国海军上将斯塔夫里迪斯(James Stavridis)在《日经新闻》(The Nikkei)上撰文,透露了美印太司令部的南海行动计划。他说这些计划已送回五角大楼,等待新任国防部长奥斯汀全面审查。

方案之一是发挥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作用,在南海与中共打海上游击战(guerrilla warfare),中共在南海的军事化人工岛礁将成为极具诱惑的目标。海军陆战队将深入南海内部,使用武装无人机、进攻性网络、导弹,甚至对舰打击武器,攻击中共海上力量,包括陆地作战基地。

美将军:美中若印太开战,将有海战和陆战。图为美国陆军部队。(DELIL SOULEIMAN/AFP/Getty Images)

除此之外,美国海军还将更加积极地在中国近海巡逻,并逐步将盟友纳入自由巡逻队伍中,反击中共自称的南海主权。

五角大楼特别希望英国、法国和其它北约盟国加入南海巡逻。事实上,在最近的布鲁塞尔北约防长会议上,讨论了在面对中共不断上升的军事能力时北约能发挥的作用。

美国还希望说服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日本、韩国、新加坡和越南,都参与南海巡逻。美国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全球海上联盟,共同应对中共舰队。

除了美国海军外,美国空军很可能会在亚太地区,包括在一些非常偏远的小岛上,广泛部署更多的对陆攻击远程轰炸机和战斗机。

美军还将在靠近中国大陆附近部署部队,包括增强驻扎在韩国和日本的美军能力,陆军和空军也会与台湾进行额外的训练和演习。新组建的美国太空部队,也被期待将情报和侦察集中在该战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