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人士郭洪伟狱中离奇死亡 八旬父母要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3日讯】日前,被关在监狱的吉林省维权人士郭洪伟,接受脑出血手术失败后离世。他生前在监狱遭受过酷刑虐待,他八十多岁的父母认为,郭洪伟突然死亡疑点重重,要求对其死因调查到底。

4月9日上午,郭洪伟在医院去世,遗体至今仍在殡仪馆的冰柜内。他八十五岁的父亲郭荫起,拒绝在真相未明之前将儿子下葬。

郭荫起对自由亚洲表示,“我们不服!死因不明,不能火化,需要鉴定处理。”

郭荫起说,“(儿子)完全是迫害死的。这么一个重症病人,高血压达到260,保外就医不允许,就是想整死你;而且转到公主岭监狱后,不让会见,也不允许打电话。死了以后入殓的时候我们想拍照,好几个狱警在那,不准拍照。”

4月4日晚,郭荫起接到狱警电话,要他为郭洪伟的脑出血手术签字,手术持续到凌晨四点。5日晚,郭洪伟二次出血,瞳孔扩大,接受第二次手术。

在两次手术前,警方均拒绝郭洪伟与家人会见。直到6日上午,郭洪伟父母才被获准探望,看到儿子已经瘦得皮包骨头,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郭荫起怀疑儿子是监狱被打死的,“病都在脑袋上。手术后的脑骨头,他们不给,拍照也不行,说是要统一处理、不能给家属。”

据报导,郭洪伟2015年入狱后,在松原宁江监狱长期受到虐待、殴打、被关押到小黑囚室进行迫害。

2020年5月,狱警卢佳讯将他关在充满过氧乙酸的禁闭室,造成他出现窒息状况,但是狱方收到举报后仅扣除卢佳讯一千元奖金。郭父将卢佳讯上告到吉林监狱管理局,要求对他进行刑事起诉,但至今没有答复。

2020年11月26日,郭洪伟被转移到吉林四平公主岭监狱。今年2月中旬,他和家人通了最后一次4分钟的电话,之后就没有了音信。

3月15日,狱方把郭洪伟送到省监狱(长春市)医院做保外鉴定,住院一周后又送回公主岭监狱,这期间从未允许他与家人联络。郭荫起认为,监狱可能耽误了儿子最佳治疗时机。

吉林国文医院的姜福成,是郭洪伟手术主刀医生之一。他曾经问警察,郭洪伟身体状况变成这样有多久了,警察表示已经两个多月。此外,郭洪伟入院之前已昏迷两个多小时。

郭洪伟八十四岁的母亲肖蕴苓无法接受儿子的离去,她认为公主岭监狱和宁江监狱对于儿子的死,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肖蕴苓说,“(儿子)四月份突然出了这个病。他凭啥脑出血?他是个残疾人,他坐轮椅,也不活动,打饭有人给他打。他常年呆着,为啥全身那么瘦?吃不饱,为啥不给我儿子多盛点菜?”

她愤慨地说,“儿子,你放心,妈一定替你伸冤。你怎么扔下老小,不明不白地就死了?凭啥呀?我儿子生前啥错误都没犯过。凭啥陷害我儿子,一直致死?这样的话,我死的那天都合不上眼睛。”

据悉,郭洪伟一家人的悲剧始于2005年的一桩冤案。他任职于吉林省松电河发电厂期间,举报龙潭区检察院官员许文贵及其亲友开虚假住院票据、侵占国家利益,遭打击报复,被判刑五年。

他表示,自己在服刑期间曾遭受“小鬼剃头”、“死人床”等酷刑。

出狱后郭洪伟不畏打压,持续伸冤上访。2016年,瘫痪的郭洪伟被以敲诈勒索罪再次判刑十三年;年近八旬的母亲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六年,2019年保外就医;妹妹郭宏英于2019年被以寻衅滋事罪和妨碍公务罪判刑五年半,至今仍在狱中。

郭荫起说:“因为保护国家财产,我们家三个人被判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是监狱在公检法的支持下造成的。狱警扬言说,你不认罪就收拾你,你死都不知道咋死的。吉林省公检法互相包庇、联合对我们家下黑手,就是告不赢,官官相护,要置你于死地。现在律师们都不敢伸手,害怕饭碗保不住。我们现在是束手无策。”

郭洪伟一审、二审的代理律师黄汉中表示,郭洪伟案件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政治迫害、耸人听闻的大冤案。“所谓三十多万的敲诈勒索,一个严重的高血压患者,连自己站立起来走路都不行,敲诈有五千多干警的公安局,这不是笑话吗?”

郭洪伟的逝世引发外界对多位在押病危良心犯的担忧。被关在湖北大冶看守所近两年的尹旭安身患高血压和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多次病危。

获刑十一年的浙江民运人士吕耿松患有胆囊坏死,六颗牙齿牙髓坏死,今年4月10日探监的亲友发现他身体异常虚弱,“剩下的四年多刑期恐熬不过去了。”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