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取消文化猖獗 保守派正在回应

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Cates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前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J. Trump)去年7月4日在拉什莫尔山(Mount Rushmore)的演讲表明,他非常了解日益激进的美国左倾分子是多么急切地想改变美国的文化基石。

川普站在美国最伟大的总统的雕像前对全国说:

“1776年是几千年西方文明的顶峰,不仅是精神的胜利,也是智慧、哲学和理性的胜利。

“然而,当我们今晚在这里集会时,我们面对着一个日益严重的危险。它威胁着我们祖先为之奋斗流血而得到的每一个福祉。我们的国家正在目睹一场无情的运动,它消灭我们的历史,诋毁我们的英雄,抹杀我们的价值观,给我们的孩子灌输教条。

“愤怒的暴徒正试图摧毁我们国父的雕像,玷污我们最神圣的纪念碑,并在我们的城市掀起一股暴力犯罪浪潮。这些人中许多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有些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认为美国人民软弱顺服。但他们错了,美国人民是强大和自豪的,他们不会允许我们的国家及其所有价值观、历史和文化从他们手中被夺走。

“他们的政治武器之一是取消文化,解雇职工,羞辱持不同政见者,并要求任何持不同意见的人完全服从。这就是极权主义的定义,它与我们的文化和价值观完全格格不入,在美利坚合众国绝对没有立足之地。”

过去几个月的事件表明,川普可能低估了这一威胁。一场选举似乎被公然窃取了,然后所谓的“觉醒企业取消文化”继续以指数级的速度增长,不断寻找新的受害者。

即使那些刻意避开政治新闻的美国人也都注意到了这个趋势,因为连《布偶大电影》(The Muppets)和《苏斯博士》(Dr. Seuss)(美国著名儿童电影和读物)最近都成了这些激进分子的眼中钉。

试图赶走保守派,而使美国公共舆论空间变成左倾分子的回声室的,不仅仅是主流媒体或大科技社交媒体平台。

互联网公司正在打压枪支网站。捐赠网站和支付处理商,如GoFundMe和Paterreon,正在驱逐那些试图为保守组织和事业筹集资金的客户。同时,这些服务却保留了为“血腥革命”筹集资金的账户,只要它们是适当的左派。

独立调查记者和《揭秘》(UncoverDC)杂志主编特蕾西·比恩兹(Tracy Beanz)最近被帕特雷恩网站(Patreon,美国商业工具会员网站)解除了会员资格,因为《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的一篇文章将她定位为“卡农运动”(QAnon movement,是支持川普的右翼运动)中所谓的“影响者”。这是胡说。

再比如,我没有自愿离开推特(Twitter)。自2012年加入推特以来,我已经获得了超过27万的关注者。和其他数百万人一样,今年1月,我因散布“选举谣言”而被推特永久禁止了。

当我刚刚在替代社交媒体网站“帕勒”(Parler)上建立了一个新账户的时候,帕勒却突然被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下线。

Parler被拉黑对保守派是一个巨大的警钟

据透露,被亚马逊拒之门外之后,帕勒公司没有任何私人服务器网络或任何备份功能。这似乎直接导致了前帕勒首席执行官约翰·马茨(John Matze)在二月初被迫离职。马茨因被解雇而起诉了帕勒执行董事会。

在一段关于这场纠纷的视频中,电台节目主持人和帕勒投资人丹‧邦基诺(Dan Bongino)谈到了帕勒组建初期做出的几个“错误决定”,这些决定直接导致了这次重大挫折。

很明显,任何保守的内容创作者或网站,如果他们依靠一家大型的信奉取消文化的公司来连接互联网,就会容易让自己受到审查。

帕勒的遭遇给保守的美国敲响了警钟。一些人已经开始想办法应对这一威胁。

保证所有美国人都能进入公共空间的权利的第一步是选举高效有力的政治领导人,这些领导人必须理解对抗取消文化的斗争以及如何赢得这场战斗。

反击例子:“美国优先”的美国爱国者项目

这场关键战役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美国优先”(American Priority)的亚历克斯‧菲利普斯(Alex Phillips)发起的伟大的“美国爱国者项目”(Great American Patriot Project,GAPP)。其具体目的是选举公职人员,他们将为保守派采取行动,并在美国公共空间占有一席之地。

项目的任务声明说:

(我们的目标是)“支持经过审查的爱国者候选人在传统的政治行动委员会的帮助下,以共和党人的身份参加州级和联邦级竞选;支持制定和推广宣传信奉爱国/美国第一性质的政策、计划和候选人,并且替代撤换州级和联邦级的建制派共和党政客。”

10月份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Trump Doral度假村举行一年一度的AMPfest保守派大会(AMPfest conservative conference)上,“美国优先”组织投入资金建立了一个有效的网络,以寻找和支持参加州和联邦级竞选的候选人。

近年来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候选人利用保守党/“使美国再次伟大”运动(MAGA movement)蓬勃发展的机会参加竞选。然而,选举之后他们就迅速背弃那些投票给他们赢得联邦、州级议员、或州长的选民。所以,我们确实需要有一个更统一一致的审核过程,来确保这种情况不会继续发生。

可以说,“美国优先”正在填补漏洞,并组织保守派让经过彻底审核的候选人上任。他们不仅会与激进的左派进行一场精彩的比赛,而且实际上还会与他们作战。

美国爱国者项目将全面对抗精英阶层的取消文化的政治倾向。此项目也能处理法院和执法部门对审查和孤立保守观点的行为的无所作为。

爱国者项目的主要优先事项:取代低效的政治领导

令人痛心的事实是,在过去几年里,太多的右翼政治领导人让我们失望了。他们嘴上说得好听,但每次到了应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他们就会往后撤。

在华盛顿,参议员和众议院代表仅仅满足于约谈推特的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脸书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谷歌的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nchai),举行戏剧性的国会听证会。哗众取宠的国会议员们在摄像机前愤怒地向这些大亨们喊叫,然后——然后什么也没发生。

取消文化继续疯狂的方式有增无减,而国会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即使川普呼吁撤销第230条。这条FCC的法规已经使越来越多的言论审查被合理化。

美国优先的美国爱国者项目的重点是通过发现和支持美国爱国者候选人在地方、州和联邦一级的竞选,来改变这种无所作为和退缩的模式。这些候选人不会仅仅在摄像机前面作秀,而会采取行动对抗取消文化。他们将执行现行法律,并制定新的法律,保护所有美国人的言论。

当左倾分子在推进其激进议程方面取得了真正进展的时候,如果美国人民在经历了过去几年的疯狂之后想要真正的改变,他们就必须参与其中。被动和仅仅在一旁观看节目不再是一种选择。

美国爱国者项目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也是一个积极的迹象,它表明许多人认识到这一挑战,并正在奋起迎接这一挑战。

原文“As Cancel Culture Increases Control of America’s Public Square, Conservatives Are Responding”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赖恩‧凯斯(Brian Cates)是南德克萨斯的作家,也是《没人问过我,但是这是我的看法》(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 … But Here It Is Anyway!)一书的作者。读者可以通过电报联系到他t.me/drawandstrikechannel。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