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粮食安全问题始终是中国的隐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4月8日,中国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副局长黄炜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宣布,经过修订后的《粮食流通管理条例》将自2021年4月15日起施行。令人关注的是,在新修订的条例中,“粮食安全党政同责”第一次在行政法规中得以明确规定。其具体内容是:粮食安全要实行党政同责,“米袋子”省长要负责,书记也要负责。这个新规定的实质是要求各地的一把手,也就是到党委书记,直接负责粮食安全问题,希望以此提高各地政府对于粮食安全问题的重视。这使得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中国粮食问题的凸显,最早是2020年习近平到东北考察玉米田,让外界关注中国是否陷入粮食危机。2020年7月,粮食安全问题正式摆上台面,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召开全国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工作动员部署视讯会议。那次会议提出,要组织考核工作,全面促进落实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确保国家粮食安全不出现任何闪失。这也再次说明,中国确实存在严重的粮食危机。今年4月8日修订的《粮食流通条例》,在省长负责制的基础上,要求各地党的系统也要承担确保粮食安全的责任,显示出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并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有加重的趋势。否则不会由中央政府出面,通过制定法规条例的方式,向地方各级政府进一步施加压力。

粮食安全对各国来说都是国家安全中的重要一环,作为人口大国,粮食安全对于中国来说尤其重要。如果中国长期依赖粮食进口,在国际政治格局中就会处于被动地位。因此这几年,中共一再强调要“把握住粮食安全的主动权,牢牢地把饭碗端在自己手中”。但从中美贸易战中,中方依旧大量进口美国玉米可以看出,事情没有这么容易。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中国的农业凋敝,生产资源不断加少,在各地积极投资工业开发的情况下,必然导致耕地流失严重,永久基本农田的控制线越来越难以守住,而现有耕地也存在严重的“非农化,非粮化”现象。

在可耕种农田减少,但国内消费不断升级,对粮食的需求持续增长的情况下,要确保国务院提出的“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重要农副产品供应充足”的目标,注定是一个严峻的挑战。今年年初,中国肉品价格全面上涨,其中猪肉价格上涨27.1%;玉米价格的上涨,被媒体用“脱缰”来形容。此外,鸡蛋、小麦、大麦与稻米的价格都在上涨,就从侧面展示出了中国粮食安全的问题之严重。

另一个严峻挑战是,中国的国际环境的改变。随着中美两国的竞争加剧,中国面对的国际环境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因素日益增加,农产品进口一定会受到冲击。中共近几年提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就是在为逐渐摆脱对于国际市场的依赖做准备。但要做到粮食的充分自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去年年底,印度媒体披露,中国30年来首次从印度进口稻米,其原因在于传统的稻米进口国泰国、缅甸、越南和巴基斯坦等国的供应商稻米每吨报价,都比印度高出30美元。一边是与印度进行边境争端,一边还要仰仗印度的廉价稻米进口,充分暴露出中国内循环不足,只能依赖进口的粮食安全窘境。总之,虽然官方一再制造中国粮食安全无虞的舆论,但粮食安全的问题实际上始终是中国的隐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