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医疗产业化恶果:女作家右肾被炸成糊状(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5日讯】福建女作家范燕琼,6年前因为左腰疼痛而就医,却被自己相识近三十年的医生朋友在右肾置入支架,并把右肾炸成了糊状。她发现,医生从贩卖高额医疗器械中抽取暴利回扣,是导致过度医疗的直接原因。而这颗中共“医疗产业化”结出的恶果,却要让中国民众无辜承受。

范燕琼做手术的陈群,是福建省首屈一指的心血管专家,在福建省立医院这个“三甲医院”从医四十年。

而他,也是福建省医疗事故鉴定专家库成员。也就是说,在医疗事故纠纷中,他既扮演运动员,又扮演裁判员。

为了这桩医疗纠纷,范燕琼举报了一次又一次,官司打了一场又一场。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的结论,福建省立医院在这次医疗事故中,负有60~80%的主要责任。范燕琼不服。

范燕琼:“未签手术同意书,装三无支架,致人残疾后又毁灭彩超,这每一点都该判100%医院全责啊!”

范燕琼前后花了12万多元医药费,但法院只判决福建省立医院赔偿2.8万元,也就是将过度医疗产生的费用打折作赔。

范燕琼:“我的身体残疾达到了六级伤残的伤残标准。这个伤残标准我们拿到公安去,他连材料都不接。然后卫健委一个答复都没有。你明知道这个医院在大量贩卖这种致人死伤的假冒伪劣、来路不明、高额的医疗器械,你不去调查,这完全就是助纣为虐!”

放入范燕琼右肾的“三无”支架,是如何通过验收成为“合格产品”,又是如何流通到医院的?市场监管部门对相关举报视而不见,是否有更大的利益输送?抱着一连串疑问,范燕琼坚持调查。

陈群诊室的广告词上,写着“年介入手术500余台”。有多少是为了给人治病而必须安装支架的手术,不得而知。

但范燕琼认为,正是为了贩卖高额的医疗器械,抽取回扣,陈群才会对她过度医疗。

范燕琼:“我打听到,他们医院给予医生贩卖高额医疗器械40%的暴利回扣。那么这40%就是一万多块钱,他们每天要做多少个?这是多大的数字?这是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和技术手段残害人类啊,这是逆天行为!”

而这并不是中共“医疗产业化”席卷中国后的个案。

支架手术暴利、乱安支架的报导,近年来不断涌现。

据中国医疗外科植入专业委员会统计,2000年中国心脏介入手术2万例,2011年达到40.8万例,增长了20多倍。在欧洲,病情稳定的病人,做支架的只有4成多,而在中国接近8成。一系列疯狂行为的背后,是“暴利”在驱使。

2011年,中共全国政协委员董协良表示:心脏支架暴利达到9倍,已经超过了贩毒。一个进口心脏支架,到岸价不过千元,到医院就要3万8千块。

中国工程院樊代明院士,也对支架滥用问题,有过批评:“心肌梗死都安支架对吗?对急性期的病人,安是对的。对慢性,即使90%堵了,也不应该安⋯⋯心肌梗死以后安支架和不安支架最后的结局是一样的。”

樊代明还表示:医患关系成了仇人。中国至今没有一本“卫生法”。医生“无法无天”的干,病人也就“无法无天”的被杀。

2019年,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主任医师杨向军,被他的博士生实名举报:乱装支架,装一个回扣一万元。

今年3月7号,澎湃新闻一则报导的标题是《支架降价了,但也不能乱放》。

而为种种医德沉沦乱象提供土壤的,正是这些大医院“国有民营”的市场导向。

范燕琼表示,所有参与制定“医疗产业化”的恶官,都是人类公敌。一家家医院赚的盆满钵满,无数患者落得人财两空!她希望,这样的悲剧,在中国别再上演。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