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前上海市长杨雄猝死 江泽民势力气数已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人为什么都想当官?因为当官可以享受各种特权待遇,尤其是当上中共高官。有人曾形象评论中共地方官员:明天要吃饭他们知道,但到哪里去吃他们不知道;明天要睡觉他们知道,但跟谁睡他们不知道;明天开会要发言他们知道,但发言内容是什么他们不知道。因为这一切都有专职人员帮他们安排。

凡是在中国生活过的人都知道,中共官员的特权可谓是五花八门。如:干部病房、干部墓园、高干家属楼、高干专车、特贡米、特贡水、特贡蔬菜、特贡猪肉、特贡牛肉、特贡鱼、特贡瓜果、特贡山珍、特贡海仙、特贡酒、特贡烟、特贡茶、特贡茶具、特贡油……

上海市长杨雄忘带特权卡酒后猝死

中共前上海市长杨雄因心脏病突发,4月12日凌晨在上海华山医院去世,年68岁。官方没有提及杨雄猝死的细节。不过有消息说,杨雄突然死亡,与忘带代表中共退休高官身份的医疗特权红卡有关。

据知名自媒体赵培爆料说,2021年4月12日,杨雄出去喝酒,突然心脏出现问题,朋友就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华山医院,去了后只说是重要人物,没有通报官职,也没有带红卡,值班医生没有给予特殊照顾,最后猝死。

赵培还说,这件事情,让大陆民众关注到中共官员看病的红卡,网友找到了一个样本,官员拿着这个红本就能享受特权。当时杨雄把他的红卡放在了上海瑞金医院,所以当时没有受到华山医院的紧急救治。只能说他的朋友送错了医院,如果拿着红卡,凭借杨雄的特权,他肯定会被优先诊治的,那么很可能死亡的就是排在他前面的平民百姓了。

中共高官医疗特权惊人

中共效法前苏联政权的官民双轨制,和对官员的特供制度,从延安时期开始,就一直是中共维系统治的手段之一。近年来,有关中共高官退休奢侈待遇也时有被曝光。

2019年9月15日,中国微信上热传一条来自北京301医院的“981首长健康工程”广告,介绍称这是只为中共最高领导层而设的医疗服务,以把寿命延长至150岁为目标。第二天广告就被屏蔽。理由是“不当使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或形象”。

从百度资料上可看到,981首长保健工程中心“拥有一支多年服务于中央首长的医疗保健专家及优秀的服务人员团队,拥有国际上最前沿的高精尖预防医疗保健设备和分子诊断实验室”。981模式共有三大工程:“健康促进工程(不老);青春再现工程(不老);150岁长寿工程(长寿)”,其中的150岁长寿工程与被301医院微信广告被删除的影片内容完全一致。

百度公开资料显示,“981健康工程”课题组是2005年成立,并于5月正式启动,是一项旨为“社会精英”健康服务的“重大工程”。该工程从国内挑选最权威的专家和特色医术,并在中共解放军301医院、军事医学科学院等众多科研院所及有相关专家参与,拥有会诊专家170多位(主任医生、国内学科带头人)。中共“不惜一切代价”在保护中共高官。

除了301医院这样最高级别的首长工程,在中国各地级市、各个省会的公立医院都特设有“高干病房”,各地风景名胜游览区都有专供高级官员逍遥玩乐的疗养院。

山西一家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举例,有的领导仅得了一个普通感冒,就要求吃好几种药,并且要求住院输液。前几年,有一位退休省级干部住一次院花费就高达300万元。

高干病房费用高昂,一旦进入生命维持系统,一天的费用是20多万,住多少天都不用自己花钱,而是用百姓交的税支付。国家投入医保费用和医疗资源大部分被少数权贵用掉了,所剩的用在老百姓身上,但已是寥寥无几了,所以全民医保改了十多年还是遥遥无期。

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早年曾披露,中国每年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都是花在了党政官员身上。2006年,全国卫生总费用约为7000亿元,占GDP的5.6%。其中,政府投入占卫生总费用的17%,约1190亿元,这里面的80%——也就是952亿元,都用在了850万党政官员身上,其他13亿人只分到20%——区区的238亿!

江泽民势力气数已尽

杨雄长期在上海财经系统工作,曾任市计委副主任、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而上海联和正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发家之所。2001年,杨雄出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两年后当选副市长,2012年出任市委副书记,2013年担任市长,之后一直与韩正搭档。

赵培还说,正当习近平收拾江家金融势力的时候,杨雄的突然死亡给习送上了一份大礼。杨雄原本是上海市长,他是江泽民留在上海看家护院的,2017年,杨雄被辞去上海市长到人大担任副主任委员,其实就是养老。尽管杨雄已经被边缘,但是他在中共官场的影响力还在,他也是江泽民集团在职的代表人物,他的猝死也标志着江泽民势力气数已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