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园的“禁果”是否真是苹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1日讯】据《圣经》中描述,夏娃伊甸园中偷吃了一种“禁果” ,然后又与亚当分享,人们一直认为这“禁果” 是苹果,但实际上《希伯来圣经》没有具体讲明,只说是“水果”。

据《实时科学》(Live Science)报导,《希伯来圣经》的第一本书《创世纪》描述了这个故事。上帝警告亚当不要吃“知善恶树”上的果实,然而之后不久,花园里的一条蛇鼓动夏娃去偷吃。“当女人看到那棵树令人赏心悦目,看着很好吃,并且是智慧的源泉时,她就摘了它的果实吃了。还给了她丈夫一些,他也吃了。”(《创世记》3:6)。至于水果的种类,只是描述为“树上的水果”。

以色列巴伊兰大学(Bar-Ilan University)脑科学教授拉比 阿里·兹沃托夫斯基(Rabbi Ari Zivotofsky)说:“这就是全部。没有具体指明。我们不知道什么样的树,也不知道什么水果。没有证据表明是苹果。”

兹沃托夫斯基说,该节中使用的希伯来语单词是“ peri”,这在《圣经》和现代希伯来语中都是表示水果的通称。另外,现代希伯来语中的苹果这个词“ tapuach”在《创世纪》或《希伯来圣经》的前五本书中都没有出现。 (它确实出现在以后的其它《圣经》文本中。)在《圣经》时代,“ tapuach”是通用水果的意思。拉比们(Rabbis)在评论宗教经典《塔木德》(Talmud)中的《希伯来圣经》时,对于该神秘水果的身份提出了几种猜测,但是苹果并非其中之一。

那么,如果禁果不是苹果,那是什么?

一种说法认为,这水果可能是无花果,因为在《希伯来圣经》中,亚当和夏娃吃了知善恶树上的果实后意识到自己是赤裸的,就用无花果叶遮盖自己。也有人认为是小麦,因为希伯来语中的小麦一词 “ chitah”类似于罪恶“ cheit”。葡萄或用葡萄制成的葡萄酒是另一种可能性。还有一种可能是希伯来语中的柑橘或“香橼”(在犹太人秋季庆祝丰年的住棚节(Sukkot)中使用的一种苦甜的柠檬样水果)。

相比之下,苹果甚至不是来自中东,而是来自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又如何进入了多数人的脑海?这可能并非源于犹太教义,而是始于公元382年的罗马。当时罗马教皇达玛苏一世让一位名叫杰罗姆(Jerome)的学者将《圣经》翻译成拉丁文。杰罗姆就将希伯来语的“ peri”翻译成拉丁语的“ malum”。

拉丁语中的“ [malum]”一词翻译成英语是apple(苹果),也代表任何中间有核周围有果肉的水果。根据在线词源词典,直到17世纪,Apple一直具有这种通用含义。杰罗姆(Jerome)可能选择了“ malum”一词来表示水果,因为同一词也可能意味着邪恶,是一个双关语,指的是引诱人类犯下第一个重大错误的果实,这个词语也有这样的含义。

同时,伊甸园的绘画和其他艺术再现使苹果成为了禁果。对于艺术家来说,水果不能纯粹是通用的,他们需要展示一种具体的水果,但并不总是苹果:有的将水果表达成香橼(1432年休伯特·范·艾克 (Hubert and Jan van Eyck)的《根特祭坛画》),杏子(1520-25 年Defendente Ferrari的《夏娃被蛇诱惑》),还有石榴(1628-29年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的《人的堕落》)。

然而到了16世纪,选择苹果的人逐渐多了起来。1504年德国画家杜勒(Albrecht Dürer)的版画和1533年德国画家老卢卡斯·克拉纳赫(Lucas Cranach the Elder)的画作都将禁果绘为苹果。在1667年首次出版的史诗《失乐园》中,英国诗人约翰·弥尔顿(John Milton)两次使用“苹果”一词来表示禁果。

但是《失乐园》中的苹果真的是我们今天吃的苹果吗?还是泛指中间有核的多肉水果?其中至少有一些疑问。弥尔顿形容夏娃一咬,那“苹果”就皮肉模糊,芳香多汁且甘美无比。这些形容词都让人想到桃子。

有一种弗兰肯树(Franken-tree),是可生长40种水果的现代嫁接树,在圣经时代并不存在,但如果当时存在的话,可能正是这个疑团的谜底。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