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国会听证 出两招对付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8日讯】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规划顾问余茂春,日前在“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举办的听证会上说,中共正在寻求实现全球主导权以控制世界经济,若不抗共,自由世界将被中共改变。随后,他提出对付中共的两个建议并且认为美国必须赢。

4月18日,《大纪元》报导说,现加入哈德逊研究所的余茂春15日在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安全和审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再次警告说,中共正在利用进入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机会来实现全球主导权,并最终寻求控制世界经济。

他建议,美国在与中共打交道时必须严格要求对等,防止北京实现其目标。

“如果说针对中国,有一件事是每个美国人都应该了解的,那就是它是一个由马列主义政党统治的共产主义专政国家”,余茂春说,“共产党致力于维护和加强其对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的所有权力的垄断,并对自由世界构成自冷战以来最严峻的挑战。”

“然而,与其它大多数共产主义国家不同,中国已经获得全球自由市场体系的好处,在很大程度上享有国际贸易、资本市场和先进技术的开放机会。”他说。

余茂春引述前国务卿蓬佩奥2020年7月在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图书馆发表的一段讲话说,“我们的政策以及其它自由国家的政策救活了中国衰落的经济,(换来的)只是看到北京去咬养活它的国际援手。”

余茂春:中共对内控制 对外剥削

余茂春说,“中国由专制的共产主义政府统治,该政府控制中国经济并剥削著全球自由市场体系。今天,我们从中共利用其可支配的大量廉价和有技能的劳动力中最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

“这些劳动力没有有意义的劳动保护,无权组建和运营独立工会来行使集体谈判和福利谈判的权利。在新疆——一个针对宗教和少数民族悲惨的种族灭绝发生地,劳动力被关进集中营,没有任何权利。中共已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国家规模的血汗工厂,全世界都从那里购买。”

他还说,“中共对权力的垄断也使其严格控制金融资源”,迫使非国有企业依赖国有金融和银行机构。任何敢于偏离这种依赖的公司都会遭到像马云的阿里巴巴那样的结局。所有发生的一切,应该向那些希望向中国扩张的投资者发出警告。”

“由于缺乏对私有财产和个人所有权的《宪法》保护,许多不信任政府的中国人倾向于将钱移出中国。但是汇率管制严重限制了中国公民向国外汇款的能力。这为全球货币体系包括猖獗洗钱活动,造成了破坏稳定的因素。”他说。

余茂春说,“当中国人民成功时,共产党感到受到威胁。在没有《宪法》规定的私有财产保护的情况下,那些具有大量私有财产的人,往往会因太富裕或太有影响力而成为中央政府的目标。他们遭到任意的法外逮捕和经济崩溃。”

“过去15年里,至少有27名中国亿万富翁被捕,被指控理由离奇而荒唐。在美国,我们祝贺那些跻身《福布斯》亿万富翁榜的人士,而在中国,成为胡润富豪榜的一员就如同上了将受打击的名单上一样。”

余茂春认为,让中共不受限制地进入国际资本主义体系助推了中国(中共)的经济崛起,增强了中共政府的能力,破坏了民主、自由市场体系。因此,北京对美国以及使中共得以崛起的国际经济体系构成了“致命威胁”。

在北京所谓的军民融合计划下,中共正在获得大量的美国和西方技术和诀窍。余茂春说,中共的保密制度对西方企业构成了威胁。

他说:“缺乏透明度危及美国投资者,因为许多在西方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中共)国有企业提供的信息模糊而不透明,往往对自由市场国家的监管机构和投资者隐瞒其财务记录。”

美国应如何做 余茂春提两个建议

余茂春提出的第一个建议:“首先,美国不应该再忽视中共与自由世界体系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的巨大差异。一个完全自由的国际贸易市场体系与‘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可能和平并存。”

“我们应该面对现实,纠正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外交政策失败。”他解释说,“过去失败的政策就是政治和经济精英们认为,中美可以撇开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分歧,不加批判地接触,并希望民主美德和自由市场制度最终能让共产主义中国改变,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

但“我们用这样的思维不仅没能改变中国共产党,中共现在还准备改变我们。它正试图以自己的形象重塑全球秩序。”“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正在目睹在这个问题上的巨大觉醒,似乎两党一致认为旧的传统看法是错误的。”

余茂春提出的第一个建议:“就是我们必须使这种新的觉醒制度化。美国人民的民选代表 ——国会可以在这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余茂春还表示,在上届政府中,美国采取了以对等原则为基础的新对华交往政策。与中国的经济对等可以通过国会行动制度化。

他说,第一步可以逐项“对等回应”中共的年度“负面清单”。该清单确定中国的哪些领域不被允许外国投资。

“(美方)对等的回应将是禁止中国(中共)在美国投资,领域应包括农业、重要矿产开采、新闻机构、电影制片厂、电影院和连锁影院以及文化演出团体等等。”

第二步,美国的私营公司也应该受到美国国会立法的保护。国会可以建立一个机制,允许他们对北京的经济歧视提出投诉。根据这些信息,美国政府可以对中共采取对等的行动。

第三步,美国应该再次意识到领导力的重要性。“中共的经济挑战,不是我们该不该改变北京矛盾的经济现实问题。而是如果我们不改变它的行为,自由世界将被北京改变的问题。”

余茂春指出,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党的领导人一再表示,他们的行动是以“你死我活”的斗争为指导。中共在中美交往中宣称的“双赢”只不过是个大骗局。中共的内部核心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中国与美国和自由世界的斗争,不过是一场零和游戏。

余茂春认为,“在地缘政治大国竞争的世界里,美国可以而且必须赢。”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