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军官公丕启死于监狱 头肿胀耳流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9日讯】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2018年7月20日遭冤判7年半,于2021年4月12日晚被山东省济南监狱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肿胀,耳朵有血流出。

明慧网报导,公丕启的家人于4月12日晚接到山东省监狱的电话,被告知公丕启因高血压正在医院抢救,不久后便接到监狱的通知称他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

公丕启的家人及亲友第二天早晨赶到济南中心医院希望探视遗体,被医院和监狱拒绝,最终只有公丕启的大哥及侄子被允许进入,但不许拍照及录像。

家人认为公丕启的离世非常突然和蹊跷,疑点重重,监狱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

据其亲人透露,公丕启的遗体头部肿胀、湿漉、有伤,耳朵有血。监狱则声称他不配合治疗,导致脑溢血死亡。家属认为此说法实属谬误、推卸责任。

在公丕启离世前的一年半期间,狱方一直以疫情为借口拒绝家属会见。家人对其在狱中的情况一概不知。

监狱监控录像显示,公丕启在离世的当晚身体不舒服,躺在床上,其间狱医来为其量血压后离去,未见采取任何措施。

晚8点32分许,公丕启摔倒在地,救护车9点才到,延误了抢救时间。

家人质疑:他的高血压持续了多久?监狱给他提供过治疗了吗?医院测量的血压记录是多少?医生当晚检查后为何不送他去医院或采取可行措施?为什么他倒地半小时后,救护车才来?

家人认为,公丕启的病状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狱方不通知家人,也不给他办保外就医。他完全是被迫害致死

公丕启,66岁,上校、正团职军官,退休前任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

1995年,公丕启有幸读了《转法轮》(法轮功主要著作)一书,非常震惊,那是他几十年来从未听到和看到的书。他认为,书中讲出的道理都不是人间所能说清的和所能够听得到的。但因当时还有诸多顾虑未能走入修炼。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全面迫害法轮功后,公丕启于同年8月15日开始修炼,一下戒掉全部烟酒,工作中廉洁、不贪不占;在日常生活中,他智慧地向人介绍法轮功。

单位领导觉察到他在修炼法轮功后,对他做了“退休”的安排。

2005年5月13日,公丕启与妻子在家中被警察绑架。之后,公丕启的妻子被非法判刑5年,公丕启被绑架到部队强制洗脑。

公丕启被长期关在小屋子里,部队人员逼他写诬蔑谩骂法轮功的话,被他拒绝。他被送进臭名昭著的位于青岛明霞路34号的原青岛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洗脑班迫害。

洗脑班雇用三个包夹(监管的刑事犯)人员24小时看守着公丕启,逼迫他每天看中共新闻联播、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等。

他高声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揭露邪恶对他的迫害。一个年轻的打手将他的内脏打伤,经医院检查,他内脏破裂出血。公丕启被非法关押7个半月。

2017年10月17日,公丕启去看望法轮功学员宿桂花(时年70岁),被蹲守在她家的警察绑架。瑞昌路派出所的一伙警察带着他到他家中非法抄家,抢走许多私人物品。

公丕启的妻子当晚在家中也被警察绑架,后被释放回家。公丕启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即墨普东镇青岛市第一看守所。

2018年6月22日,青岛市市北区法院第二次在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庭审公丕启。

公丕启当庭进行了自我无罪辩护,认为自己没有触犯国家法律,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更没罪。

律师也为他做无罪辩护,指出:侦查机关的办案程序及卷宗资料都存在严重瑕疵和违法行为;所谓材料、证据被搜集、拼凑、罗列,意在构陷他,侦察机关的行为已经构成违法犯罪。

律师最后说:公丕启的行为根本不具有社会危害性,无论从社会的公平正义、个人良知,还是为维护法律的权威性、严肃性,法庭都应判公丕启无罪释放。

律师的话让公诉人面红耳赤,但审判长范家强竟然以一名陪审员声称下午3点有事为由,多次打断律师的最后陈述,无理要求律师尽快结束陈词,草草收场。

在青岛政法委、“610”、市北区公安国保大队的操控下,2018年7月20日,公丕启被非法判刑7年半,遭劫持到位于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的山东省监狱。

山东省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狱警怂恿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与精神上的摧残,如:拳打脚踢、搧耳光、上夹棍、鞋底抽、挠脚心、剥夺睡眠、长时间罚站,24小时手铐脚镣加身关禁闭室、限制上厕所时间、长期逼看诽谤法轮功录像等迫害手段。

警察唆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扬言:“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至今至少有3名法轮功学员被该监狱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