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黎明:从《红舞鞋》原型到“新冠”后遗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安徒生曾写过一篇《红舞鞋》。故事中,一个小女孩穿上红舞鞋后便日夜起舞,想停都停不下来,直到最后丢却了双脚,才脱去了红舞鞋。小女孩的遭遇离奇而神秘,然而这个故事却有着真实的历史原型。

一、安徒生《红舞鞋》原型

1518年7月14日,神圣罗马帝国有个名叫特洛菲亚(Troffea)的女子,在所有邻居和丈夫惊愕的注视下,开始在斯特拉斯堡的大街上疯狂扭动,七天后又加进34个人和她一起疯狂“跳舞”。

这么奇怪的“传染病”,令人紧张而无措。于是,市议会首先关闭了赌坊和妓院,因为大家都知道,赌博和卖淫会激怒圣人,而圣人可能会派跳舞瘟疫来惩罚斯特拉斯堡。然后,市政府把所有的“这些违法者”都聚集了起来,逐出城外。

市政府还向大教堂捐赠了一支百磅重的蜡烛。但即使是这样高大的蜡烛也无法阻止跳舞瘟疫。一个月后加入跳舞的人数增加到几百人。他们就这样不停地跳舞,而且停不下来,最后有400人因不停地跳舞而死去。有的人跳得精疲力竭、心脏病发作或中风而死亡。

跳舞瘟疫突然出现,又神秘地消失,人们有这样或那样的猜测,科学并未给出答案。

在安徒生的《红舞鞋》中,“跳舞瘟疫”却写出了缘由,并让女孩最终得到了救赎:

小女孩瞒着家人,穿着红舞鞋到教堂祈祷,她感到所有的人,以及墙上的雕像,都在欣赏着她的红舞鞋。当牧师把手放在小女孩的头上,宣读与上帝的誓约时,小女孩心中却只想着自己的红舞鞋。当养母病危时,她却抛下老人,穿着红舞鞋去了广场。

小女孩的红舞鞋不停地跳动,停不下来。最终在生命即将被耗尽之时,她一念之间想到的是失去双脚,留下生命,这样才能有机会忏悔。小女孩在关键的一刻,选择站在神的一边,用真挚的心感动了造物主。“她的心被阳光、和平与欢乐所融化。她的灵魂被阳光照耀到上帝那里,在天堂里没有人问过这双红鞋。”

安徒生用了童话的方式,委婉的告诉人们:当人背叛了神,无度地放纵着欲望时,罪孽就会产生,并因此招来上天的惩罚。

人类历史上经历过多次大瘟疫。例如公元前430年的雅典大瘟疫、14世纪的黑死病、一战期间的西班牙大流感等。大瘟疫中,历史学家、医生等记录了染疫之后的种种惨烈现象,户绝、村绝,比比皆是。然而,类似“跳舞瘟疫”这种超出人们认知范围的病症,却并不多见。

二、僧侣马丁·路德看欧洲“黑死病

16世纪发生的“跳舞瘟疫”数月之后消失了。而从14世纪至17世纪,欧洲却被“黑死病”笼罩,有2500万人在瘟疫中死去,是历史上最大的灾难之一。有人变卖所有家产捐给教会,以为这样就可以消灾避难。然而,正像在“跳舞瘟疫”中,捐给教堂一支百磅重的蜡烛一样,交换之心并不代表真正的忏悔,因此就不会得到造物主的惠顾。

有的人鞭打自己、血迹斑斑,以此作为赎罪,但是却没有什么作用。有的人因此失去了对于造物主的信仰,认为瘟疫说不定哪一天就要降临到自己头上,还不如在瘟疫中更加肆意挥霍财富。而有的人,却在危难中,证实了造物主慈悲地守护着世间的一切。正所谓“神看人心”。

僧侣马丁·路德认为,瘟疫是上帝之鞭,既是作为一种惩罚,也是对修道者的试炼。虽然身边很多人染疫而死,路德还是选择留在了疫区,继续为病患及垂死者服务。路德看到这样的事实,“经验表明,那些用德行、奉献和真诚来护理病人的人,通常会受到保护。虽然他们染毒,却没有遇害。”

十七世纪末,黑死病神秘地消失了。信仰造物主的人相信,当布撒“黑死病”的瘟神达到目的后,就神秘地撤离了人间。瘟疫从未被人类打败,所以每每卷土重来。

三、新冠感染者的“嗅觉反转”

二零一九年底悄悄来临的新萨斯——新冠瘟疫,是人类经历的最近一次全球瘟疫,迄今已有约两亿人感染(包括中国大陆),其中三百多万人死亡。目前感染和死亡人数仍在继续增加。疫情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后遗症”。据BBC报道,许多新冠肺炎患者暂时失去了嗅觉。当他们病好后,嗅觉通常会恢复,但有些人会发现东西闻起来不一样了。本来应该闻起来不错的东西,如食物、肥皂和甜品,闻起来却让人反感。

这种被称为嗅觉反转(parosmia)的疾病患者数量在不断增长,但科学家们却无法解释,也难以治愈。

在脸书上,有一个名为“阿布森”(“AbScent”,取意“嗅觉异常”)的慈善机构成立了群组。群组有6000名成员,几乎所有人都是因为新冠病毒导致嗅觉丧失,最后都引发了嗅觉反转。“对原来美好的东西,闻起来往往是腐烂、粪便的气味。”“阿布森”创始人克里斯.凯利(Chrissi Kelly)说。

约65%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失去了嗅觉和味觉。据估计,其中约10%可能会产生会发展为嗅觉反转,或更罕见的、被称为“幻嗅症”的状态。

在BBC报道中提到,如果数字正确,那么全球1亿新冠病毒感染者中,多达650万人现在可能正患有嗅觉反转。

全球化学感官研究协会英国负责人史密斯(Barry Smith)教授说,另一个惊人发现是,对于一些人来说,尿布的气味变得令人愉悦,“就如同,人类排泄物闻起来像食物,而食物现在闻起来像人类排泄物。”

史密斯教授说:“因为很少有人在新冠疫情之前患有嗅觉反转,对它的研究不多,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所以我们没有历史数据。”“我们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数据,因为这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她说。

不仅是“嗅觉反转”,其他历史上鲜见的各类染疫后遗症,也纷纷见诸报端。根据NHK的报道,日本山梨县一位24岁的男子,感染病毒后出现高烧,醒来后,他发现自己近1、2年的记忆竟然都丢失了!韩国最新研究指出,该国确诊新冠肺炎的人中,高达9成康复者称曾出现1种以上的后遗症,包括出现疲劳、心理或精神上的后遗症,以及味觉或嗅觉的丧失。

面对层出不穷的变化,科学界、医学界也在努力应对,然而绝大多数情况下,对于这些闻所未闻的病症,并无有效的应对方法。嗅觉反转的奇异状态,令人想起同样奇异的《红舞鞋》原型,以及安徒生笔下的救赎。

四、“上帝之鞭”的启示

前文提到,面对黑死病,僧侣马丁·路德认为,瘟疫是上帝之鞭,既是作为一种惩罚,也是对修道者的试炼。也就是说,这位僧侣认为,面对具有大面积杀伤力的瘟疫,必须顺着上帝的视线,才能找到答案。这的确很有启发——当人能守住心中对造物主的敬畏时,造物主才能保护人、为人做一切慈善之举。

下面分享的这个恢复嗅觉的例子,也许能启发更多人的思考。这是一位高龄孕妇,近期向明慧网投稿。她是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妻子,自己并不修炼法轮功;在怀孕26周的时候,她不幸染上新冠肺炎。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卡罗琳(Carolyn),今年37岁,我是一位高龄孕妇,与丈夫结婚五年才怀了这第一个宝宝。二零二一年一月初,当时我怀孕26周,在一月十二日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后来鼻子不通气了,嗅觉消失了。我的先生和婆婆修炼法轮大法很多年。以前先生和我说过法轮大法好,告诉过我法轮大法的神奇,我自己也试着炼过几个月,但是我始终没看到那些奇迹发生在我身上,就放弃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碰过。

这时,我想起一次我和朋友打电话聊天,我和她说上次产检畸形排查的时候,医生说我的孩子好像胎位前置,随时会大出血,还可能会早产。没想到朋友居然告诉我,她以前生两个孩子的时候都是胎位前置,但是两个孩子都是足月生下来的。生第一个孩子时没出血,生第二个时虽然有过三次出血,但都没大问题,生产很顺利。朋友告诉我,她的秘诀是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朋友的故事让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为了腹中的胎儿,为了一个新的生命,我在内心中开始祈求法轮大法。从那时开始,有空我就念这几个字,是真正的用心、诚恳地颂念。我告诉先生和婆婆,我就念九字真言,我现在什么都不怕。

晚上睡觉,咳嗽的还是很厉害,我就心里面一直默默的念“法轮大法好”。又过了两天,奇迹般的呼吸道症状全部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嗅觉还没有恢复。

在我写出这个体会的时候,嗅觉已经恢复了不少。虽然气味怪怪的,但是每天都能闻出更多的更准确的气味,也就是说我的嗅觉逐渐恢复了分辨能力。我告诉自己身边的很多朋友,还有我的父母,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念九字真言,很有帮助。

写出此文,致世界上所有那些得了新冠肺炎长期不愈,或者陷入重症的那些人,在医学治疗已经无能为力、病人陷入绝望的时候。朋友们,请不妨试试法轮大法的九字真言。奇迹也许也会在您的身上出现。
谢谢卡罗琳的善良分享。的确,当瘟疫流行,每个人、每个家庭都不想束手无策。可喜的是,卡罗琳的经历并不孤单,在明慧网上可以看到一个又一个真实案例——有的医院已经放弃,有的家人准备放弃,有的患者本人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却因为善良的机缘,听到了“九字真言”,绝处逢生,化险为夷。

当一个人内心生起对造物主的敬仰时,当一个人命在旦夕却能够选择为别人着想、相信神,这一念之间就是天壤之别。真、善、忍的力量能化腐朽为神奇,已经创造了众多生命的奇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链接:从《红舞鞋》原型到“新冠”后遗症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