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长期注射精神药物 上海卢秀丽含冤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0日讯】上海市法轮功学员卢秀丽,原是一名身心健康的女士,因修炼法轮功遭普陀区中共政法委绑架劳教,先后约二十次被非法关入精神病院迫害,长期强行注射各类精神药物,今年新年期间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报导,卢秀丽信仰法轮大法,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二年中,有十六年中约二十次被非法关押入精神病院迫害,但都保持神志清楚,健康。二零一八年年末,卢秀丽被非法关押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丧失记忆,精神出现混乱,于二零二一年中国新年之际,含冤离世。

卢秀丽,女,出生于一九四九年,今年72岁,家住在上海市普陀区子长小区。一九九八年,卢秀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前,她身患乳腺癌绝症,曾做过乳房切除手术,脸色灰暗,体乏无力。修炼法轮大法后,卢秀丽身轻体健,脸色红润。

那时,每年上门回访卢秀丽的主治医生都称奇:与卢秀丽同期做手术的癌症病人,大都一一相继离世,唯独她还能如此奇迹般健在,无需继续寻医、服药、打针等治疗,且不再有病痛之症,完全恢复了健康,身心愉悦。

癌症没能夺去卢秀丽的生命,是修炼法轮功,使她重新获得新生,所以她逢人便讲自己绝处逢生的故事,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有缘人。

在长达十六年中,卢秀丽被普陀区中共政法委持续迫害,先后十次被绑架,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卢秀丽被非法关入精神病院,约二十次左右,被迫服用、注射各类精神药物,时间长则一年多,短则四、五个月,而每每出来,都是不到一年左右,又被普陀六一零以各种名义,继续关入精神病院迫害。

最早大约是二零零五年,卢秀丽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卢秀丽只读了小学三、四年、头脑单纯、表达能力也比较差,但是谁都知道她完全是正常人,那时劳教所的队长李灿都说,她很可爱,当时子长街道六一零人员徐德芳一边迫害着她,一边大叫“卢秀丽是好人,我没说你们不好,你们干嘛不配合我的工作?”六一零这个真正的非法组织,他们明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根本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依然将这些好人送入监狱、劳教所当犯人,甚至送入精神病院迫害。

卢秀丽就是这样第一次被劫持到普陀区志丹路精神病防治院。期间,院领导在无人的情况下,与她私下说,派出所那些人才是神经病,整天汹汹盯着我,你与别的精神病人不一样,只要你在这里“不宣传”法轮功,我们不会把你当神经病的,你就在顶上小屋单独待着。

但是,善良的卢秀丽给医院精神病患者的家属讲法轮功真相,结果院方命令几个医生强制对卢秀丽注入不明药物,导致她整个脸部肿胀,双目不能睁开,不能看到东西。知情的来精神病院探望患者的家属,非常同情卢秀丽,偷偷把手机借给她打,让不允许离开精神病院的她,把自己在医院遭受的折磨告诉家人。

几乎每次将卢秀丽迫害到精神病院,都会同时逼迫卢秀丽的丈夫徐忠忠(所谓的监护人)在精神病院住院单上签字,如果徐不答应,他们就扬言:“不签字可以,就将你老婆关到监狱,一旦关到监狱了,她所有的养老金补贴就全部停发,你自己看着办,还是去精神病院划得来。”徐忠忠承受不住压力,糊里糊涂地为了钱,矛盾中选择了将妻子送入精神病院。

徐忠忠曾对卢秀丽说,我真的害怕,害怕抄家,害怕失去这个家。卢秀丽的女儿婚礼的当天,突然传来母亲被迫害被带走的消息,女儿在婚礼场上不知如何面对男方家人;数年后,当女儿临产、生下儿子的当天,在她最需要母亲陪伴与照顾的时候,偏偏又再次传来母亲被迫害的消息。谁都无法想像卢秀丽的家庭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经历过什么样的心理煎熬。

卢秀丽被迫害在精神病院期间,外头都是她手写真相的纸币在流传。卢秀丽为了广传真相,用的都是一元纸币,甘泉派出所的警察又气又惊,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流传在外的。其实哪里都有明白真相而愿意默默支持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人。

据卢秀丽说,有个摆地摊卖书的小贩,帮助卢秀丽免费发放《九评共产党》的书籍,过段时间后,再看到他时,他对卢秀丽说,我得福报了,我已经不用摆地摊了,我现在开了个书店,书更多了。

卢秀丽说过件神奇的事,在她关在精神病院期间,有个神经病已经昏迷不醒,卢秀丽告诉患者家属一直对着患者耳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家属照做后,患者没多久后就苏醒过来。患者自己也学会了念九字真言,现在这个精神病患者已经康复,并结婚生子了。他们全家都非常感激大法师父的救度。

还有一次,有个男士在路边自言自语,要是我能把烟戒掉就好了,太痛苦了,就是戒不掉。卢秀丽正好听到,就告诉他,你“三退”就行,神会帮你的。那位男士半信半疑,最后他同意退了,还明白了大法真相,知道念九字真言。事后,卢秀丽把这事都忘了,一次在路上走,这个男士在后头追她,他说,太神了,太神了,我真的能把烟戒掉了,我真的能把烟戒掉了,谢谢你。卢秀丽说,谢谢大法师父吧,不用谢我,一定要多念九字真言,多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啊!

在普陀区子长小区附近的小商贩、菜市场、拉摩的司机,很多人都知道卢秀丽是法轮功弟子,有的看到她就喊“法轮大法好”,有的暗地保护她、一看不到她,就开始担心她是否又“出事”了。

据卢秀丽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一次路上偶遇卢秀丽,这位法轮功学员正在和一个路人说话,卢秀丽把她拉向一边,小声问:“给他弘法过了吗?”回答:“还没。”卢秀丽立刻上前,告诉对方法轮功真相,面色有点怕生、羞涩,但很纯朴、可爱,卢秀丽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单纯,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人。

由于卢秀丽经常外出讲真相、发资料,自然也会经常碰到外省的、本市别区的、新入门的(不认识其他老弟子的)法轮功学员,也会有认识卢秀丽之后走入大法修炼的新学员,这成了当地六一零最头痛的事,把卢秀丽视为眼中钉,认为她一直在“扩大势力范围”在给他们找麻烦。

比如,他们得知本地一位新的法轮功学员,会非常紧张的问,认识卢秀丽吗?是她带你入门的吗?谁教你炼的,是不是她?或者他们会叮嘱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不要理睬卢秀丽。面对卢秀丽近十六年来接连不断的被非法关押到精神病院,他们非但没有同情心,反而感到不解恨,敌视她、排斥她。

二零一八年年末,卢秀丽从上海普陀区精神病防治院出来,本以为可以正常生活与修炼了,却突然又被送入另一个离家相当遥远的郊区──松江区的蓝色港湾福利院。

据卢秀丽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之前每次去卢秀丽家附近的普陀区精神病防治院看望她时,她总是会渴望得到师父讲法的MP3,一直不忘坚持修炼,头脑清楚、思路清晰。但是在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探望她时,她已被迫害致神志不清,胡言乱语,神情呆滞,思路混乱,唯一能表达的就是很想出去,渴望师尊快点回国。而那时,恶人已传话出来,说什么卢秀丽的同修再也不会找到她了,直到她死去。

二零一九年春,卢秀丽有幸从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出来,已被迫害的不能自己烧饭、洗衣,神志也不清了,她对发生的事全然忘记,嘴里有时喃喃自语,我现在已经像常人了。而据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的护工表述,卢秀丽刚送来的时候挺好的,能与他们正常沟通,后来越来越不正常了。

那么,在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由于卢秀丽已丧失记忆,也就无法追查原因,也没法知道。卢秀丽在被关蓝色港湾福利院期间,所服用的精神药物与原先在普陀区精神病防治院所服用的药物有何等区别?暂无法查证。

毕竟卢秀丽在原先的精神病医院持续近十四年的被迫服用精神药物,直到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卢秀丽最后离开这家医院时,头脑是清醒的,能与人正常沟通,生活也可以自理,还智慧的将自己并未获得自由、将要被转送入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的消息传出来,希望得到各界人士的援助。

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并不是一个什么普普通通的养老福利院,其设施远不比卢秀丽先前被关的精神病防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卢秀丽与近百名精神病患者被关在一间大房间,大房间外有活动区域,但是整个区域都被一个大网铁丝包围,没有钥匙是爬都爬不出去、钻也钻不出去的。

那里,夜间在大房间睡着时,口袋里的钱会被偷,床边柜上不能摆放任何水果、酸奶等物品,因为精神病患者人数非常多,两、三个护工,根本管理不了近百来个人,他们互相之间都会偷盗。每个精神病患者一张很小的床,一个带锁的小柜子,全被锁上,以防偷盗。那边的工作人员表示,只有家里不要的人才会被关到这样的地方,到这里就是等死的,一般不会再出去了。

卢秀丽在那边是几乎看不到什么精神病患者家属的,她也就无法借用他们的手机与外界联系了。而且一旦有法轮功学员去那边看望她,消息很快会被普陀六一零知晓,卢秀丽已失去修炼的自由,却依然处在严密被监视、被管制之中。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卢秀丽的丈夫徐忠忠病危送入医院,不久后离世。而此期间,卢秀丽再次被送入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仅仅两、三个月后,大概就是二零二一年新年之际,传出卢秀丽已悄然离世的消息。可是最后见到卢秀丽的人都说,卢秀丽身体非常健康。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二十次被关入精神病院 上海卢秀丽含冤离世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