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需要制定反心理战策略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ustin Bay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分而治之是中国战略家孙子在公元前500年强调的一句名言,《孙子兵法》中写道,“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打败敌人的最高境界。

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Philip II,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展示出了一种天才的两面派外交方式,这种外交方式可以削弱和分裂(对手)。专制的腓力在敌对的希腊城邦之间埋下了怨恨的种子,加剧了宿怨。民主的城邦尤其容易受到腓力的威胁、谎言和花言巧语的影响。专制的马其顿利用雅典无休止的内部政治纷争分裂抵抗力量。

当争端升级为小规模战争时,马其顿军队会介入,而腓力则充当和平使者。如果他偶尔达不到孙子的兵不血刃的最高境界,他的魅力、强迫背叛、谎言和军事力量的政策组合,使希腊的敌对势力很难团结起来反对他的扩张主义目标。

雅典和底比斯终于结盟了,但为时已晚。最终,腓力获得了对希腊的霸权。

共产中国的长期战略类似于腓力二世,只不过中共在寻求全球霸权。用宣传和心理战代替谎言和胁迫性的背叛,中共的短期战略(实现其目标的战术和行动)也模仿腓力的。

长期战略也依赖于宣传。中共的专职宣传员把共产党独裁政权描绘成一个成功的意识形态竞争者,与自由国际秩序(LIO)相抗衡。中共的威权治理模式比争吵不休的民主国家要有效得多,而中共果断的、独裁主导的经济成功,证明了它的有效性。

然而,美国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被证明是一个模棱两可的、不实用的概念,它是为对抗20世纪时苏联的反民主宣传而存在的。也就是说,北京的骗子们向21世纪的听众灌输冷战时期的共产主义宣传。

中共的宣传人员还声称,一个强大的政府会收复失地。这句话是针对内部观众的——汉族民族主义者。

攻击性心理战、造谣行动、煽动性宣传已成为腓力计谋的媒体术语,但“不冒重大战争风险的分而治之”仍是其目标。

中共采用了这些及类似的颠覆手段。再加上胁迫性恐吓,它们就成了“灰色地带”战争。

现在,美国和共产中国正在进行非常危险的灰色地带战争。北京是侵略者。

信息时代的数字媒体——充斥着情感和政治操纵的名人,并且越来越多地被专权的亿万富翁精英和独裁国家所控制——是这场战争的关键战场。

不幸的是,重要的美国政治机构也是战场,包括国家安全和情报部门以及美军。

根据五角大楼的说法,心理战(psywar)作为一种理论,“只针对敌人”。

我在最近的一篇专栏中指出,国防部将所谓的批判性种族理论纳入训练计划,有可能造成不信任和不和谐,从而破坏单位的凝聚力和指挥权威,而且,很简单,破坏了对作为个人的军人同伴的尊重。除去学术上的废话,批判性种族理论将美国人限定在种族等级上——这意味着它是令人厌恶的种族主义。因为批判性种族理论坚持分裂,所以它本质上是分裂的。

腓力二世或许看到各种可能性。毫无疑问,习近平对此充满热情。事实上,腓力有奴隶,不容反对。习近平有维吾尔人,中国是一个被奴役的国家,有一个国家控制的媒体。我们可以问一问像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这样的人物,北京是如何向有影响力的外国领导人输送现金的。

应该做些什么?

坦率地说,美国需要一种反心理战战略,既能对抗中共和俄罗斯的破坏性谎言,又能把批判性种族理论这样的反美宣传当作教师俱乐部的垃圾扔掉。

目标是建立公众对这些旨在粉碎我们的心理战攻击的认识和社会抵抗。拜登政府受到批判性种族理论倡导者的控制,所以愿意捍卫自由的美国个人和私营部门组织必须成为最早的行动者。请将此专栏视为我个人的贡献。

原文:Uncle Sam Needs You for a Counter-Psychological Warfare Strateg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奥斯汀‧贝(Austin Bay)是美国陆军预备役上校(已退役),作家,联合专栏作家,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战略和战略理论教师。他的最新著作是《来自地狱的鸡尾酒:塑造21世纪的五场战争》(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