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轮功学员忆“4·25”不平凡的一天

北京法轮功学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是当年“四二五”的亲身经历者,也是“四二五”历史事件的见证人。

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发表的一篇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引发了天津事件的消息传到北京后,引起北京法轮功学员密切关注。

4月23日,听说天津动用防暴警察暴力驱散前去澄清事实的法轮功学员,打伤、抓捕很多人;4月24日,又听说天津学员找市政府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功清白,被告知:“这里解决不了问题,你们去北京吧。”天津不给解决问题,让去北京,那就去北京中央反映吧。

听到上述消息后,当时我们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就表示:天津离北京这么近,既然到北京来了,我们也是法轮功中的一员,也应该去中南海信访办,表达一下我们的意愿和心声,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还法轮功清白,还师父清白。

于是,在1999年4月25日清晨3点,我和几位同修向中南海信访办方向快速地骑着自行车。天濛濛的,路灯有些昏暗,我们不说话,但都彼此照应着,以防把骑车慢的同修落下。

刚开始,街面几乎没有人,骑一段路后,渐渐地人多起来了。骑车的多,但也有走路的。三三两两地都朝同一个方向快速走着,谁也不说一句话。我们心里知道这都是同修。

我们先来到北海,停好车。哪知多台警车闪着警灯早已等候在那里(究竟有多少台无人理会,也无人顾及),北海早已人头攒动,同修们谁也不说一句话,都簇拥着往前走。

天已亮,有警察把我们截住,让站一行队,同修们默默地迅速地排成一行。这时一警察领一队从我队左侧走过,又有一警察领一队从我队右侧过去,后面又有警察领队过来。待前面的走过,警察让后面的停下来,让我队先走。

谁也不知警察要把我们领哪去,警察不说,我们也不问,就任凭警察领着走,左拐右拐的,走了很长一段路,才让停下,警察离开。

我们的背后是墙,普通的古时那种旧青砖墙,前面是宽宽的一条大长街。我们让出盲人道,默默地站在盲人道石阶后面。警察们面对我们站在盲人道后面的街面上,每隔不远,就有几个扎堆的警察。警察的背后是宽宽的大街,大街后面又是盲人道和人行道,再后面,才是隔街相望的中南海红墙。

前排的同修一直默默地站着,有的手捧《转法轮》在默默看;有的在默背《论语》和《洪吟》。排后面的同修几乎都在打坐,单、双盘都有。每隔一段时间,后面的同修就主动地站到前面去,让前排同修到后面歇会儿。

在我们西边二三百米处有个胡同,胡同里有个厕所,离厕所不远处有个公共食堂,据说这个食堂是五八年大跃进成立的。现在用外卖来维持食堂开销。食堂后面是居民区,这里没有楼房,都是平房。也许接到通知,也许怕摊事,家家房门紧闭,竟无一人出入,中国老百姓太怕邪党了。

同修们秩序井然,除上厕所外,不走动。大家都不喝水,不吃东西;早晨没吃饭的,也就咬几口,缓冲一下饿劲,就行了,以便不上厕所或少去厕所。厕所里,有同修专门清扫和冲洗。上厕所的同修都小心保持干净。

不久,从东面(东西排站队)传来消息说,朱镕基出来了,先是带几个自告奋勇的学员,随后又有几个研究会的工作人员代表进去谈话,表达同修们的三点要求:1. 释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当时我们知道有45人;2. 允许法轮功书籍合法出版;3. 合法的炼功环境。

同修们都在静静地等待谈话结果。

在等待代表们出来的这段时间里,又有几组车队驶过。有部队同修悄悄说,这辆是防弹车,但谁也没想到是(日后的迫害元凶)江泽民坐防弹车偷偷视察。这一点事后在军区亲戚那里也得到证实了。

近中午,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地让法轮功学员散去,没人理睬,也没人走。

我们因清晨出来早,仓促间没吃饭,也没带饭,就去食堂吃点饭,还给同修买些。下午两点多,突然人群中不知谁激动地喊了一声:“看,法轮!”声音不高,但我们都听见了。

大家抬头往天上看:哇!从太阳里飞旋出无数的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法轮,旋转飘浮在空中,满天都是。漫天飞旋的法轮有些落在树梢上、楼顶上、墙上、人身上、街面上,到处都是,殊胜壮观极了。

同修们倍受鼓舞,双手合十。有的流着泪激动地看着,有的欣喜地惊呼着,扬手指点着:“红的、橙色的、黄的、蓝的、绿的……”

警察们莫明其妙,不知发生了什么,也都扬脸往天上看。望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看看同修们,一脸的惊诧。这种壮观殊圣的景象大约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到半个小时。

大约晚上9点,代表们出来了。问题初步得到解决,天津也放人了。同修们无声地各自纷纷散去。临走之前,大家都互相叮咛、提醒说:“天晚了,不要单独走,一定要结伴同行。”同时又都把自己所在的地方,仔细查看一遍,把很小很小的纸屑,连同警察扔下的烟头,甚至把大些的干草棍等都捡起来,放到塑料袋里带走。

这就是道德的力量!大法师父的威德!“真、善、忍”这部高德大法的威力!他使任何社会、家庭、个人都深深受益无穷!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四二五”万人和平大上访。有很多远道而来的外地同修可能还没赶上,还不知有多少人呢。如果“四二五”那天不能解决问题,那来的人就更多了。

然而,和平、理性、平静、祥和的“四二五”万人上访,却被江氏集团和中共污蔑歪曲成“围攻中南海”。真是荒谬可笑之极!

“围攻”一词由两要素构成:一是“围”,二是“攻”。“围”:四周拦挡起来,使里外不通;“攻”:攻击、打击、进击,攻打跟“守”相对、相反;“围攻”一词,是指包围起来加以攻击。

法轮功学员在整个上访过程中,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喧哗,连大声说话的都没有,只是默默无声地顺街站成一横排,与中南海红墙之间有大街相隔;有几步远就是三两扎堆成排的警察相隔;还有红墙下的外面人行道(人行道上时不时地有人缓步走过)相隔,与“围”和“攻”根本就不沾边,更扯不上“围攻”。

从另一方面讲,法轮功学员都是由警察引导安排的站位。从这一点上讲,只能说是中共早有预谋的了,是事先策划好的,只是因为法轮功学员的高尚道德行为,没有让他们的阴谋得逞罢了。

然而,靠谎言(假冒烈士遗孤)暴力起家(镇压“六四”学生)的江泽民,和中共是一丘之貉,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冒天下之大不韪,也是其邪恶本质决定的!说穿了,就是为“七二零”对法轮功实施全面迫害造舆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法轮大法铸造的“四二五”是道德丰碑,将永载宇宙史册!

仅以此文献给1999年“四二五”这个伟大而不平凡的日子。

原文链接:回忆当年“四二五”道德丰碑载史册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