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两个美利坚合众国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ills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如果你还没有注意到,美国现在正将自己重组成两个美国:蓝色和红色。虽然美国有一位总统,但在这个新美国,州长们正在以很多方式推动国家叙事 (national narrative)。

总统和副总统之所以能在今天的位置上,是因为共和党控制的六个州质疑选举人票,时任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错过了挑战这些选票的历史性机会。现任总统和副总统似乎陷入了模糊抽象的意识形态口号中,而不是担当起行政领导的角色。模糊的泛泛而谈和释放美德信号(virtue signaling 指通过社交媒体,以某种言论显示自己站在道义一方)并不能替代行政领导。

谁是两个美国的真正行政领导人呢?一边是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另一边是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这些州长们基本上占据了以前由总统占据的舆论阵地。美国其它许多州都与一方或另一方结盟。

随着美国人开始按照自己的意识形态进行分组、集会和游行,美国的政治对话已经变成了现代苏斯博士 (Dr. Seuss)式的、打了类固醇的“带星的史尼奇”(Sneetches With Stars)。双方都有这种行为——在这件事上,任何一方都不应该开脱。

两个美国/两个系统

这种蓝/红分离的一部分是明显的“数字种族隔离”(Digital Apartheid),蓝方对红方实行这种隔离,创造出两个社交媒体系统。这种“数字种族隔离”无处不在,其驱动因素是一种全新的、邪恶的、步调一致的“社会正义”准则,这种准则已经接管了主导美国社交媒体的机器人。

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洗牌,由“黑人命也是命”(BLM)和安提法(Antifa)等组织,通过社交媒体和旧媒体的持续不断的高音喇叭进行宣传。

现在美国有两种商业体系——蓝色和红色。许多主导主要市场领域的企业现在已经暴露其面目,它们实际上是执行“社会正义”的思想警察。

MyPillow的首席执行官迈克·林德尔(Mike Lindell)就是这方面(受害)的典型代表,因为他已经被自封为“觉醒主义”的大祭司们列为了要消灭的对象。

我们还发现美国存在两种金融体系,那些拥有资本的金融体系现在扮演着看门人的角色,决定谁能获得资本,谁被排除在外。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已成为“我决定允许谁能进入资本体系的银行”,这与其创办人的意图大相径庭,创办人希望确保所有人都能使用资本。现代的银行职员已经变成美德信号同步合唱团的附属物。

现在美国有两种媒体系统。好莱坞颁奖礼现在成了罗马马戏团,充斥着自贬、说教和美德标榜。很少有人去看这些颁奖典礼——事实上,随着收视率的下降,很少有人去看传统媒体。

从不可知论的商业角度来看,CNN如何在这个时间点上还能生存下来的,着实令人好奇。公民的钱包以某种方式被企业和广告商偷走了,他们通过“觉醒”媒体回收广告收入,以维持他们的生存,而显而易见的是,收视率暴跌,但这正是裙带资本主义新时代的魅力所在(这是向社会主义的过渡阶段)。

国家的公民有意或无意地选边站。如果你为自己不够觉醒而生气,并在自家院子里竖起称赞黑人命也是命(BLM)的美德标榜牌子,那么你很可能是站在蓝色一边的。如果美德标榜的蠢话对你来说毫无意义,你可能站在红色的一边。

美国人口迁徙

美国迅速重新回到蓝、红阵营的最大表现,就是美国人难以置信的国内迁移。

大量美国人正从加州搬到德州。加州的人口自1900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美国人在迁移,主要是从蓝州迁往红州,德州和佛州接收来自纽约和加州的居民。随着目标区房价的上涨,我想在佛州买一套又大又便宜的房子的梦想已经破灭了。

我认为这些数字甚至比公布出的数字还要多。由于收集、汇总、分类和分析需要时间,这种类型的社会经济数据在传统上是滞后的。我想说的是,这种数据很容易有6个月到1年的滞后。

去年,我发现很难找到有关人口流动的数据。然而,与此同时,坊间数据表明,一个强劲的迁移尚未反映出来。2020年7月我在纽约,对废弃的街道感到震惊,但当时几乎没有数据表明这种迁移。

现在数据陆续开始出来了。在蓝区,华盛顿州的人口仍在增长——我认为他们已经达到了顶点,并将从弧线的后面开始下滑,因为西雅图门窗被木板钉上的商店和餐馆的范围在扩大,大公司陆续离开了,人口也随之离开。

随着美国人用脚投票,我们看到“底特律综合症”(Detroit Syndrome)开始在蓝州大规模出现。保守派普遍抱怨:“我担心这将使德州和佛州翻盘!”然而,我更愿意从一个乐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我们将走向何方?

尽管本届政府试图通过不控制边界来改变美国社会,但我看到了蓝色战略的意想不到的后果,将有利于红州。“大政府”的计划总是出错,并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趋势对蓝州不利——精英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社会工程——他们的蓝州正在崩溃,这正是因为现代美国四大欺骗势力的领袖们的辉煌计划:大科技公司、大金融、大政府和大学术界。

通过强化华盛顿特区——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让人联想起美国内战——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已经使我们的首都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奥斯汀、塔拉哈西(Tallahassee),以及最重要的马阿拉歌(Mar-a-Lago),现在都是美国的重心。

大型科技公司可以随心所欲地操纵搜索结果;他们生活在自建的真理部中,随着林德尔和其他创新者建立替代方案,他们将走MySpace和西尔斯百货的(衰败)之路。

(译者注:真理部(英语:Ministry of Truth),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所着政治讽刺小说《一九八四》中的大洋国四大政府机构之一。和其它三个部门一样,该部的处理事务方式与部名截然相反。真理部主要负责根据现实和宣传需要,改写历史文献、报纸和文学著作。不过,冠以真理也有深层含义,那就是人为地制造真理。)

真正的游戏,我还没有提到的游戏,是即将与中共摊牌的游戏。红州在许多方面控制着世界的粮食和能源供应,而这两者都是中共迫切需要的。国家成功的第三条战略要领是进入世界资本市场,金融公司正开始从纽约向红区转移。

中共被隔离了资本渠道,而资本是中共的命脉。希望不断发展的美国能够制止与日益孤立的中共发生公开冲突,但如果发生冲突,中共很可能会使用一切手段,而蓝州仍然人口高度集中,尽管人口不断减少,这使它们非常容易受到中共的生化打击,以及核打击。

最后我想说的是,让蓝州沉湎于法国大革命的破坏性和虚无主义的大屠杀中,让他们在释放美德信号中互相超越。他们永远不会快乐,永远不会满足,而且似乎正在自愿地从自己的基因库中抹除基因。这样,我们其余的人可以集中精力打败中共。

原文:The United States of 2 America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约翰·米尔斯(John Mills)上校(已退役)是一名国家安全专家,曾在五个时代服务:冷战、和平红利、反恐战争、混乱的世界,以及现在的大国竞争。他是国防部网络安全政策、战略和国际事务的前主任。可在 Gab: @ColonelRETJohn. 和Telegram: Daily Missive上关注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