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武毒所新线索“美军传毒”大破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6日讯】 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一(4月26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林澜(主持人)。

今日焦点:英媒揭武汉病毒所新线索,4关键人物曾涉“暗黑”研究;大破解 美军德特里克堡“泄漏传毒”?谭德赛要查实验室 中共外交部翻脸;五眼联盟变四眼?CIA前分析员指新西兰高官涉通共。

【武汉疫情4关键人物 曾涉“暗黑”研究?】

英国《星期日邮报》周日发表报导,表示该报最近获得的文件显示,9年前(2012年),中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开启了一个重大项目,专攻“动物源病原体的发现及其对人类致病性研究”,宣称是为了从源头上找到人类病原体、预警新发突发传染病等。

但《星期日邮报》质疑这个研究团队成立的动机,而且几乎所有关键人员,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都让人质疑。

根据《星期日邮报》提到的项目名称和关键人物,我在互联网上检索,找到了2016年,中共疾控中心官网上,对这个项目的公开报导。

这篇官方报导提到,这项“动物源病原体的发现及其对人类致病性研究”被列为重大项目后,成立了一个联合研究队,研究队里有5个核心人物,其中4个都是这次疫情的关键人物,我们来详细梳理一下,这4个关键人物,在本次疫情中的表现,和他们过去的研究。

首先,联合研究队的主持者,是中共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的徐建国院士。徐建国是谁呢?他是武汉疫情爆发以后,最早介入研究的专家。根据新华社的报导,徐建国早在去年1月7号,就获得了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但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对外界发布。反而在去年1月4号对媒体声称,病毒的威胁水平有限。

第二个关键人物,是联合研究队的成员,中共疾控中心的研究员张永振。根据疾控中心的官网报导,张永振团队在2012年到2016年间,曾在动物身上发现了143种新型病毒。而去年1月11日,正是张永振团队,发布了全球第一个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

第三个关键人物,是联合研究队的成员,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员曹务春。武汉疫情爆发以后,曹务春和中共军方少将陈薇,奉命带领“军事科学院”的专家组,到武汉进行“病毒溯源”调查。但调查结果是什么,外界到现在都不得而知。

而根据疾控中心官网报导,曹务春领导的研究团队,曾在国际上首次发现,蜱虫身上有4种能感染人类并致病的微生物。同时,他也是中共“国家卫生部反恐(生物)应急处置专家委员会”的委员。

第四个关键人物,是联合研究队的成员,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石正丽。石正丽团队,2013年在云南省一个矿坑的蝙蝠粪便里,采集到一种病毒,命名为RaTG13病毒。

这个病毒,和Covid-19病毒的基因组,匹配度高达96.2%,是目前已知最接近Covid-19的病毒。而这种病毒,就被保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

晓旭:英国《星期日邮报》的报导,认为这4个关键人物过去从事的研究,和他们在本次疫情中的表现令人担忧,而且报导认为,这显示,中国的研究机构一直在秘密帮助中共军队发现新的动物病毒。您的看法?

【美2018年外交电报 警告武汉病毒所安全隐患】

秦鹏:谈到武汉病毒研究所,其实《华盛顿邮报》一位专家作家曾经披露,美国大使馆的官员,2018年曾多次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并且向美国政府发回2封外交电报,警告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安全隐患?

【美军德特里克堡“泄漏传毒?”解毒中共信息战】

晓旭:谈到实验室安全,中共官方的《人民日报》、《中国日报》从去年5月开始,就释放舆论,说美国陆军德特里克堡传染病医学研究所,2019年7月曾被短暂关闭,是不是发生了泄漏?德特里克堡是不是一个研究生物武器的基地?是不是泄露以后,美军到武汉参加军人运动会,把疫情带到中国的?而且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和赵立坚,也先后公开要求,美军开放德特里克堡,接受世卫组织的病毒溯源调查。晓旭你曾经是美国陆军的病毒学家,在这方面相当有发言权,你怎么回应这些说法?

谭德赛吁再查实验室 中共外交部翻脸】

秦鹏:上个月,世卫组织专家组和中方的“病毒溯源联合报告”发布了,宣称“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但罕见的是,世卫总干事谭德赛表示,这个结论的相关调查并不充分,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上周三,中共外交部回应谭德赛的说法,宣称“各方都应该尊重科学,尊重科学家的意见和结论,世卫组织更应该发挥表率作用”。

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共拒绝再次调查?世卫和中共的关系是不是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有观点认为,世卫看到了新一届政府延续中美对抗的趋势,而且新一届政府提供了更优厚的资金,世卫可能被迫找平衡。

【从“群体免疫” 到“人间炼狱”印度2个月灾情突变 】

印度现在成为重灾区,单日新确诊病例突破35万,创下世界最高纪录。印度德里,每四分钟就有一人,因为疫情而死亡;同时,疫情像海啸般袭卷而来,也让印度的公共卫生系统崩溃,多家医院药物和氧气罐不足,上周就有数十人因为缺氧而死亡;

印度苏拉特的火葬场,因为全天候焚化病逝者的遗体,没有时间冷却,导致焚化炉里的铁支架被烧熔化。不少地区被迫将遗体堆在户外,露天集体火化,被媒体形容如同人间炼狱。

晓旭: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份,印度德里地区的抽样调查发现,有50%到58%的人已经有了抗体,当时有人乐观估计,印度已经接近群体免疫了。现在不过两个月,疫情却急转直下,为什么?

而且,现在印度的气温已经有34摄氏度左右了,也就是说,即使到了夏季,疫情也不一定会减弱?

中共外交部2名发言人先后表态,“愿支持和帮助印度抗击疫情”,但《印度时报》引述一个匿名的印度官方消息来源说,虽然印度正在寻求从国外进口氧气,但并不包括向中国寻求帮助。

秦鹏:印度和中共合作抗击疫情的可能性有多大?有观点认为,在公共卫生问题上不应该再考虑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的问题,怎么看?

【新西兰倒向中共? “五眼联盟”将变四眼?】

上周五,我们谈到了澳大利亚反击中共渗透。当时还准备谈一谈澳洲的邻国新西兰,但由于时间限制没有展开,今天我们就来谈一谈。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是大洋洲最重要的2个国家,国情、价值观相似,经济结构也有相似之处,都依赖大宗商品出口、提供旅游和教育服务;两国也都是第三岛链的关键枢纽。

这两个国家,被中共视为全球扩张的重要支点,也成为中共长期渗透的对象。两国都曾传出,政坛的重量级人物被中共统战的丑闻。

但从2018年开始,澳洲开始和中共渐行渐远,上周又叫停了2项与中共的一带一路协议。相比之下,新西兰却对中共亦步亦趋。

去年12月,新西兰外长表示,愿意当调停者,帮助澳大利亚和中方协商,修补关系。

今年1月,新西兰贸易部长又表示,如果澳大利亚像新西兰一样,对北京“表现出更多尊重”,措辞更谨慎一些,那么中澳关系,就会和新西兰与中方的关系差不多。

本周一,新西兰外长又表示,新西兰和中方难免有意见不同的时候,比如香港和新疆问题,新西兰会公开表示关注,但呼吁彼此互相尊重。

秦鹏:在如何对待中共的问题上,为什么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态度,大相径庭?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都是五眼联盟的成员。五眼联盟是一个情报共享网络,共5个国家参与,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今年1月,五眼联盟中,有4个国家的外长,联合发表声明,谴责港府拘捕民主派人士,唯一没有参与联署的就是新西兰。新西兰外长还公开表示,对五眼联盟评论情报以外的问题,感到不自在。

早在2018年,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分析师马蒂斯,在国会听证会中就指出,新西兰执政党接受中共的政治献金,北京当局可能已经渗透新西兰的政治网络,呼吁重新检讨新西兰是否有资格继续留在五眼联盟内。

秦鹏:但这会不会进一步把新西兰推向中共?如何化解?曝光中共邪恶,激起新西兰全民警醒?

网络收看方式:

新唐人网站:https://www.ntdtv.com/
新唐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支持新唐人:https://www.ntdtv.com/gb/donation.html

新唐人大纪元《直播节目》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