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资源崩溃 印度患者买不起氧气只能等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7日讯】印度疫情大爆发,单周新增225万起确诊病例,病殁人数也暴增近9成,有些火葬场忙到来不及火化遗体,而许多城市无病床收治患者,民众被迫想办法在家中治疗,种种迹象让黑市药品、氧气瓶和制氧机价格飙涨、假药充斥,许多人因治疗不及死去。

中央社报导,印度27日通报中共病毒疾病(COVID-19,武汉肺炎)新增逾35万例确诊病例,连续第5天高居除了中国以外的全球之冠。

美联社报导,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墓地已经一位难求,在其他疫情严重的城市,火葬红光照亮夜空。印度中部大城博帕尔(Bhopal)的一些火葬场把火葬堆增设到超过50处,仍得等待数小时才能火化遗体。

“纽约时报”指出,走访全印度多座火葬场,可发现火化从不消停,病故人数恐被低估或漏计。

印度中部大城博帕尔的火葬场。(GAGAN NAYAR/AFP via Getty Images)

许多城市因无病床收治患者,民众被迫想办法在家中治疗。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印度女子普里亚(Anshu Priya)的公公病情持续恶化,但她在德里(Delhi)或近郊的诺伊达(Noida)都无法替他找到医院病床。普里亚为了买一罐氧气钢瓶,昨天几乎花了一整天寻找,但都买不到。

她最后只好到黑市买,花了5万卢比(约670美元)才买到一罐,跟平常只要6000卢比(约80美元)相较翻了好几倍。BBC记者打电话询问当地几家氧气瓶供应商,大多开价是平常的至少10倍。

普里亚的婆婆现在也呼吸困难。可是普里亚知道,自己恐已无法在黑市找到或买得起另一罐氧气瓶给她。

这样的故事现在不仅在德里普遍出现,在诺伊达、勒克瑙(Lucknow)、阿拉哈巴德(Allahabad)、印度尔(Indore)和许多其他印度城市也常见。许多家庭只能尽一切努力在家中拼凑出治疗家人的临时办法。

2021年4月24日,在阿拉哈巴德的一个氧气加注站,人们等待为患者加注医用氧气瓶。(SANJAY KANOJIA/AFP via Getty Images)

然而,大多数印度人连这也负担不起。因此已传出好几起民众由于买不起黑市贩售的基本药品和氧气,而死在医院门外的事件。

德里的情况尤其严重,当地已无任何加护病床。有财力的家庭只能雇用居家护理师和使用远端看诊,来让染疫的重症亲人维持生命。即便如此,他们仍面临庞大困难。因为现在要让病患验血、照X光或接受电脑断层扫描,都不容易。

当地的检验室已负荷过重,最多得等上3天才能得知结果,电脑断层扫描也得排好几天才做得到。这导致医生无法及时评估患者病况发展,加深治疗难度。医生表示,这些延迟正导致许多患者的生命受到威胁。

就连确定是否染疫的PCR核酸检测,现在要等好几天才有结果。BBC记者便得知,有几名病患虽然找到病床,但因为拿不出确诊报告,而无法入院治疗。

狄瓦里(Anuj Tiwari)正因染疫的兄弟遭许多医院拒收,而雇用护理师在家中协助治疗他。有些医院拒收的理由是已无任何空床,有些则说是由于一直无法确定氧气供应无虞,因此不收新病患。

在德里有些患者已因医院氧气供应不足而病逝。当地医院为了寻找氧气焦头烂额,有些医院警告只剩几小时的氧气供应。一名医生表示,现在他们真的担忧可能发生一场“大悲剧”。

狄瓦里为了在家中治疗亲人,花了大把银子买了一台氧气制造机。医生还要他去买治疗中共病毒的药品瑞德西韦(Remdesivir),但市场上已卖到缺货,他只能去黑市花高价买。

但BBC报导,当地黑市也出现假的瑞德西韦。然而即使可能买到假药,印度民众也愿意花钱一试,可见他们目前面对疫情和医疗资源短缺的绝望程度。

2021年4月26日,在加济阿巴德一辆停在路边帐篷下的自动人力车内,一名病人在古尔德瓦拉(锡克教徒的礼拜场所)提供的氧气帮助下呼吸。(SAJJAD HUSSA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4月26日,在加济阿巴德(Ghaziabad)一名病人在古尔德瓦拉(锡克教的一个礼拜场所)提供的氧气帮助下呼吸。(SAJJAD HUSSA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4月26日,在孟买新成立的中共病毒护理中心,工作人员正在拆开氧气瓶的包装。(INDRANIL MUKHERJEE/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4月26日,在加济阿巴德,一名病人在一个古尔德瓦拉(锡克教徒的礼拜场所)提供的氧气帮助下进行呼吸,该帐篷安装在路边。(SAJJAD HUSSA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4月26日,在加济阿巴德(Ghaziabad)一名病人在古尔德瓦拉(锡克教的一个礼拜场所)提供的氧气帮助下呼吸。(SAJJAD HUSSAIN/AFP via Getty Images)

(责任编辑:卢勇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