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迫害法轮功“集中地”泰来监狱又欠血债

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吕观茹被迫害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7日讯】黑龙江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吕观茹先生,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房建公司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冤判七年,遭受各种酷刑,曾被迫害致胃出血、出现生命危险,近期吕观茹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被610作为暴力转化与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地”。齐齐哈尔市中医院刘晶明、大兴安岭地税局干部卢玉平、齐齐哈尔计算机专业人才潘洪东等法轮功学员,先后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吕观茹被大庆市让胡路公安分局恶警绑架;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被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枉判七年、勒索罚金四万元,随后被劫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迫害。吕观茹坚持信仰,拒绝“转化”,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又被劫入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继续迫害;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吕观茹被迫害致“脑出血”离世,终年69岁。

吕观茹,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房建公司职工,负责房建预算工作,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身体所有的病痛、顽疾不治而愈了,是单位公认的好人,年年是单位先进工作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吕观茹被中共邪党绑架、非法关押,遭受过上绳、冷冻、长时间罚站、棍子打头、开飞机、鞋跟刨等多种酷刑,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十八年,住处搬家已记不清多少次了。

一、进京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二日,吕观茹和妻子孙忠萍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信访办被大庆驻京办事处恶人绑架,被劫回大庆非法关押迫害了一个月。吕观茹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龙凤看守所,妻子孙忠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

在龙凤看守所,吕观茹遭到警察怂恿的刑事犯的毒打,牙都被打活动了。在看守所,吕观茹被剃了光头,去北京时特意穿上的新衣裤、新皮鞋、皮腰带,也都被犯人拿走了。当吕观茹和妻子同一天回来的时候,穿着犯人给的破衣服,破裤子,穿着拖鞋,手提拎着裤腰回的家。

二、被关在小屋里刑讯逼供,连续毒打四个小时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吕观茹和妻子孙忠萍在大庆石油管理局南侧的广场集体炼功,遭绑架。几天后,大庆乘风派出所警察李树新、曹曾恩以及大庆市让胡路区公安分局警察把吕观茹弄到一个小屋里,开始刑讯逼供。

吕观茹生前诉述:他们把我弄到一个小屋里,关上门,一个又黑又瘦的警察强迫我撅著,然后拿起皮鞋,用鞋跟使劲刨我的屁股,又打我的头部,从上午十点一直打到下午两点,打了四个小时,期间打我的警察累得时不时地甩自己的胳膊。当我回到号里,警察走后,号里的犯人说,他们怎么给你打成这样?他们拿来一个枕头衬到卫生间的玻璃后面,让我看“玻璃镜”中的自己,我一看,头都肿大起来,眼睛变成了一条缝隙,伸手摸摸屁股,没有一点知觉,躺下后,只觉得屁股是一块胶皮,颜色已经变得黑紫。

此次绑架,吕观茹被非法判一年劳教,由于不接受“转化”,又被延长了一个月零七天时间关押。

三、在大庆市东风新村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

在大庆市东风新村劳教所,吕观茹拒绝“转化”遭受过上绳、冷冻、长时间罚站、棍子打头、开飞机、鞋跟刨等多种酷刑。

夜里炼功,被“上绳”酷刑折磨

吕观茹在夜里炼功,被上绳(一种残酷的刑法,严重时绳会勒进肉里)。劳教所二大队警察大队长王喜春、赖某坐在刑讯逼供桌前,警察张旺柱、翟洪峰负责上绳.

吕观茹生前诉述:“(他们)用一根小手指粗细的绳从脖子向下两臂缠绕后勒进肉里,一边两个人用力拽绳子勒紧,再从后面锁死,四人用力后,人被勒得像木头人一样,全身不知道哪里疼,过程中还拍勒绳处,故意增加疼痛,十五分钟后再紧一次绳,当解开绳子时,胳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一道道深沟,像搓衣板一样。我疼得大声喊,一个警察用宽胶带把我的嘴封住,再一脚把我踢倒,我被踢跪在水泥地上,极其痛苦,却发不出声音。当时感觉就像活扒人皮一样苦。”

冬天在气温零下二十多度的室外,被扒掉衣裤冷冻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大队警察将坚持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弄到零下二十多度的室外,用手铐十字形铐到铁架子上,在外面冻了两个来小时,学员们被冻晕过去,失去了知觉。吕观茹的双手被铐在铁柱和篮球架上,冰、冷,让他身体没有了知觉,甚至也没有了思想,警察拿着不知是什么东西,捅他的肢体,并大声叫着 “吕观茹!吕观茹!……”当时监控法轮功学员们的警察穿着棉衣裤,身上披着值班室的棉被,在寒冷中不停地跺脚。

夏天被推到外面让蚊子咬,遭受开飞机酷刑

吕观茹生前诉述:“劳教所经常要我们写诬陷大法的保证,让我们写悔过一类的文章,我们没有写。夏天就把我们多个法轮功学员推到外面让蚊子咬我们。到晚上了,让我们进屋后低头撅著,双手后举,像飞机的两个翅膀,不知道撅了多长时间,每人头下方的地上都是汗水一片,当时二大队的(警察)教导员冯喜拿着拖布杆打我们的头,拖布杆被打断了几节。”

四、被枉判七年,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吕观茹被大庆市让胡路公安分局警察程龙、陈曦绑架。当天,在黑龙江省大庆地区,警察绑架了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对近百人非法抄家、骚扰恐吓。据悉,这次绑架是黑龙江省公检法司部门蓄谋已久的,警察是拿著名单到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抓人的。

在大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吕观茹被警察罚站、戴脚镣、非法提审;吕观茹多次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警察及犯人强迫灌食,被迫害致胃出血、生命出现危险,多次在医院抢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吕观茹被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遭让胡路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大庆市让胡路法院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吕观茹、刘恩权非法开庭。吕观茹的两名律师和刘恩权的一名律师为他们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最后,吕观茹和刘恩权陈述自己没有罪。

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吕观茹被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枉判七年,勒索罚金四万元。上诉到大庆市中级法院;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大庆市中级法院枉法裁决,维持冤判。

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吕观茹还在医院抢救的情况下,被秘密劫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迫害,呼兰监狱狱警说抬来的都收。

在呼兰监狱,吕观茹坚持信仰,拒绝“转化”,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又被劫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吕观茹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脑出血”离世。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一直被黑龙江省610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作为暴力转化与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地”,拒绝写所谓“转化的四书”的人,会遭到多种酷刑迫害和体罚虐待,如:上大挂、架飞机、罚站、罚蹲、熬鹰(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灌辣椒水、站水牢(冬天双脚站在凉水里)、关小号锁地环、坐老虎凳、恶毒侮辱谩骂等等。

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法轮功学员刘晶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送往泰来监狱,46天后被迫害致死,年仅39岁。

大兴安岭地税局干部卢玉平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曾经救六条人命的法轮功学员潘本余,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心脏病、生活不能自理、全身抽筋、不停呻吟,卢玉平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年仅37岁的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潘洪东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潘洪东毕业于“川大”计算机专业,学识渊博。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潘洪东被警察活活毒打致死,遗体多处伤痕,嘴角、耳孔、鼻孔有血迹,胸部有圆形的伤痕,腿、背部等多处有明显的血印子。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吕观茹被黑龙江泰来监狱迫害致死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