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中共为何炒作病毒“污名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疫情肆虐一年多来,中共党媒多次刊文,声称反对在病毒命名上的“污名化”,并以“反华”等罪名抨击西方政要、民间机构等关于病毒源头的调查以及向中共追责和索赔的要求。中共并且诋毁少数如实报导病毒溯源、评析中共隐瞒疫情的境外媒体,企图阻止国内外的华人了解真相。

中共大谈“污名化”,并非出自于爱惜国家形象,而是因为它深知,中共当局隐瞒疫情的相关信息、延误全球防疫,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上亿人感染、三百多万人死亡的重大恶果,这个责任已是四方皆知,它想甩也甩不掉。

有关疫情的爆发、传播和防控,太多的事实证据对中共不利,其中许多就来自大陆官方消息。即使是中共时常搬出来挡箭的世卫组织,也没有一直和党保持一致。再者,武汉等地民众(市民、医护和记者等人)突破重重封锁,传出了第一手文字、声音或视频。此外,一些西方政府、政要、媒体、民间机构、网民等在评论时,相关事件时,几乎全部将矛头指向中共,他们同时表达了对武汉及中国民众的关切。

因此,中共所称的“污名化”,并非贬损“中国”、“中国人”,而是针对中共的质疑和批评。以“中共病毒”为例,这个称谓不仅点明了问题根源,而且符合世卫所建议的,不关乎人名、姓氏或地点,但这恰恰是中共最惧怕、最不能容忍的,所以它只得再打民族主义这张牌,倒打一耙。

一、中共官方及大陆媒体曝出的疑点

中共通过媒体和外交等渠道,极力宣扬在党的领导下,中国取得了抗疫“胜利”,渲染“人民至上”,并努力塑造大国担当的形象,要求国内民众向党感恩,要求世界向中共治下的中国感恩。然而,中共官方及国内媒体的许多消息却引发外界的强烈质疑。以下仅举几例。

1.李文亮事件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的李文亮医生在社媒发出了类似萨斯的病情预警,因此遭公安训诫。2020年1月2日,中共央视播报了前一日武汉警方查处8名“传谣者”的新闻,李文亮就在其中。后来,疫情大爆发,众人才意识到,李文亮等人所传的,不是谣言,其实是能救命的信息。于是,中共宣传再难令人买账。李文亮去世后,引爆民愤。有网民说:“官方说是因为感染病发,我们有理由怀疑他是怎么死的?”

为了平息民愤,中共派出调查组作秀,又追认李为烈士,但是却不处罚称其“传谣”的央视等官媒,更拿不出有力的说法以澄清其死因。总之,李文亮事件震惊中外,集中暴露了中共在处理疫情上的重重黑幕,至今迷团无解。

2.武汉市长承认“教训深刻”

2020年1月21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谈到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交叉感染病例,称“教训深刻”,还称“这也与我们对这个病毒的危害和传播的认识,从一开始没有达到这么高的等级有关。”

当时,周先旺提到,控制传染病的薄弱环节“目前还是在流动人口,因为春节到了,我们武汉有五百多万的流动人口,他们要出去……”

两天后,1月23日,党媒新华社报导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最先发生地,专家称可能为疫情的源头地”。该文引述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专访称,“华南海鲜市场的存在是沉重的教训,值得深思总结”。

同年1月27日,周先旺对央视记者称:“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只有在获得信息之后,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人不理解。”

周先旺的几次公开发言透出了惊人内情:第一,武汉市政府无权披露传染病的情况,“授权”者其实应对疫情蔓延负更直接责任。

第二,最初阶段,中共称华南海鲜市场可能是疫情源头地,那么,专家学者联想到距此海鲜市场不远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或许是真正源头,乃是合理猜测。

第三,武汉地方政府对这种传染病的危害“认识不够”,说明党政官员有渎职之嫌。鉴于2003年萨斯的前车之鉴,中国已经建立了昂贵且理应高效的疾病通报系统,但此系统却未在2020年初发挥应有的作用,说明责任就在中共中央,因为党领导一切。

第四,周先旺等人早就意识到武汉500万流动人口是传播病毒的隐患,但是却任由500万人流向中国和世界各地,造成全球大流行。中共当局难辞其咎。

3. 党媒重点不在疫情,不在人民

2020年,1月22日晚和1月23日,武汉封城前后,中共央视《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等喉舌的主要内容都是新春团拜、春晚就绪的“喜讯”,这说明党根本不把武汉人的死活放在眼里。

后来,迫于疫情严峻及外界的压力,中共官媒增加了疫情报导,但全都是突出党的“伟光正”,肉麻地自我歌颂,甚至要求人民感恩。

4. 被封杀的大陆报导

2020年2月1日,大陆《财经》杂志发表了长篇报导《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记者采访了十几名武汉染疫者、家属和医生,点明中共官方病例和死亡数据不可信。这篇报导很快被勒令删除,中宣部和政法委随后下令,严查媒体消息,强推“暖新闻”、“正能量”、“党旗飘扬”。

5. 中共忽然上调死亡数字

2020年4月17日上午,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报,“调整”了当地COVID-19确诊病例数字,一夜间新增死亡人数1,290,死亡总数上调至3,869,全国相关数据也相应变动。此举令舆论哗然。外界认为,中共宣布的染疫和死亡人数过低,在国内外强烈的质疑和压力下被迫改动,但是,新的数据仍然无法令人信服。

二、来自湖北的心声——中共敢报吗?

武汉是病毒发源地,也是疫情的重灾区。未经中共过滤的武汉人和湖北人的心声最能说明问题。

2020年2月7日,武汉市民方斌在YouTube“武汉直击”上说,今天的肺炎,不仅是天灾,更是人祸。中共开始掩盖,压制李文亮医生;掩盖不住后开始封城,造成医院、机场、卖场人挤人;有肺炎的已经有了,没有肺炎的也被感染了。逃离的三四十万人,将病毒带到全中国、世界。

方斌拍摄了武汉多家医院的情况,结果被当局抓捕,至今下落不明。

2020年2月29日,武汉居民“二水柚子茶”在博文中写道:“19日早上,终于用120车把我妈送去了武大人民医院急诊,最后一个急诊空位,然后我亲眼看到了各种人间惨剧——不论多重,不论怎么哀求,医生都不收了,因为没有床位了。哭声,哀求声,下跪磕头声,一个个被120送来,又被120拖回去。络绎不绝。”

“太多我妈这样的病人被牺牲,都不会计入数字,也不会公布。外面一片歌功颂德,一片形势大好,仿佛集体失忆。”“普通百姓,在大灾大难面前都是蝼蚁。全国各地各种捐赠物资,我们连毛都没见过。”

3月13日,一位湖北男子在网上说:“你无法想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这个政府到底做什么?为什么中国人这么的悲痛,活得这么得悲伤。”

4月15日,湖北宜昌市公务员谭军曾公开起诉湖北省政府隐瞒疫情,他告诉大纪元,中共动用国家机器来对付民众,他把官司的输赢看得很淡,“这个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这个事情非常严重。我作为一名湖北人,认为有必要站出来呼吁,让湖北省政府出来负责。”

5月12日,武汉市民杨敏为染疫去世的女儿维权,却被社区人员关在小区里面,不准外出。这位母亲的诉求如下:追究所有官员瞒报疫情的法律责任及反人类罪行,公开事实真相,向所有死难者家属公开道歉;赔偿家庭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去年6月11日,据民间权益组织“民生观察”消息,武汉市民张海将四份起诉状快递寄往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张海提出,“若不是政府及其下属职能部门卫健委故意向公众隐瞒疫情真实讯息,释放假讯息”,他今年1月根本不会带父亲回武汉动手术,结果其父在医院感染了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后病逝。随后,深圳和武汉两地政府都派人上门劝张海撤诉,他的社媒账号被中止。据外媒9月中旬报导,法院已驳回了初审,张海又向省级法院提起诉讼。

三、海外研究报告揭示什么?

1. 英国知名智库报告 评估中共罪责

2020年4月6日,英国外交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HJS)”发布了一项调查研究,题为:“新冠病毒赔偿:评估中国(中共)潜在罪责及法律应对途径”,结论是:中国(中共)原本可以减少新冠病毒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调查报告的作者之一马修‧亨得森(Matthew Henderson)指出:“中国共产党没有接受2002—2003年萨斯疫情的失败教训。从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他们的失误、谎言和虚假信息已经造成了远比(萨斯)致命的后果。”

“这份报告丝毫没有指责中国人民。他们是无辜的受害者,和我们其他人一样。这是中共的错。”

亨得森写道:“我们的调查发现,中国政府:

-在知情的情况下,在长达三周的时间里,没有披露本可以显示人传人证据的数据,为此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第六和第七款。

-在2020年1月2日至11日期间,向WHO(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了关于感染人数的错误信息,违反了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第六和第七款。

-尽管已知人传人,允许5百万人(粗略相当于美国加州旧金山大都会区或马萨诸塞州大波士顿地区,以及5倍于英国伯明翰市的人口)在2020年1月23日封城前离开武汉”。

报告写道:“CCP(中国共产党)力求在最高层及对外隐瞒坏消息。”“现在中国(中共)部署了一场高深、复杂的信息战,试图让世界相信,它不应对这场危机负责,相反,世界应当感激中国(中共)正在做的。”

报告也提到,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中共当局提前三周实施严格的防疫措施,疫情扩散程度可减少95%。

2. 美国众议院调查小组报告

2020年6月15日,美国众议院调查小组发表了《关于COVID-19全球大流行病起源包括中共与世卫组织角色问题的少数党中期报告》,牵头撰写报告的众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在声明中说:“几个月来的调查清晰地显现,中国共产党对新冠病毒、特别是在疫情爆发初期时的掩盖,在让原本可能是一场地方流行病转变为一场全球大流行病的过程中起了重大作用。”

该报告提出三点建议:撤换世界卫生组织领导人,针对中共在大流行爆发初期隐匿信息的行为展开国际调查,改革《国际卫生条例》。

四、向中共追责 谁将受益?

武汉、湖北等地大陆民众是这场瘟疫的最大受害者,受创最早、最重。至今中国的实际感染和死亡人数仍被官方掩盖。已知的一些敢于状告政府的市民都遭打压,索赔更是无望。

几十年来,数百万计的中共贪官侵吞了多少民脂民膏,而这些口口声声“代表”人民的官员却在病毒来袭时刻意管控信息、延误救治病患、打压“吹哨人”、抓捕公民记者、威胁依法申诉的公民

因此,向中共追责,是为了阻止这个邪恶的系统继续犯罪,不让它继续草菅人命。要求中共政权赔款,并不是分割中国人民的财产,而是和中共施加道义和法律压力,迫使其承认罪责并接受应有的处罚。这将有助于厘清真相,有助于广大的中国大陆疫情受害者追讨公道。

五、世卫两动作引关注

中共反复声称,它在“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通报疫情,为全球防疫做出“贡献”。不过,世卫在多次配合中共、赞扬中共之后,有两次不寻常的动作,引起外界高度关注。

2020年6月29日,世卫在WHO官网发表了一份文件,6月30日更新,首项写道:“2019年12月31日,世卫组织驻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处从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网站上看到了一则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武汉市‘病毒性肺炎’病例的媒体声明”,“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随后向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区域办事处的国际卫生条例协调中心通报并翻译了所看到的关于这些病例的媒体声明。”

与之不同的是,此前,世卫4月27日发布的初版疫情时间表写道,“2019年12月31日”,“中国武汉市卫健委报告了湖北省武汉市的一组肺炎病例。最终确认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这条内容被大陆媒体普遍引用,成为中方防疫“公开透明”的证据之一。

如今,世卫低调地改换文件,推翻了中共当局及谭德塞之前声称的中方主动向世卫报告疫情的说法,让中共相当难堪。

第二件事,今年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其与中方联合撰写的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报告,其中列出了病毒起源的几种可能,认为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小”。

对此,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捷克、丹麦、爱沙尼亚、以色列、日本等14国政府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表达了“共同关切”。声明指出:“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国际专家调查被严重拖延,并且缺乏获取完整的原始数据和样本的机会。”

当天,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在发布会上称,世卫专家在获得原始数据方面遇到了困难,并称“我不相信这种评估足够广泛,我们需要进一步的数据和研究才能得出更有力的结论。”

谭德塞一反常态,竟给中共拆台,表明这份所谓的“调查报告”实在是说不过去,世卫总干事想配合都难。

六、中共为何借机攻击法轮功?

中共利用病毒“污名化”,大肆攻击法轮功以及法轮功学员参与创办的媒体,诬蔑法轮功“反华”云云。

事实上,中共故意混淆党、国的概念,以“爱国”、“反华”掩人耳目,不敢面对法轮功学员呈现的真相。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大陆发动镇压法轮功,同时在海外煽动仇恨,企图消灭法轮功。面对暴力打压,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坚守正信,坚持和平理性地讲真相、反迫害,扭转了许多国家政府和民众因受中共欺骗宣传而对法轮功产生的误解,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和赞佩。在此过程中,法轮功学员还是“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的主力军,对于全球去共化运动做出了重大贡献。

从2000年开始,一些海外法轮功学员自发创办了报纸、电视台等媒体,在更大的平台上向中国和世界民众传递真相,尤其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因此招致中共仇视。

2020年初,病毒在武汉爆发后,大纪元、新唐人紧密跟踪,挖掘中共官方掩盖的真实死亡数据,发表了大量一线采访和评论解析,其中针对武汉、大连等疫情的采访被称为“真正的独家消息”。英文大纪元发行了疫情报导特刊,还推出“中共病毒真相”网站,揭露中共的罪恶与危害。

大纪元《新闻看点》栏目从去年4月开始播出了“病毒有眼睛”特别报导,反响热烈。一位观众反馈说:“感谢新闻看点为墙内国人传真相,因为你们传播的真实信息能让民众在灾难中作出正确判断从而获得了求生的可能性,传播真相就是救度生命。真心感谢你们辛勤的付出!!!”

中共为了维持统治,把数千万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推向对立面,继而诬蔑反迫害、传真相的个体和媒体。事实上,“反华”是中共迫害真正爱国者的最可耻的大棒。中共卖国、祸国、殃民,它正是最大的“汉奸”。

结语

党媒宣传中大谈“人类良知”,然而,中共在疫情中的表现却偏偏有违良知,尽显虚伪和冷酷。若要谈良知,中共就应当尊重事实、停止炮制谎言,应当立即停止迫害善良民众,释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人士。中共还应当受理染疫患者和家属的索赔申诉,并且允许外国科学家入境进行独立、不受干扰的调查和取证工作。中共敢于一一回应吗?

疫情是一面镜子,映出了中共用谎言抹杀真相,以利诱和淫威扼杀良知,妄图颠倒是非的真面目。

今日,全球仍在承受病毒带来的创伤,明天犹存未知。只有识破中共的本质,揭穿它的谎言,人类社会才能长治久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