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煽颠”大学生田畅与前总理温家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4月15日,我针对《环球时报》诬陷内地大学生田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报道,发表文章《内地学生田创被策反还是被迫害?我与田创相处的日子》予以批驳。近来,推特账户“恶俗维基”等消息来源披露出更多新的信息:

第一、田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证据何在?

2019年5月16日,保定市国家安全局接河北省国家安全厅通报,保定市人田畅在境外网站以署名“博特”“思泰”发表文章,内容多为涉及我国政治、经济、民生的负面信息。保定市国家安全局经过初查,掌握了田畅通过境外网站及推特、微信公众号发布有害言论,其行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田畅在境外网站发布涉及中国的政治、经济、民生的负面信息和有害言论就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吗?中国法律规定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犯罪表现。田畅的文章有造谣、诽谤吗?目的是煽动颠覆中国政府吗?

第二,田畅的悔过书是刑讯逼供的结果

田畅在拘押期间写了悔过书称“因长期阅读外媒和网站对华负面信息的新闻报道,加上自身学业受挫、遭遇校园暴力等,我逐渐开始接受认同境外媒体攻击和炒作我国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观点,并开始为国外媒体搜集编造涉及我国人权、民生、上访等方面的信息,从最初的接受到认同再到最后的实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活动的实际行动。”“我向美国国会提供了包括中国社会民情、新疆教育集中营等情况,目的是通过积累自己的政治资本获得成就感或出国留学的机会,我是在卖国求荣,目的是攻击中共政权”。

以上田畅的悔过书内容显然是刑讯逼供的结果,存在明显的逻辑错误,无法自圆其说。向美国国会提供中国社会民情和新疆教育集中营情况何罪之有?田畅作为中国公民即使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供上述情况也是应该鼓励的正当行为。中国政府在新疆的作为正被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定为种族灭绝。

有知情者透露,田畅在拘押期间曾遭受刑讯逼供,并在其饭食中发现不明药物,其饮用水有异味。田畅取保候审后,曾就被损伤的腿部做过手术。

第三,田畅大量接受活动经费的证据何在?

国安侦查卷4卷第150-151页显示:“无法对田畅接受的资助资金进行追溯。”。既然无法追溯资金,国安是如何认定田畅大量接受活动经费的?有知情者透露,田畅取保候审后,其个人银行账户一直未被冻结,因为办案人员同情他经济拮据。

第四,田畅的大学辅导员和同学的证言酷似文革中的诬告和告密

刘壮证言:“我担任2017级新闻采编班辅导员,田畅是我们传媒2017级新闻采编1班的学生。田畅思想偏激,性格孤僻,喜欢独来独往,多次在微信、公众号、QQ空间等网络自媒体上发表与其身份不符的言论,2008年田畅在QQ空间评论同学言论时称“包子治网”,与同学发生激烈的争执。”

张子博证言:“田畅在思想方面比较反动,认为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有自己的总统,认为我们不是一个国家,经常在宿舍里用电脑手机等,用英语、粤语同不清楚身份的人聊天,具体内容不清楚,避讳我们知道,聊天很隐蔽。”“在朋友圈发表涉政治类不良言论,我们宿舍的人还阻止过他,要求他删除。田畅说自己是纽约时报的记者,他经常写一些文章发给纽约时报,内容对我们保密,田畅上个学期在校外有住所,距离学校很近,有时会在校外住。在宿舍里去年以来经常用英语同他人联系,经常聊到很晚。”

崔如月证言:“田畅在大二期间,曾在QQ空间转发脱贫类文章,并写了评论,说中国的脱贫工作是假的,还曾写过诋毁我们国家领导人的言论。2018年时,田畅说同学们是小粉丝、幽灵,与同学发生激烈的争执以后同学们都不搭理他了。

以上证词只能证明田畅的优秀,他具有独立思想。反观这些控告他的辅导员和同学,他们的行为与文革中的检举揭发和告密何其相似,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50多年。

综上所述,“恶俗维基”及其他信息综合证明了中共国安部门对田畅煽动颠覆政权的指控纯属诬陷,并没有确实的证据。有网友提出一个问题,既然田畅涉嫌煽动颠覆政权罪,为什么还要让他取保候审呢?这个问题涉及中共司法机关的潜规则“做案子”了。我做律师时,曾有公安告诉我说,某些人不是不抓,而是放养。一旦运动来了,这些人就派上了用场。所以,平时要储备资源放养,否则急时手上无货,就会被领导责怪。一些人尽管是冤枉,但公安任务急,资源有限,只好凑数。这就是做案子。也就是说,国安当初未必要收拾田畅,也觉得他当时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孩子。但现在需要一个内地学生被境外敌对势力策反的案例,于是田畅就煽颠了。

说了内地学生田畅的新信息,我们再说说他与前总理温家宝的关系。

近日,有篇文章在网络上热传,作者署名叶书,文章题目为《红三代8岁反共与温家宝80岁反思》,将煽颠分子田畅与前总理温家宝联系在一起了。文章这样写道:“如果把“反华”的政治大帽子追溯到一个人8岁孩提时,将一位80岁老人的忆母感言噤声,一个政府连这两种最不具备攻击能力的年龄阶段人群都容忍不了,都不放心,都要开动国家机器抹黑消音,由这个政府所把持的国家和劫持这个政府的政党,还好意思说自己强大吗?还厚着脸皮说引领整个人类命运?它拿什么去平视世界?”

4月15日,中共多家官媒热炒《“深度”国家机关披露:境外反华敌对势力拉拢内地学生内幕》一文。文中提到1999年出生的河北燕山大学文学和新闻系学生,红三代田畅8岁起就开始收听境外“反华”媒体广播节目,经常翻墙浏览境外大量政治信息。

中共对田畅下手后又对其污名化,微博这一话题近亿阅读量。中共这样做的目的显然是为了杀一儆百,因为国内外的小粉红近年来反水的特别多,比如身在澳洲的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生许秀中等,还有很多90后、00后对中共的嘴脸看得越来越清楚,比如清华大学小保安张盼成网络发布反共视频,重庆青年王靖渝在海外揭露中共邪恶,还有红三代伊启威在海外公开站出来批评中共独裁。

前中共总理温家宝今年虚岁80。清明节前温家宝在《澳门导报》上撰写四篇文章,悼念去世不到半年的母亲,文章在凤凰网、网易和微信公众号短暂转载后,立刻遭到中共审查屏蔽。

“温家宝《我的母亲》一文通篇6000多字。如果隐去作者前中共总理的身份,这是一篇非常普通的悼念家母的散文,写的是人生与亲情。作者通过回忆母亲对子女的教育与爱护,表达自己对母亲的追忆与怀念,同时传递了母亲传统的做人标准对自己一生的影响。温家宝的文章与胡适和老舍的《我的母亲》读起来,并没有什么突显政治性的东西,同样是非常人性化和抒情化的,因为文中的社会背景与当代的差异,使文章更具备历史的沧桑感。”

但是,就这样一篇文章,为什么也被中共视为杂音被毫不客气给屏蔽了呢?笔者认为,这篇散文中包含了一些非主流甚至是逆主流性的笔调与反思,而遭到中共严禁。

温家宝对自己位极人臣的感慨与中共的政治正确风马六不相干,甚至有点爆料和揭短中共高层乱象的意味。他写道:“我退休了,在中南海工作了28年,其中担任总理10年。对我这样出身的人来说,‘做官’本是偶然之事。我奉命唯谨,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受事之始,即常做归计。”温家宝说:“我同情穷人、同情弱者,反对欺侮和压迫。我心目中的中国应该是一个充满公平正义的国家,那里永远有对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质的尊重,永远有青春、自由、奋斗的气质。我为此呐喊过、奋斗过。这是生活让我懂得的真理,也是妈妈给予的。”

这短短的二句话,信息量极大,暗含了对红色基因出身论的批判,同时表明官场险峻,志在履行职责,不贪念权位。这种突显传统为官做人的理念,和中共官场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潜规则是大相径庭的。同时,温家宝呼吁公平正义和对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质的尊重,在“党领导一切”、万马齐喑的当今中国无异于一声震耳欲聋的春雷。

文章最后说:“从红三代8岁“反华”到前总理家书被禁,从任志强被秘密判刑到白手套马云被罚,从战狼外交到挑衅台海,中共在极权的道路上越跑越疯狂。中共的视角与世界总是那么格格不入,与普世价值针锋相对,不知它的“平视、俯视、仰视”意欲何为?这样的平视世界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叶书的文章告诉我们,在极权主义中国,任何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人,无论是内地大学生田畅还是位极人臣的温家宝,他们都是不能为当局所容忍。

综上所述,内地大学生田畅被诬告为煽颠分子是中共政治的需要,目的在于维护政权。温家宝家书被禁源于极权统治不允许有不同的声音,更不允许有公平正义,只能有绝对的服从和唯唯诺诺。一个8岁开始听境外广播的学生和一个80岁的前总理都令中南海恐惧不安,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还能经受得住即将到来的惊涛骇浪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