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中共病毒流行 当局早有预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8日讯】今天是4月27日,星期二。

今天焦点:亚利桑那州选票审计进入短兵相接,美国人口普查结果使多州国会席位改变,美国人也用脚投票,英国《每日邮报》披露文件首次证明武汉病毒所确和军方合作。

英国《每日邮报》获得文件,指中共9年前的国家自然基金会项目的两个课题负责人为石正丽和军方的曹务春,应是首次证明武汉病毒所和军方的关系。是否为军方生物武器一部分?2018年项目验收已预测冠状病毒爆发风险,不到两年即验证。

美国人口普查显示有人口从蓝州迁移到红州的趋势,分析加州和德州的人口变化,如何影响美国政治版图。亚利桑那州选票审计是大选后第一次短兵相接的战场。


英报披露的首个证据

英国《每日邮报》周六发表文章, 指他们获得的文件表明中共至少在9年前发起了一项寻找新动物病毒以及涉及其传染的生物学“暗物质”,所谓“暗物质”,应该就是还不为人知的病原体和致病机制。

这个项目负责人是院士徐建国,5个课题组的负责人分别是石正丽曹务春等人。此前确实有美国国务院和高官讲话提到武汉病毒所是军方生物武器研究开发的一部分,阎丽梦等人的序列分析则显示中共病毒除刺突蛋白外基因序列和军方南京军区研究所发现,并公布的两个舟山蝙蝠冠状病毒高度相似。

英报披露的文件虽然没有看到,但里面谈到的项目是2012年开始,显然与公开发表的国家自然基金会2018年验收的一个项目吻合。 项目验收提到经过5年,时间也吻合。

项目中5个课题负责人有4个和这次中共病毒疫情有关,而证明武汉病毒所和军方合作的两个关键人物,石正丽和曹务春,曹是现职少将,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长、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军队生物安全专家委员会成员、国家卫生部反恐(生物)应急处置专家委员会委员。 所谓生物反恐,就是和发展生物武器有关了。他是派去接管武汉病毒所的团队仅次于陈薇的负责人。

证明了什么?石正丽和军方在同一个项目下,这最起码是合作。在中国有军民合作,军方不太可能完全脱离整体科学发展单独搞项目。

这是否就是军方生物武器发展的一部分?军方发展生物武器,不一定要用生物武器的名义,而往往是用防御的名义。以前军科院专门有研究运动员避开药物检查提高运动成绩的机构,名义上也是研究如何检测运动员用药的。

2018年1月19日项目验收,提到该项目“前瞻性地提出我国存在潜在新发传染病的风险,主要包括西尼罗病毒、寨卡病毒、SARS样冠状病毒、山羊无形体、艾尔博特埃希菌等的感染”。验收不到两年,中共病毒在课题组之一的武汉爆发,至今肆虐全球,而项目的题目就是“动物源病原体的发现及其对人类致病性研究”就不是巧合了。

如此看来,中共说爆发早期没有准备,也没有经验,所以把样本都销毁了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意销毁证据。

《每日邮报》还指出,石正丽团队2019年9月把病毒样本数据库从网上删除了。文章只说疫情爆发几周前,现在分析,应该是秋天首先疫情在实验室爆发的时候,提前销毁证据。

如果是这么大规模的研究,为什么找不到直接证据。证据有人证、物证两种,实际上这些机构都有人在美国留学,也有美国合作者,不可能一点都不透露。但直接参与者不会承认,因为面临身败名裂,而且还会被调查,知情者也不会承认,因为有利益,同样面临追责的问题。

其实我们已经看到过类似的情况了,如活摘器官罪行,参与者和知情者不在少数,为什么没人出头?同样的原因,圈内人不敢承认,承认就是反人类罪,个人要负刑事责任,圈外人缺证据。

证据够不够?纳粹猎手西蒙是天才的建筑师,人们说他可以把废墟中散在的砖块和建筑材料重新构建出原始建筑的样子,就是把散在零星的证据拼出原来大屠杀的系统全貌,就这样把一千多名纳粹送上法庭。

但这是有前提的,即纳粹已经战败,全世界都在追责,背后还有个强而不大的以色列撑腰。这些目前都不具备。当年一名犹太人发现了希特勒最后解决方案的主要执行者艾克曼隐姓埋名躲在阿根廷,报告给了西蒙,西蒙做了核实,报告给了摩萨德,从那时开始,摩萨德全面接管调查和处理,禁止平民介入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最后结果都知道了,摩萨德将艾克曼从阿根廷绑架回以色列审判并判死刑。这是以色列审判的可能是唯一的纳粹战犯,因为纽伦堡审判时以色列还没有呢。

美国人口从蓝州迁移到红州的趋势

美国人口普查结果公布,由于人口变化,部分州减少国会议员席位,有的州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纽约州人口和国会议员席位持续减少,而过去几十年最阳光最吸引移民的加州第一次因人口减少而减少议员席位。虽然总体看是铁锈州减少,阳光州增加,但换个角度,也可以是增加的多数是红州,减少的多数是蓝州。

尤其以加州和德州做比较。这两个州都是土地和人口大州,也是人口互相迁移最多的州,过去十多年,加州人口持续向德州流动,主要是逃避加州的税收和极左政策,这可以看作是美国式的用脚投票。很多初创公司在加州搞研发,因为加州技术力量集中,一旦有了产品,就搬家到德州去了。

因为开发靠投资,是不赚钱的,不用缴税,有了产品盈利了,搬到德州没有州税。这使得政治上保守的实行小政府低税收的州能吸引资金、人才和技术。而通过增加国会席位也能增加保守派的政治影响力。

然而也带来另一面副作用,大量移民带去的不仅是经济好处,还带来很多左派理念和选民,政治上使红州开始变蓝,所以现在很多德州人表示,欢迎来自加州移民,但希望把左派理念留在加州。

以前总有人说华人素质不好,既然用脚投票,不是试图融入自己选择的国家,而是要把美国改变成自己逃离的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其实美国人也这样。这样看来,把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比喻成人类的毒瘤是很有道理的。

中国人口普查结果延迟公布,人口减少需调整数据?现在似乎已经通过外媒开始放风了。 这个话题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讨论。

亚利桑那审计短兵相接。大选后,美国各红州,或共和党控制议会的州,开始各种亡羊补牢的立法行动,也有继续发掘大选问题的努力,最典型的就是亚利桑那州。

亚利桑那州参议院宣布聘请4家独立公司审计maricopa郡的210万张选票,maricopa是亚利桑那州最大的一个郡,全州62%人口和首府凤凰城都在这个郡里。

上周五开始审计,该州民主党以安全理由试图拖延审计,法官同意了,但民主党拒绝支付100万美元的保证金,于是审计继续。共和党安装了9个摄像头每天24小时对公众直播审计现场。

周日,该案的法官库里以避嫌为由退出该案,已经任命了一位法官马丁接任。该州民主党正在竭尽全力阻止审计的继续进行,出动了上百名律师。如果说大选后保守派正在聚集力量抗争,亚利桑那就是第一个短兵相接的战场。

库里法官避嫌的理由是,审计公司的一位法律顾问在5年内曾经在他的办公室工作。 但真实的理由不一定就是这个,相信他受到极大的压力。

这样原本周一的听证就该到周二由新任法官马丁举行。民主党反对的理由之一是领头的审计公司老板支持“停止窃选”运动。川普总统连发推文,批评州长不给审计提供必要或额外的安全保护,支持州参议院的审计并批评民主党人试图阻止审计的努力。

从全局看,双方都把这次审计看得至关重要,因为审计结果将证明或否定关于大选过程选票和计票是否准确和合法。影响的不仅是亚利桑那一个州的结果,这个州拜登赢了1万张选票。如果推翻,其它有争议的摇摆州的选票也就有了质疑的充分理由。一方势在必得,另一方严防死守也就不难理解了。当然,大家心里都有数,真正反对审计的原因是什么。如果心里没鬼怕什么?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