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气氛异常 王岐山、温家宝话中有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8日讯】中共二十大前夕,中南海政局愈发诡异。日前,中共前总理温家宝在“澳门导报”发表忆母长文,以及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讲话,都被认为话中有话,并被解读为中共政局气氛异常的表现。

中国清明节前,中共前总理温家宝在《澳门导报》上撰写四篇文章,悼念去世不到半年的母亲,文中通过回忆母亲对子女的教育与爱护,表达自己对母亲的追忆与怀念,同时传递了母亲传统的做人标准对自己一生的影响。

但此文在凤凰网、网易和微信公众号短暂转载后,立刻遭到中共审查屏蔽。

4月28日,法广刊文说,在中共语境中,境外刊物,主要指的是港澳刊物,习近平政权对此是颇为忌讳的,传阅境外刊物,带回境外刊物都会遭到严厉惩罚,开除出党,撤职查办,直至被判罪。

温家宝为什么“擅自”在境外刊物发表文章,违背习近平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六四学运领袖王丹认为,这事很蹊跷,并猜测此举是“有一些发牢骚,向习近平表达不满的性质。”

文章又联想到王岐山博鳌开幕式上的表现说,在当下中国的政治环境,从王岐山战战兢兢的表现就看得出来,害怕习近平。习越是有一种不安全感,他周围的官员就越是害怕他。王的情形比较典型。

王岐山有“救火队长”之称,被认为是精明强干之人,青少年期与习近平同在延安地区插队,传说两人盖过一床被子。他在习近平第一个任期助习反腐清除异己,并助习谋划“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功不可没”。

文章说,然而这位为习近平延续执政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日前在博鳌开幕式上却强撑笑颜,战战兢兢。他卑贱地称自己为“临时主持”,为习近平“报幕”,这么做体现了中国“对我们的主席的高度的尊重”。

有人叹息,就差自称奴才、三跪九叩首了,未料想王岐山公开俯首称臣。

在博鳌会之前,中共两会上,王岐山带头称颂习近平。法广说,以王岐山的功劳,他实在需要这样做吗?他应该不会想着明年继续留任吧?总之,他的表现同前中共总理温家宝很不一样。

大纪元专栏作者王赫也认为,王岐山则大不同于温家宝。王有能力、有实力、有魄力,当初习王同盟,打虎势如破竹;王之未能留任常委,固然有江派之离间,然亦不乏王“功高震主”之嫌疑。

2018年两会后,王岐山出任国家副主席,不过“荣誉”而已,习王猜疑之心已生。2020年以来,习对王的一系列敲打,王在忍受的同时,恐怕也不是没有想法的。在某种意义上讲,王岐山这次自称“报幕”,既是自嘲,也反映出对习的不满。

4月20日,博鳌亚洲论坛上,王岐山称自己是为习近平报幕的。(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法广称,在当下中国的政治环境下,温家宝还在以某种方式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说明他不太害怕禁他,反而说明有人惧他?这一点也同王岐山不一样。

温家宝的文章一出,不少中国人怀念起胡温时代,说温家宝是中共高官中唯一说出民主、人权、普世价值,宪政,这些现在的最高领导人仇视的概念。

但有人说温家宝不过是影帝只是博取美名,评论人士胡平问:难道其他中共头头们不是影帝,不想博美名?为什么温家宝和他们不同调?为什么别人都不唱这种调?

法广说,想想温家宝,一篇怀念母亲的文章,说了几句有良知的时候,就遭到屏蔽,这本身意味深长,在今天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舞文弄墨,而不像王岐山那样战战兢兢,意味深长。

大陆作家笑蜀认为:今天温家宝仍坚持当年的言说,这份执著,足见其真诚。这份真诚在当下中国何其稀缺,以道德完美主义责难之,实在荒谬。

当下连温家宝这位早已不在台上的退休高官,说几句话都要被禁,让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

作者叶书刊文说,温家宝的文章中包含了一些非中共主流,甚至是逆中共主流性的笔调与反思,而遭到中共严禁。

首先,中共讲党性,温家宝的文章却将人性和做人的道理进行了常态化的描写。其次,文章对文革的批判踩了中共敏感神经。温家宝还提及自己在中南海工作了28年,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有点爆料和揭短中共高层乱象的意味。

文章中还有亲民爱民论调。特别是文尾,温家宝写道:“我同情穷人、同情弱者,反对欺侮和压迫。我心目中的中国应该是一个充满公平正义的国家。”

作者叶书说,温家宝在任期间,经常为百姓的疾苦而落泪,对此,外界褒贬不一。但此时,他已离位多年,在习近平忌惮老人干政的严厉背景下,特别是在当前中共为续命,而不断割民众韭菜的环境中,他能如此顶风发声,在中共体制高官中并不多见。

或许正因为温氏家书的逆主流反思,踩了中共的痛点,而被迅速消音。

温家宝的忆母文章遭封杀事件风波未了,同为前总理的朱镕基于4月24日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新楼落成仪式官样批示,也遭“封杀”。但目前不知是陆媒采取的自我审查行为,还是中共文宣系统内部的禁令。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说,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一方面折射二十大前政局诡异暗潮汹涌,高层搏杀异常激烈,另一方面也表明文宣系统已成为高层分裂、博弈的焦点所在,预示中共变局进程正在冲击中共政权最后的堡垒——中共意识形态系统。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