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我的国籍羞耻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跟我一样,每次在他国海关出入境或者办事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时候,都会感觉羞耻。 我的这种国籍羞耻感来得自然而且强烈。除了强烈的耻辱感,我还有深深的无力感。 因为生不由己,所以身不由己。

尽管我很努力地在尝试改变这种被强加的属性,但仍然感觉这个进程好慢!我的变更国籍之路无比漫长且充满艰辛曲折。

这种羞耻感,很大程度是因为我完全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共产党政权和专制国家体系的排斥和严重不认同。

落实到具体的层面,那是因为在人类世界,“中国人”已经无可逆转地被妖魔标签化。

“中国人懦弱、自私、愚昧、麻木、极端……”

而七十年来中共政权在代表着这个国家,这个族群。

对内,中共政权奴化、压迫、禁锢中国民众。破坏中国社会的公平、效率、社会保障体系,让中国社会无可逆转地畸态化,中国民众产生根深蒂固的劣性,自然就甩不掉“懦弱、自私、愚昧、麻木、极端……”的标签。

对外,中共政权在国际社会到处撒泼碰瓷,破坏规则和秩序,给全人类带来意识形态和国际安全的双重隐患,遭遇整个文明世界的敌视的抵制。

中共国(人),已然成为邪恶、蛮荒、残忍、落后、隔绝的代名词!

有位推友不赞成我这种说法,他(她)载我的推文后面留言说:“我对国籍没有羞耻感,又不是我选的,我干嘛要有羞耻感啊! 我只对我自己选择的行为负责! 如果对天生的国籍该有羞耻感,那其他国籍的人有优越感吗?他们如果有优越感,那对吗?”

我给这位推友的答复,也很简单:“关于国籍问题,你怎么思考,那是你的私域,我无权过问。 而我呢,羞耻感有利于我去改变这个现状。 持中共政权颁发的护照通关,就像对着一个劫我家产奸我母亲的强盗叫爹。如果我对此没有羞耻感,那我不知道什么事情才能激发出我的羞耻感。 ‘不是我选的’不能成为我听之任之的理由,那显得堕落。”

是啊,共产党1949年窃国至今,盘踞中国大地七十二载。

如果故土是人的家园,是人的母亲,那么共产党就是霸占我家园,奸淫我母亲的强盗土匪!这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如果要我把这种羞耻感推诿给“国籍不是我选的”,去淡化和遗忘这种道德压力。我做不到,因为我有自尊,也有抗争精神。

而今,我却要持中共政权签发的身份认证证件行走于文明世界,饱受这种被动属性招致的偏见和排斥。这种认贼作父、恶名傍身的状态,难道不应该让我心生羞耻?

我要清除这种羞耻感,因为它不属于我的选择。

唯二道路,其一是推翻中共政权,让故土构建新的民主宪政国家,我能拿到一个全新的被普世认同的公民身份证件。

其二是,去国流浪,恳求能让我心向往之文明自由国家接纳和归化我,此生不做红朝人!

知耻后勇,求索不息。

(葵阳 写在2021年4月23日星期四 斐济时间下午1:5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