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为何要区分“中共病毒”与“中国病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之不同于“中共”,乃是一个再明白不过的事实,乃是一个常识。中国上下五千年,多次朝代更迭,无论哪个王朝、政权,只要丧失了合法性,都得垮台。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历史铁律,于中共亦然。

但是,中共却欲保自己的江山万年坐下去,哪怕洪水滔天。它的套路之一,就是公然宣称“中共”就是“中国”,谁要说中共的错误,谁就是“反华”。中共挑战“中国不等于中共”这个事实与常识,其实是在侮辱每一个人的智商,挑衅每一个国家的底线。

请以当今这场二战以来最大的全球危机——大瘟疫——为例。

2019年末武汉开始爆发的大瘟疫,横扫世界,至今犹烈。这大瘟疫从何而来,又何以能够肆虐全球?这关系到今天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都有权力提出疑问,要求独立、公开、公正的科学调查。

尤其因为,中共故意隐瞒疫情、封锁真相(“李文亮事件”就是一个铁证),以及世界卫生组织(WHO)为中共背书(2020年1月23日武汉突然封城,世卫当日竟推迟宣布这次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迟至3月11日才宣布“全球大流行”)。

各国人民的愤怒是不言而喻的。这就是为什么2020年5月19日在成立以来首次通过网络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WHA)上,近二百个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能够以协商方式通过一项决议案,对这场疫情的国际性应对进行“公正、独立和全面的评估”,其中包括“世卫组织的行动以及新冠病毒流行的时间表”。

就在这次大会上,中共承诺提供20亿美元疫情援助,一方面是为安抚各国,另一方面是为争取全球抗疫领导权。会场之外,中共又对率先提出并坚决要求独立调查的澳大利亚实施经济制裁(在过去十年,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如今在它的出口总额当中约占1/3)。

同时,中共还干着一件最愚蠢的事,就是不停甩锅,从意大利、法国、美国、印度到三文鱼、冷链食品,等等。尤其,2020年3月12日,中共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文称,“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面对这种侮辱,川普(特朗普)总统强烈反击。3月16日晚间,在发推谈到武汉肺炎时,川普首次使用了“中国(中共)病毒”(Chinese Virus)的说法。17日,川普在白宫明确表示,“中国推出不实的消息,说我们的军队把这个(病毒)传给他们,这是不实的。我决定,无须争论,我只须按照它的来源称呼它。病毒是从中国传来的。”“我们的军队没有传给任何人。”19日,川普再次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他的讲稿被记者拍下,照片中的稿件上的“新冠病毒”字样被划掉,写上了“中国病毒”。这就使武汉肺炎在世界上被广泛称为“中国病毒”了。

川普总统的强烈反击是有原因的。因为中共称自(2020年)1月3日起即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习近平在通话中也告诉川普中国疫情受到控制。虽然,中共一再拒绝美国专家来华协助抗疫;虽然,武汉封城前已有500万武汉人在“春运”中流向全国,其中6万人来到世界各国(这是全球疫情泛滥的最直接原因);但是,川普仍然还相信习近平,曾经多次称赞中国对疫情控制得宜。

事实证明,美国又一次上当了。川普政府虽然于2020年1月31日宣布,美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除了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直系亲属外,在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公民将被拒绝入境美国(荒唐的是,中共和世卫都对此予以批评)。但是,疫情在美国蔓延得已不可收拾。川普被迫于3月13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

这对川普政府是个极其惨痛的教训,彻底认识到了中共骗术的毫无底线。根据英国南安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一项研究,如果中国境内能提早一周、两周、三周采取防疫措施,全球确诊病例将可分别减少66%、86%、95%。因此,瘟疫之所以肆虐中国、美国与世界,中共是罪魁祸首。

所以,川普总统在其任期的最后一年,多次称武汉肺炎为“中国病毒”(他在告别演讲中还谈到“我们和整个世界就遭到了中国病毒的袭击”,“中国病毒”影响了原本美国活跃的经济,“迫使我们朝不同的方向发展”)。

当然,他也多次申明,不应将疫情怪罪在亚裔美国人头上,例如2020年3月25日他说“他们是极好的人,病毒的传播丝毫不是他们的错”。

川普总统称“中国病毒”有他一定的道理。但是,毕竟中国也是这场瘟疫的受害者,毕竟窃取中国的中共才是这场灾难的元凶,为了准确起见、为了点明实质、为了避免歧义,大纪元等媒体提出并倡导,叫“中共病毒”(而非“中国病毒”)更准确。

的确,叫“中共病毒”,是因该病毒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更因中共掩盖疫情导致病毒向全世界扩散,并造成全球大流行。

大纪元“中共病毒”的命名,受到广泛支持和强烈响应。例如,2020年3月19日,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希‧罗金(Josh Rogin)发表文章称,针对目前的瘟疫,不要指责中国人民,而应指责中共。中国人民是这个故事中的英雄。中国医生、研究人员和记者冒着生命危险,甚至面对死亡对抗病毒和警告世界。但中国人也是中共严厉措施的受害者,中共这些措施造成了巨大的额外痛苦。

他说,“我们都必须具体地指责中共的行为。正是中共在病毒爆发后隐瞒了数周,压制了医生(言论)、监禁了记者、阻碍了科学(研究)——最引人注目的是,关闭了第一个公开发布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基因组序列的上海实验室。”他并提醒西方决不能帮助和怂恿中共煽动美国的内部分裂和散布虚假信息。

又如,2020年3月26日,《寒冬》杂志主任、意大利记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在意大利自由党报《Rete Liberale》上发文称,“不要称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要称中共病毒(CCP virus)”。他督促人们要区分中国人与中共,该受谴责的对象是中共。

又如,2020年3月18日,英文大纪元刊发题为“给这次席卷全球的流行性病毒一个正确称谓”的社论文章,建议公众使用更准确的名称“中共病毒”(CCP Virus),以代替新型冠状病毒或武汉肺炎,受到各界广泛好评。从周三(18日)发出到周五(20日)午间,该文被读者转发2,700次,收到三百多条正面评论。

同日,英文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中国聚焦”(NTD China in focus)也谈及中共病毒的新命名,到周五(20日)午间,该视频在YouTube上有十万人点击,获得2,400个点赞、近千个评论,很多观众都赞成中共病毒的说法,还有的说以后也要跟着叫中共病毒。

又如,#CCPVirus成为社交媒体推特上的一个热门标签(Hashtag);2020年3月20日,白宫请愿网站新增一项请愿,“让我们开始叫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共病毒”,等等等等。

从“中共病毒”命名所受到的广泛支持和强烈响应,我们看到了一个强大的民意和一个确凿的事实:中共不等于中国。

中共绑架了中国,但是,中共的罪恶只能由它自己承担,绝不能甩锅到中国。当然,中共之统治中国,的确是中国的最大耻辱。事实上,中国人正在勇敢地、坚定地、持续地洗刷著这个耻辱,最突出的事例是,自2004年底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气势磅礴的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的“三退大潮”席卷中华,迄今超过三亿七千万人公开声明“三退”。

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正在觉醒,这是一个创造灿烂文明的民族正在新生,这是一个饱经风霜的民族正在战斗,这是一个尝尽耻辱的民族正在凤凰涅槃。

大纪元力排众议,坚定地将这次大瘟疫命名为“中共病毒”,实在是在捍卫著中国的尊严、洗涮著中国的耻辱,但愿所有的中国人不为噪音所干扰,都来为此鼓而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