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从未停止 2020年江苏省大批法轮功被绑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9日讯】2020年江苏省大批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非法绑架至少157人次,非法判刑至少62人,迫害致死至少2人。江苏省前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主任张玉华表示,她丈夫马振宇三年冤狱期满后,仍被南京公安限制人身自由,无法取得联系。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从未停止。

二零一九年七月,张玉华博士获得了美国川普总统的接见,她在白宫向川普总统当面陈述了丈夫马振宇遭受迫害的情况。二零二零年七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以马振宇案为例,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和凌辱,释放因信仰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

前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主任张玉华表示,她丈夫马振宇三年冤狱期满后,于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获释,但仍被南京公安限制人身自由,无法与妻子取得联系。(明慧网)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止二零二零年三月份明慧网信息,二零二零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绑架157人次;被迫害致死2人;遭非法批捕、或面临非法庭审、非法判刑62人,其中,二零一九年被绑架,二零二零年遭非法庭审、判刑者36人,七、八十岁左右的老人近三分之一(20人左右);二零二零年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由于中共严密封锁信息,本文所涉及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数、规模、程度等实际情况,远远不止这些。

目录:
一、被迫害致死实例
二、遭非法庭审、判刑部分实例
三、遭集体绑架迫害部分实例
四、遭骚扰迫害部分实例
五、迫害老年法轮功学员实例
六、经济迫害实例
七、其它迫害实例
1、迫害外地法轮功学员
2、在外地遭共匪迫害
3、冤狱到期不能回家
八、二零二零年曝光的前期迫害
九、遭恶报和举报实例
后记

一、被迫害致死实例

◎原南京军区司令部离休军官傅义栓被迫害离世

傅义栓,原南京军区司令部某部副部长,离休军官。一九九五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几十年的枪伤弹痕和多种疾病在修炼中不治而愈,不但身心健康,还为国家节约了大批医药费。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后,军区“六一零”人员强制傅义栓放弃修炼,并勾结军区司令部“六一零”和干休所对他强化洗脑迫害。傅义栓因不放弃修炼,被严厉处分,还遭无休止的骚扰。

二零一零年,傅义栓老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电子眼监控发现,遭非法抄家。军区司令部“六一零”、干休所强制洗脑、强迫他写“三书”等迫害,致使他昏厥,住院抢救。他在干休所再也住不下去了,被迫远走他乡,无奈寄居在亲戚家。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傅义栓老人含冤离世。

傅义栓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迫流离失所十年。临终前,这位九十二岁的老人也没能回到南京军区干休所居住地。

◎连云港市王发芝遭迫害离世

王发芝,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前,久病不愈,并被附体,导致精神不正常。在精神病院住了半年多,不但没好转,还非常消瘦。一九九八年春,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不久疾病痊愈,彻底告别医药。王发芝努力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孝敬患病的婆婆,关心儿媳,善待邻里乡亲,家庭幸福祥和。丈夫仲崇岭也走入法轮功修炼,不久也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底,夫妇俩进京鸣冤,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敲诈勒索一万元(至今未还)。从此,成了中共不法人员迫害的重点,屡遭骚扰、绑架。二零一五年九月,因实名控告元凶江泽民,王发芝被绑架、非法抄家,因血压高被拘留所拒收。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王发芝再次被非法抄家和绑架。丈夫仲崇岭去派出所要人,也被绑架。夫妻俩被非法拘留三十七天,被勒索一万元后,“取保候审”回家。

回家后,王发芝身体虚弱,走路不稳,眼睛模糊看不清,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身体恢复正常。二零二零年六月二日,又和丈夫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被逼迫放弃修炼,否则判刑送监狱。不久,王发芝身体出现病状,经历十八天的身心煎熬后,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含冤离世。

二、遭非法庭审、判刑迫害部分实例

二零二零年,江苏省六十三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批捕、或面临非法庭审、非法判刑。其中,二零一九年被绑架,二零二零年遭非法庭审、判刑人数为三十六人。经粗略统计,七、八十岁左右的老人约占三分之一,有二十人左右。

◎盐城市原人大代表缪平,古稀之年再遭非法判刑,送监被退回

缪平(缪萍),女,七十六岁,盐城市阜宁县人,原盐城市阜宁二建集团公司财务总管、工会副主席、盐城市人大代表。曾患关节炎、胃溃疡、扁桃体炎、腰椎病、肝胆扩粗梗阻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所有病不治自愈,从此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更重要的是,在真、善、忍的指导下,她品行端正,道德升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后,缪平被逼迫放弃修炼,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等迫害。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盐城市看守所、南通市女子监狱遭受地狱般的精神与肉体折磨。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缪平在盐城市滨海县发放真相资料时,又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同年十一月十二日,被非法开庭。为躲避迫害,缪平流离失所。

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上午,缪平被盐城市滨海县“六一零”和公安局国保人员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三年,送监狱被退回,仍被非法关押于盐城市看守所,家人不得会见。

◎原一级警督控告检察官,非法庭审后被失踪

程兰,女,六十八岁,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主任科员,一级警督,二零零七年七月退休。一九九七年七月,程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中、西医都医治不好的多种疾病痊愈,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医药费。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血腥镇压后,程兰女士多次遭受迫害。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程兰被便衣警察跟踪、绑架、非法抄家,遭洗脑班迫害二十二天后,转非法刑事拘留。十月二十一日,被强制“取保候审”。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程兰被栖霞区公安分局构陷到玄武区检察院;二十五日,被非法公诉到玄武区法院。

六月二十日,程兰以徇私枉法、违法起诉被控告人为名,向南京市检察院控告公诉人玄武区检察官陈丽芳、检察官助理刘松茂涉嫌违法犯罪;二十六日控告到南京市中级法院,二十九日,收到市检察院回复:您的来信材料收悉。我院己将来信材料转南京市玄武区检察院审查处理。但程兰一直未收到玄武区检察院的审查处理意见。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程兰被玄武区法院锁金村法庭非法开庭。她为自己无罪辩护,用现行法律逐一反驳检察官的公诉。事实面前,公诉人哑口无言。

二零二零年十月,原单位鼓楼公安分局非法停发程兰的工资。程兰给分局领导写长信反映情况,要求补发退休金,并向南京市公安局、政法委等领导写信反映情况。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中旬,南京市公安局覆信:你的来信材料收悉。我局己将来信材料转鼓楼公安分局处理。

程怀着善良的心等待鼓楼公安分局的答复。没想到,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她接到玄武区法院锁金村法庭电话通知,十二月十七日下午去拿判决书。她一去之后,音讯全无,被失踪。

程兰遭受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南京一级警督程兰被非法开庭 自己做无罪辩护》、《被构陷到法院 南京一级警督程兰控告检察官徇私枉法》、《南京市一级警督程兰多年遭迫害的经历》
等。

◎常州市卜如梅第三次遭非法判刑,老公公悲愤离世

卜如梅,女,四十八岁,家住常州市武进区横山桥镇芙蓉村。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曾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被非法判刑两年,勒索罚金一万元。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六日,卜如梅被横林镇派出所绑架。四月十七日,被所谓取保候审。横林镇派出所、常州市国保大队人员私自拿卜如梅包里的钥匙开门,非法抄家。当时,只有卜如梅公公一人因身患绝症,在家休息。他问抄家的人:“法轮功坏在哪里?”因平时都是卜如梅在家照顾他,当天没人给他做饭,老人悲愤交加,一个月零四天后离世。

五月十四日,便衣守在卜如梅家楼道里,等她买菜回来后,又行绑架、非法传讯。六月二十四日,卜如梅被构陷到武进区检察院。八月二日,武进区法院电话告知去拿起诉书。十月二十三日,卜如梅被武进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现被非法关押在常州市看守所。

◎盐城市九名法轮功学员同时遭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中午,盐城市法轮功学员曹福林、邓成芳、钟秀凤、汤玉玲、卞金兰、孔令秀、徐东干、王七(男,六十多岁)被绑架、非法抄家。八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于盐城市看守所近两年。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曹福林、王长明、邓成芳、汤玉玲、孔令秀、吴珮文、卞金兰、徐东干、钟秀凤被非法开庭,十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

曹福林,男,六十多岁,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曹福林曾被盐都区国保大队绑架,被打伤,不能行走,全身动不了,后被盐都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洪泽湖监狱迫害,这次再遭非法判刑。

王长明,男,六十岁左右,被非法判刑四年。王长明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无锡监狱遭受迫害,这次又被非法判刑。

邓成芳,六十岁左右,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孔令秀,五十多岁,被非法判刑两年十个月;汤玉玲,六十多岁,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卞金兰,被非法判刑两年三个月;吴珮文,被非法判刑两年;徐东干,六十多岁,钟秀凤,六十九岁,都被非法判刑一年九个月。徐东干是原江苏悦达集团天辰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曾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一年。

◎常州市武进区陈杏珍、谈晓东母子遭非法判重刑

陈杏珍,女,常州市武进区罗阳镇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儿子谈晓东也曾遭迫害。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上午,陈杏珍、谈晓东母子被六、七个警察到家中绑架、非法抄家。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八日,武进区法院对陈杏珍、谈晓东母子和严彩铃三人非法开庭。参加非法开庭的有二名律师、谈晓东的姐姐和姐夫、公诉人、法官,还有被叫来的人大代表八、九个人。律师为他们做了无罪辩护,期间,谈晓东是视频开庭,本人没有到场。据悉,法院将家中非法抄出的法轮功真相护身符,正、反面按两张计算,拼凑数量而定重罪。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陈杏珍被非法判刑四年,谈晓东被非法判刑八年。

◎曾陷冤狱五年,苏州市七旬季桂珍又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

季桂珍,七十三岁,家住苏州市高新区浒关开发区南庄村。丈夫徐世民,大学教授,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不药而愈。一九九七年七月,季桂珍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季桂珍曾于二零零零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季桂珍在老旧屋子被苏州工业园区娄葑派出所便衣绑架、非法抄家。当晚,被“取保候审”,之后,被构陷到吴江区检察院、吴江区法院。二零二零年三月份左右,季桂珍收到吴江区法院刑事裁定书,裁定如下:本案中止审理。

二零二零年七月末,吴江区法院通知季桂珍非法开庭日期。八月十一日,季桂珍遭非法庭审,十二月中旬,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勒索罚金三千元。

◎李俊兰,女,五十一岁,镇江市法轮功学员,户籍为常州金坛。二零二零年二月九日,李俊兰在镇江市三官塘巷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二月十三日,被绑架,二月二十六日,被非法逮捕。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被镇江市润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并勒索罚金五千元。二零一五年,李俊兰曾被非法判刑三年。

◎李正华,女,七十七岁,扬州市江都区仙女镇法轮功学员。曾于二零一五年被江都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二零一九年四月中下旬,她发放真相资料遭人恶告,再次被绑架(缓刑期间),被非法关押于扬州市女子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家人当时不知道),后被送到常州某女子监狱(可能是常州溧阳市竹箦女子监狱)。据说家人去常州监狱送钱物,不让见面。

三、遭集体绑架迫害部分实例

法轮功学员在一起,中共邪党就如临大敌。心虚至此的中共党徒疯狂非法抓捕集体看书、遵从书中道理修心向善的好人,疯狂大规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哪怕一群老人也不放过,八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

◎集体学法点被蹲坑多时,南通启东市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丁永生,南通启东市汇龙镇法轮功学员,他家是个集体学法点,已遭恶警蹲坑多时。去学法的法轮功学员都遭蹲坑恶警偷拍照片、跟踪等卑鄙手段监视。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晚,八位法轮功学员正阅读教人向善的好书《转法轮》,突然门被快速撬开,冲进三十多个警察,包括丁永生夫妻在内的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警察接着又绑架了已回家的两名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又绑架了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十多个小时内,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丁永生、茅爱琴、戎丽娟、戎丽琴、黄玉如、黄卫楠、陈秀芳、潘菊芳。七家全遭非法抄家,被劫去大量大法书籍、法轮功真相资料、电脑、播放器、唱戏器等等。

后黄玉如、黄卫楠被“取保候审”一年。丁永生、茅爱琴、戎丽娟、戎丽琴被释放回家。陈秀芳、潘菊芳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

◎集体阅读教人向善的好书,南京约七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三月中旬,南京市王惠兰、张玲霞、胡正(音)华等法轮功学员,在某学员家一起阅读教人向善的大法书籍时被绑架,当时全部被非法关押到邪恶的洗脑班。洗脑班设在南京市北京东路四十四号江南街“精品酒店”里。

胡正(音)华为原居住在南京市原下关区东井亭的胡振华女士,今年已八十三岁高龄。王惠兰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近十天时,被迫害致身体出现发热症状,洗脑班不敢再继续迫害,只好让她回家。

李伟平、高知妩夫妇被绑架后,被强制交了一千元,并非法办理“取保候审”后才回到家。七十三岁的李宝珠也被强制办理“取保候审”后才回到家里,后因遭骚扰,又被迫离开了家,于同年九月初流离失所到镇江被绑架。

籍建霞于三月十九日被绑架,当天回家,但自己的住房被警察带着“开锁匠”非法闯入抄家抢劫。籍建霞的母亲年纪大,又摔跤受伤,需要照顾陪伴,所以籍建霞大部分时间在母亲家里,结果她母亲的家也被非法查抄。

◎集体读书,淮安市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拘留

二零二零年四月五日,淮安市丁白灵、张晓明、朱德干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集体阅读教人向善的好书,同年约十月份,这几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都接到警察的骚扰电话,说是关于四月份集体读书的事情,家人说集体读书也没有违法。

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中午,一自称是闸口派出所的周姓警察,打电话给张晓明的妻子:因为他们几人集体读书的事,要(非法)拘留张晓明,让张晓明的妻子第二天将张晓明送到闸口派出所拘留,否则警察就上门。

同年十二月七日下午两点多,闸口派出所於姓警察带着三个人(警察和辅警)到张晓明家,强行将张带到闸口派出所。另两个辅警将张晓明带到淮安市第四医院和淮阴区医院强行体检。当晚将张晓明关在闸口派出所,第二天下午强行送淮安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十二日上午,张晓明获得自由回到家中。

◎南京市“七二二”统一抓捕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南京市统一行动,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1、建邺区八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勒索罚款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早晨七点左右,南京地铁公安分局出动几十名特警,分头冲进建邺区八名老年法轮功女学员家绑架、非法抄家,每位学员家的大法书籍、U盘、包括家属用的电脑、手机等个人财物被抢劫一空。

这八名老年法轮功学员是:陈静、胡友平(胡有萍)、马玉华、谢敏、水莉、袁秀娥、胡翠兰、张大姐。其中年龄最大的七十八岁,最小的六十二岁。她们因为身体有病,有的甚至是癌症患者,修炼了法轮功之后,不仅病没了,还能为儿女照顾小孩,承担一定家务,却因此遭绑架,还被掠夺财产。而所谓的理由是,几位老太在一起读法轮功的书;发放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护身符。

她们被强制检查身体、按手印。陈静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看守所。其余七人被非法关押时间不等,后被“取保候审”。每人被勒索罚款二千至五千元不等。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陈静和胡友平被雨花台区法院非法开庭。

2、秦淮区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左右,南京市公安局“六一零”与秦淮区公安分局联合绑架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张玉英、朱世达(男)、管洪珍、陶成、赵凤仪、翟梅华(翟美华)、许秀兰、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不知姓名)等。八十多岁的余姓和近八十岁的徐姓法轮功女学员当时不在家,都遭非法抄家。

南京市公安局退休二线的原国保大队大队长肖宁健(肖宁建)参与了绑架。

这些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劫持到秦淮区公安分局检测中心强制检测、按手印等。翟梅华被非法关押于南京市看守所一个月后,八月二十一日被强制办理“取保候审”后回家。管洪珍、许秀兰于十一月十八日被非法开庭。

◎南京市江北新区公安局综治办绑架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三日下午,南京市江北新区公安局综治办范诚忠(男,四十多岁)、卸甲甸派出所薛志强警察等五人,绑架了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李爱玲、王桂婷、林霞、胡恒英、黄玉梅、李竹英、沈传芳、高某某(男)等。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撬锁入室,有的被猛烈拍打门窗,他们都遭到非法抄家,被抢走大法书籍及其它私人物品。详情待查。

四、遭骚扰迫害部分实例

二零一九年,中共“敲门”,二零二零年,又“清零”,凡在中共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被多次上门骚扰,照像、强迫签“三书”、不炼功“保证”等,谎说这样就可除名,以后不再找他们等等,导致法轮功学员屡遭骚扰。

◎连云港市政法委王立兵等从幕后直接站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第一线

二零二零年入冬后,江苏省连云港市政法委书记王立兵领头,伙同各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大面积迫害法轮功学员。理由是,原来由公安局负责的迫害名单己移交到政法委,以后由政法委直接管。于是,扩建了的政法委每天都成群结队的拿著名单及写好的“保证书”,挨门骚扰,连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都不放过,找了本人再找家人,害得人无法正常生活。

他们不是敲门而是砸门,说政法委管着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不开门,就由公安局来强开,威胁不签字的,就要逮捕判刑,扣发养老金,取消一切生活权利等。

◎“清零”迫害,淮安市清江浦区四十多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二零二零年年底前几个月,江苏省淮安市政法委搞“清零”迫害,指使派出所警察及街道社区人员等,对本地法轮功学员不断骚扰。清江浦区四十多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派出所警察让法轮功学员去派出所,不去就恐吓;有的居委会、派出所、街道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有的不断电话骚扰;有的打着扶贫的幌子,或假冒检查卫生、水电,或冒充查户口,敲开法轮功学员的家门,采取各种卑鄙手段骚扰,迫使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有的恐吓家人签字,有的家人害怕签了字,但遭到法轮功学员的严词拒绝,也有的家人当场拒绝。

◎南通市通州区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

二零二零年六月,南通市通州区法轮功学员苏小非、郁美莲、张素珍、刁美娥、张美分别被当地派出所、村干部骚扰,并要求在他们写好的“保证书”和“转化书”上签字。

同年,南通市所谓的上级领导连同通州各地区、乡镇派出所、村委会、居委会对法轮功学员郁秀成、徐启平、姜琪、张素珍、朱文如、王汉成、徐建如、丁女士等上门骚扰,要法轮功学员签字“不炼功”。

◎南京市江宁区禄口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十月初放假期间,南京市江宁区禄口派出所四人值班,每人两天,第一人只打了一次电话,后面三人,每天打电话骚扰,询问法轮功学员在哪里。十月六日还上门骚扰,查看是否在家,并拍照确认。

二零二零年一月,法轮功学员去外地出差,禄口派出所姚警察要求回来后到他那里报到。三月六日下午,禄口派出所张警察又到该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家人告知上班去了,张警察随后打电话给这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追问上班地址,这位法轮功学员没有告诉他。

◎伪称做垃圾分类宣传,苏州市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拍照骚扰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苏州市平江街道旧学前社区三人(包括一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张玉梅家,伪称做垃圾分类宣传,实际是强行对着张玉梅照像。张玉梅质问:你为什么照像,垃圾分类宣传要照像吗?其中一女子忙说要采集信息,你就配合一下吧,同时把垃圾袋等宣传物品硬往张玉梅手中塞,用这种欺骗的手段强行照了像后匆匆离开。

◎吴小明,苏州市吴中区法轮功学员,被吴中区胥口镇派出所派汽车和电动自行车跟踪数月。早晨在她家的小区等著,她一早去给她九十多岁的母亲准备中饭,他们就一直跟到她母亲住的小区,然后她去上班,他们就跟到她上班的地方,在外面等她下班。她去和跟踪她的人讲真相,跟踪她的人都一口否认,不敢承认跟踪的事实。

◎二零二零年六月,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六一零”指使公安人员上门骚扰、恐吓、逼迫部分法轮功学员签“保证书”放弃法轮功修炼。

五、迫害老年法轮功学员实例

1、非法庭审、判刑部分实例

◎去法院旁听被绑架,苏州八旬吴华新遭非法庭审

吴华新,八十二岁,苏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一月七日,去吴江区法院旁听对法轮功学员宣小妹和朱培琴的非法庭审,被安检非法搜身,因随身携带法轮功护身符,遭到苏州国保大队及松陵派出所绑架。

在松陵派出所,吴华新被要求坐在犯人的椅子上接受非法审讯。之后警察又到他家非法搜查,护身符、光盘、书籍、挂历等个人私有物品全部被非法带走。第二天下午,警察给了一张“取保候审”单,让家属把他带回家。

同年八月,吴华新被构陷到吴江区法院。十二月十四日下午近三点,遭吴江区法院非法庭审。法院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法庭旁听,连老人的儿子女儿也被拒绝入内。两位律师从多个角度有力地为老人进行了无罪辩护。庭审结束,书记员让吴华新签字,被拒绝。吴华新不承认所谓的罪行,他没有犯法,做好人没错。这个没有任何受害人或受害物体的非法庭审最后宣布休庭,没有任何结果。

◎近七旬老太被绑架逼供,连遭几十个耳光被打昏死,残疾老伴无人照料

钟秀凤,女,六十九岁,盐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被城南公安分局朱某等八个警察闯入家中,双手背铐铐走,被关进洗脑班迫害。她七十三岁的丈夫一条腿截肢,生活几乎不能自理,整日以泪洗面。同年五月十五日,钟秀凤再次被绑架。

钟秀凤被绑架后,遭到拷打逼供,一连被打几十个耳光,被打得昏死过去后,被送医院抢救,警察怕出危险担责任,赶紧把她送进看守所。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钟秀凤被非法开庭。十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一年九个月。非法刑期满,她儿子去接她回家,看守所还勒索她儿子六千元的所谓“保管费”,否则不放人。迫害人还要收“保护费”,劣迹比流氓绑匪更胜一筹。

◎朱玉芳(朱玉芬),女,九十岁,泰州靖江市法轮功学员。因坚持在公众场合讲法轮功真相救世人,遭到靖江市“610”、国保、当地派出所警察长期骚扰与迫害。二零一九年三月至七月期间,朱玉芳被绑架,被放回家后,不断遭骚扰、非法抄家抢劫。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遭非法开庭,给她的家人和她本人带来极大伤害。

◎沈慧清,女,八十三岁,镇江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沈慧清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不听劝善的世人用手机联系派出所举报,导致她被派出所绑架。五月二日晚,沈慧清被“取保候审”回家,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日,被非法庭审。

◎南京市法轮功学员汤志兰,八十二岁。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汤志兰被玄武区法院非法庭审。因身体因素,非法庭审后无法进行下去,草草收场。迫害详情参见《2019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

◎赵秀云(音),女,七十五岁左右,徐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或十三日),在家中被绑架,据说被非法关押于徐州市三堡看守所,同年被非法批捕。

◎卢丽华,女,七十四岁,南通市通州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因讲真相救人被绑架,被所谓取保候审一年,到期后,卢丽华不承认自己有罪,没在到期书上签字。中共不法人员以不签字为借口,九月二十二日在崇川区法庭非法对卢丽华开庭,九月二十七日对卢丽华非法判刑一年。

2、遭绑架、骚扰迫害部分实例

◎南京七旬法轮功学员水莉被绑架,老伴三个多月后被骚扰离世

水莉,女,七十七岁,南京市法轮功学员。原江苏省浦口监狱一级警督、技术工程师。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七点多,水莉被南京地铁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多个警察蹲坑绑架,被抢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一台、大法书、真相U盘、空U盘两个、真相传单等私人物品若干,连老人起夜用的手电筒也被抢走。老人后被所谓“取保候审”,并被非法扣押五千元钱。当晚十一点多,被儿子接回家。

水莉的老伴有心脏病,一直在吸氧。在此之后,病情逐日加重,天天担惊受怕,整夜睡不着觉。三个多月后的十一月十二日凌晨三时离世。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包括水莉在内的八位老年法轮功女学员被同时绑架、非法抄家,最大的七十八岁,最小的六十二岁。详情参见本文后文“遭集体绑架迫害部分实例”部分。

◎丈夫被中共酷刑迫害致死至今没有说法,苏州七旬翁建珍旁听庭审再遭绑架

翁建珍,女,七十一岁,苏州市法轮功学员。丈夫俞惠男,苏州市科委干部,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被苏州监狱酷刑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苏州监狱对俞惠男的冤死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二零二零年一月七日,翁建珍参加对法轮功学员宣小妹和朱培琴的非法开庭,安检时,被搜出随身包里一份《给善良人的一封信》和一个收音机,被警察(两女一男)绑架到吴江区松陵派出所,关到一个有几间铁笼子的房间。

在松陵派出所,翁建珍被强行搜身,她拒绝采集手印和靠墙拍照,然后被带进审讯室,强制坐在犯人椅上接受两名男警察非法审问。之后,七、八个警察挟持翁进入一辆黑色面包车,驶往翁的大女儿住处(翁与大女儿女婿同住)非法抄家,抢走了翁的法轮大法书籍、明慧书籍、插卡收音机和视频播放机(价值五百元)等私人物品。翁建珍再次被劫持到松陵派出所,当晚在床上坐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被放回家。

◎康乃怡,女,七十八岁,南通市通州区法轮功学员,退休教师。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下午,在通州汽车站向世人讲真相,被通州区国保大队跟踪监视、绑架关押、非法抄家,被所谓取保候审。二零二零年七月,“取保候审”一年满,国保大队、“六一零”要求签字。康乃怡不承认修炼法轮功有罪,不签,被威胁扣除退休工资,让她儿子失去工作,康乃怡被再次绑架,非法关押。

◎孙蔼侠女士,八十三岁,苏州市法轮功学员,大学教师、工程师,二零一九年四月从南通女子监狱出狱回家,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一日,遭苏州市东港警务室两人上门骚扰,一人自称姓王。第二天,东港警务室一自称姓华(或黄)的男子又上门骚扰,敲开门后,直接对老人拍照,说片警派他来看看孙蔼侠。边说边下楼离去。孙蔼侠大声说:“你这是犯法行为,拍照侵犯肖像权!”

◎薛风珍,女,八十岁,镇江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多,家门锁被人用钻子撬开,十多人蜂拥而至,大约四人穿着警服。薛风珍问他们来干啥,其中一人说:“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来抄家的。”他们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

◎黄如英,女,八旬,南通市崇川区法轮功学员,南通法轮功学员黄艳丽(已被迫害离世)的母亲。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报导,黄如英已失踪五个多月。二零一八年,她曾遭崇川区法院非法判刑半年,被送南通女子监狱迫害。

六、经济迫害实例

这里列举的是二零二零年明慧网曝光的,江苏省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剥夺、扣发养老金的部分迫害实例。养老金是由《宪法》、《劳动法》、《社会保障法》等众多法律共同规定予以保障的个人合法财产,社保部门不应该扣发、停发或者要求返还。另外,养老金不仅仅是个人财产,按照《婚姻法》的规定,还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剥夺一方的养老金,也是对其配偶财产的侵犯。

◎三位耄耋老人被非法扣减养老金数十万元

江苏省苏州昆山市三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黄凡、王以庆、王志芳,二零二零年四月,被社保中心通知,根据劳社厅函[2001]44号文件,非法扣发被非法判刑服冤狱期间的基本养老金。黄凡共被非法扣发二十七万多元;王以庆、王志芳分别被扣发十一万多元。

黄凡老人,八十四岁,中共人员声称:百年后还不清,扣丧葬费;再还不清,子女还。二零零五年,黄凡患癌症中晚期,化疗身体吃不消,体弱不能吃、不能睡,准备放弃治疗等死。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后,身体正常,之后没吃过一粒药。她想把法轮功是祛病健身的好功法告诉所有的善良人,就写真相信。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因此遭绑架、非法抄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六个月。为此,黄凡老人被非法要求退回冤判刑期的养老金,共计272412元,剩余金额分五年扣除,每月扣三千元,最后一月(二零二五年六月)扣2146.3元。

王以庆老人,七十六岁;王志芳老人,七十四岁,昆山市玉山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在亭林公园讲真相、发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被绑架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昆山看守所。

王以庆被非法判刑三年一个月,共被扣发118484.8元,剩余金额分五年扣除,每月扣1555元,最后一月(二零二五年十二月)扣1568.2元。

王志芳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共被扣发112751.6元,剩余金额分五年扣除,每月扣一千五百元,最后一月(二零二五年十二月)扣1891.6元。

◎被扣发三年冤狱养老金近十万元,淮安市左康伟提交申诉状

左康伟,女,六十岁,淮安市清江浦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曾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零八月,左康伟去银行领取养老金时,被银行人员告知卡里没钱到账。区人社局答复是依据劳社厅函[2001]44号文“关于退休人员被判刑后有关养老保险待遇问题的覆函”,要求她返还非法判刑三年期间的基本养老金,共计九万七千多元。

左康伟的丈夫王士新,因修炼法轮功,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泗洪监狱,工资也早已被非法停发,如果再停发她的养老金,整个家庭将陷入严重的经济困境。经向区人社局养老保险科长、信访局讲真相,每月扣除一千元,直到扣满九万七千元。左康伟为此提交了申诉状,对她这三年的非法判刑进行申诉。

◎曾陷冤狱七年半,并遭非法超期关押,南通市单汉如被扣发养老金

单汉如,男,南通市法轮功学员,曾入冤狱七年半,遭残酷迫害。二零一九年五月,单汉如在无锡监狱冤狱七年期满,狱方却以单汉如没有“转化”为由,非法超期关押。直到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才出狱回到家中。地方行政部门继续违法扣除单汉如的退休金和医保待遇。

单汉如原在国有企业,有四十多年的工龄,养老金应该在五千元左右,每月却只给两千一百多元。单汉如希望相关机构尽快恢复他的养老金待遇。

◎胡荣华,女,七十多岁,南通市观音山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七月,她所在的观音山社区把她的名字报到社保局,将她赖以生存的退休工资停发。同年十一月十日,她被八个警察冲进家中绑架、非法抄家抢劫。

◎吴秀英,镇江丹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被恶人停发退休工资,导致她的生活陷入极端困难之中。

◎朱秋玲,六十三岁,苏州市吴中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九年十二月,社保局和单位通知她,因她曾被(非法)判刑而停发她的全部退休金,还要追回她回家后已领取的所有退休金。社保局人员给她看了电脑上的一份停发她退休金依据的三个部门(中组部、人社部、监察部)颁布的文件。

◎蒋素珍,女,七十多岁,苏州市法轮功学员。在南通女子监狱遭受三年残酷折磨,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狱,生活来源被“六一零”和国保非法取消。蒋素珍目前没有生活来源,只能靠房屋拆迁补助款十万元养老。

七、其它迫害实例

1. 迫害外地法轮功学员

◎曾被枉判七年,河北雷江涛在江苏淮安又被构陷

雷江涛,男,四十一岁,现居江苏淮安市涟水县的河北省石家庄晋州市法轮功学员,曾获“全国物理奥林匹克”三等奖,二零零二年毕业于河北衡水师专,是数学系计算机班的高材生。

二零零四年,二十五岁的雷江涛被晋州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先后在国家安全局看守所、晋州市看守所、冀东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雷江涛被淮安市公安局授意下的涟水国保大队绑架。第二天,被带到清江浦区公安分局后,清江浦区公安分局开出监视居住通知单。六月二十七日,雷江涛被非法“取保候审”。

国保称摄像头拍到雷江涛四月在广场散发法轮功真相小册子。八月十日左右,国保构陷雷江涛至清江浦区检察院。十月十三日,检察院翟艳兰要求雷江涛写认罪认罚书以及“不炼功保证”,被雷江涛拒绝。检察官乔继梅说将会很快(非法)将雷江涛非法起诉到法院。

◎疫情中救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勒索罚款三万五千元

王香丽(王香莉),女,六十岁左右,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法轮功学员,在南京帮儿子带孩子。二零二零年初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在南京各小区与百姓讲真相,被摄像头拍下。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被八、九个自称江北新区公安分局、盘城派出所(一说沿江派出所)的人闯入盘城家中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看守所。

王香丽被南京市玄武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玄武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勒索罚款三万五千元。王香丽不服判决,上诉至中级法院。

◎绑架外地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河北省秦皇岛山海关法轮功学员马铁平,在家中被山海关道南派出所及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联合绑架。他们骗开马铁平的家门,把马铁平绑架,随后非法抄家,抢走他家电脑和手机。马铁平被绑架到南京,被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南京市雨花台区看守所。

◎张春芳,女,约七十岁,山东冠县八里庄法轮功学员,被南京的国保绑架。据说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中共不法人员对她非法开庭,详情待查。

◎洗脑输出

据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消息《浙江省温岭市新河镇余立新被绑架经过》一文披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午,浙江省台州温岭市新河镇政法委副书记李义和“六一零”头目打电话从南京叫来两个女帮教人员(南京市某社区“六一零”人员和以前炼过法轮功的人),坐四个多小时的车,于下午五点左右到达温岭市维也纳国际酒店七楼上设有铁门和专人把守的洗脑班(温岭市黑监狱,位于太平街道中华路四百五十八号)。

李义同时指使新河派出所副所长张宇,带领八个警察和几个消防员,于下午五点四十分钟,到新河镇南干村法轮功学员余立新在台州市路桥区的住处,十几个人强行把门窗砸开,将余绑架到维也纳宾馆七楼洗脑班。

该洗脑班黑监有十多个保安轮班,还有两个新河派出所人员,一个新河镇驻村干部。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南京社区人员叫余立新签字。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新河镇南干村书记把余立新送回家。

2.在外地遭中共迫害

◎徐州市黄志力在山东被绑架,十多万元现金被中共抢走

黄志力,男,四十八岁,徐州市法轮功学员。曾在徐州市董庄煤矿工作,是新兴产业纸面石膏板厂的技术骨干,曾荣获单位“十佳青年”称号。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乙肝,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二十多年一粒药未吃。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黄志力屡遭绑架、非法关押、洗脑迫害及经济迫害,失去工作。身份证被紫庄派出所非法扣押,被安排到董庄办事处打杂,临时工待遇。他妻子没有工作,孩子幼小,一家三口每月就靠他打杂的这四百元勉强糊口。就是这么艰苦的生活也没有持续多久,二零零七年四月,黄志力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入无锡监狱。

黄志力的妻子只好带着八岁的儿子回到山东娘家。三年冤狱期满后,黄志力也回到了山东岳母家。徐州市贾汪区公安局和紫庄镇派出所经常到黄志力岳母家骚扰,询问黄志力下落,二零一八年更是以“注销黄志力一家三口人的户口”相要挟。给黄志力岳母家带来了无尽的骚扰和恐惧。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黄志力因告诉人们躲避瘟疫的良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被恶意构陷,被恶警闯入租住房绑架,他的儿子(二十多岁)及岳父伊廷绪、岳母谢顺芳(七十七岁)同时被绑架,家中十多万现金被抢走。第二天,黄志力与岳父、岳母被非法关押在沂南县,儿子被释放回家。

老年法轮功学员伊廷绪和谢顺芳是山东省蒙阴县野店镇南峪村人。由于再次被无辜牵连,被非法抄家,多次上门骚扰,老两口被迫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回。

◎陈冰玉,女,七十六岁,江苏省无锡市法轮功学员,多次遭迫害,最近一次遭迫害是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无锡恶人绑架,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半月。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她在家乡浙江省嘉兴市因发放真相资料,再次被当地国保绑架,下落不明。

◎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法轮功学员付健(付建),一直在上海上班。二零一九年八月,在上海挂条幅被举报,周末回淮安接送孩子上学时,被上海市宝山区恶警跟踪到淮安市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宝山区看守所。在公司宿舍的住处被非法查抄。家人为其请了律师。二零二零年七月底被非法开庭。

3. 冤狱到期不能回家

◎非法刑期满,南京市雷达专家马振宇人身自由仍受限

二零一九年七月,张玉华博士获得了美国川普总统的接见,她在白宫向川普总统当面陈述了丈夫马振宇遭受迫害的情况。二零二零年七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以马振宇案为例,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和凌辱,释放因信仰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尽管这一案件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但是马振宇在非法刑期满后,仍未获得人身自由。

马振宇,一九六二年六月出生于山西大同,西北电讯工程学院(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原中国信息产业部南京第十四研究所雷达总体主持设计师、技术骨干,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担任当时南京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

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日,马振宇在北京为十四所争取了数千万元的合同。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当天,马振宇就被非法抓捕,之后被非法抄家四次、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关洗脑班迫害六个月、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七年,总计在监狱、洗脑班、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失去自由九年多。在苏州监狱,马振宇遭遇到地狱般非人的肉体和精神双重折磨。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马振宇被控给中共领导人寄有关法轮功的信件,而被再次绑架,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非法刑期满。苏州监狱称已于九月十九日将马振宇交给南京公安,但张玉华表示未能与丈夫取得联络。

据了解,马振宇遭到南京市玄武区锁金村派出所控制,居住在南京市夫子庙附近公安某单位收发室旁边的一个房间。公安对马振宇的家人施加压力,包括其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不准与张玉华联系。南京市几个派出所威胁各自管辖区域内的法轮功学员,不许和马振宇联系,不许看望马振宇,否则就抓捕他们。

◎五年半冤狱期满,徐州市中学教师潘绪军被超期关押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洪泽湖监狱的江苏徐州市法轮功学员潘绪军,五年半冤狱期满,但没有被放回家,被非法超期关押。

潘绪军,男,五十五岁,江苏省徐州市沛县沛城镇潘阁村人,大学本科毕业,原徐州市沛县初级中学英语教师。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在外流离失所的潘绪军被徐州市沛县公安局恶警绑架;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被徐州市沛县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底,第一次被劫入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关押迫害。

在狱中,潘绪军因拒绝洗脑“转化”,被恶警指使犯人辱骂毒打、长时间不让睡觉、在地上拖、凉水泼身、搓右耳致剧痛严重水肿变形、绑“死人床”、草棍捅鼻孔、用针管往鼻孔眼睛注水、掐脖颈几乎窒息等,还被恶警按地上往口腔鼻子多次灌水、戴背铐铐货架、上恐怖约束腰带(一种专门制作禁止炼功限制双手在腰部的皮制腰带)等多种酷刑折磨和非人虐待,身心遭受极大摧残。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晚,潘绪军被蹲坑的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沛县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五年半后,再次被劫入江苏省洪泽湖监狱迫害。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潘绪军冤狱期满,却没有回家,被非法超期关押。

八、二零二零年曝光的前期迫害

◎徐州市法轮功学员刘家玉遭中共精神病院迫害

刘家玉,男,江苏省徐州市丰县人。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冠心病、十二指肠溃疡、关节炎不治而愈,吸烟、喝酒、赌博的坏毛病被彻底改掉,老花镜被扔掉,火爆的脾气也变的祥和亲切。乡亲们说刘家玉炼了法轮功脱胎换骨,变成另一个人了,紧张的家庭关系也变得融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至五月三十日,刘家玉被骗进丰县封闭式洗脑班迫害十天,又从洗脑班被骗进徐州市民政局办的精神病院迫害九十天。

在精神病院,刘家玉被过大电(电休克)一次,过电时一人按头、四人分别按腿、胳膊。过电时由于口中垫布没垫好,强大的电流造成全部牙齿松动,牙床出血,结果导致吃饭只能吃软食(面条、米饭)。后来被迫拔掉真牙,换上了一口假牙。

刘家玉还被强制吃破坏神经的不明药物,吃过后,行走、坐卧都非常难受,除非睡着了不知道难受,只要清醒,就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刘家玉平时还受到精神病人的监视,不允许他和别人说话。负责迫害刘家玉的是一个姓陈的女主任和一个姓罗的副院长。当时陈主任叫刘家玉看了中共邪党上级发的关于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的红头文件,大概有三、四页纸。

从精神病院遭迫害放回来后,有一年的时间,刘家玉都是处在精神痴呆、恍恍惚惚的痛苦状态之中。

刘家玉后来又三次遭非法抄家,被丰县“六一零”和县公安局人员多次到家骚扰恐吓,监视居住,严重干扰了正常生活。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五年,两次在徐州火车站候车室遭非法搜查、非法扣押,无法正常出行。

◎常州市龚国华和龚裕芬夫妇屡遭中共迫害

龚国华和龚裕芬夫妇,江苏省常州市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中共迫害。其中,龚国华先后被非法劳教两次,累计五年,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共四个月左右;龚裕芬四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约三个多月,两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计二个月,一次被非法劳教二年。龚国华和龚裕芬夫妇家中三次被非法抄家,经济损失惨重。

龚国华,在单位常年是优秀工作者,一九九七年下半年,他所在公司的一次大会上,公司领导赞扬法轮功使公司几个老病号职工通过修炼,身体康复,正常回厂上班,工作兢兢业业,还为公司节约了大量医药费。龚国华和龚裕芬夫妇因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来因为坚定法轮功信仰,多次遭中共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龚国华和龚裕芬欲进京上访。十一月十六日,龚裕芬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回常州;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傍晚,龚国华在北京被绑架回常州,遭非法审讯折磨七天七夜,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解除劳动合同,开除公职。这期间,龚裕芬在家被两次绑架进洗脑班迫害。

龚国华在江苏方强劳教所遭严管迫害,在烈日下、雨中不断的被逼着跑、站、蹲;晚上不让睡觉;中午在烈日下暴晒;头被强行按在便桶口上;做苦役。到后来,天天逼着看污蔑法轮功的教材,每日写思想汇报。龚国华被迫害的又黑又瘦,光头上被烈日晒焦的头皮一层层脱落。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下午,龚裕芬被绑架进常州西林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抄家,经济损失约达几万元。二零零五年底,龚国华和龚裕芬先后被绑架到常州林业机械厂招待所,并再次被非法抄家。两人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左右,直到腊月过小年夜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六月,两人先后被绑架到常州机械新村后某招待所。被第三次非法抄家。一个月后,先后被关进常州看守所迫害一个月。龚国华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一零年黄历八月初,夫妇俩在武进雪埝农村老家,十几个便衣企图将他们绑架回常州。龚裕芬在屋里把门锁上。便衣把在院子的里龚国华绑架到常州勤业新村西边某小旅馆洗脑迫害,同时把龚裕芬家团团围住一天一夜,逼得龚裕芬从二楼跳下逃生,头脚多处被摔伤。

◎章法制,男,江苏省籍,新疆石河子法轮功学员,新疆兵团农科院水土所所长,副研究员。在开除公职、停薪等逼压下,身心受到极大创伤,精神抑郁,于二零零零年八月在去农贸市场途中遭遇车祸身亡,终年五十九岁。

九、遭恶报和举报实例

1、遭恶报实例

◎江苏省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王立科被查

王立科,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十五日生,满族,山东蓬莱人,曾任辽宁省北宁市公安局局长、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葫芦岛市公安局局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局长,二零一零年四月任大连市副市长并兼任公安局局长。二零一三年三月任江苏省政府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任江苏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二零一七年九月至今,任江苏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

其在辽宁、江苏任职期间,亲自组织、指挥参与对辽宁、江苏地区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监控、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非法洗脑等系统的、灭绝人性的迫害。至少九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百人被非法判刑、三千多人被绑架。在江苏任职期间,迫害致死21人、非法判刑268人、强制送洗脑班247人、至少绑架2145人。

王立科靠积极追随江泽民及江泽民“血债帮”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迫害法轮功而得到提拔重用。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王立科两次受到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接见。

王立科因迫害法轮功,被列入明慧网“恶人榜”,多次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追查通告。二零一九年九月,王立科被法轮功学员作为“人权恶棍”举报给美国政府。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消息,王立科遭恶报,涉嫌严重违法违纪,主动投案自首,目前被查。

◎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淮安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乐翔,遭恶报被查

乐翔,男,一九六六年五月生。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二零零二年九月任淮安市国保处副处长、国保支队副支队长。之前为市“六一零”成员,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到县、区法轮功学员家绑架、非法抄家,包括到外地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企图捞取政治资本。

乐翔任淮安市洪泽县(现洪泽区)公安分局局长、县维稳办主任期间,二零一四年十二月,淮安市五位法轮功学员到洪泽境内散发法轮功资料,被其非法抄家、抓捕。国内外法轮功学员先后写信和打电话讲真相、劝善,他置若罔闻、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学员,编造假材料陷害,并积极主动勾结市“六一零”、市国保继续加重迫害,使法轮功学员刘永军被非法判刑三年、施素华三年、丁百灵二年、唐清一年半、魏善荣十个月。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消息,乐翔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已被查。

◎苏州太仓市浏河镇警察位洪民突然倒地身亡

位洪民(位洪明),男,苏州太仓市浏河镇警察,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三月,两名法轮功女学员在太仓市浏河镇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警察绑架。位洪民多次非法审问法轮功学员。浏河镇警察罗织了多条证据,将这两名法轮功学员构陷到张家港市检察院,致使这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下午三点三十分,位洪民突然倒地死亡。据中国大陆公开报导:二月十二日,位洪民接手一起口罩诈骗案,二月二十日下午,他去向副所长雷清源汇报,正当雷清源低头看笔记本上的文字时,突然听到“砰”的一声,位洪民倒在了地上,紧握著拳头,脸色苍白。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徐州邳州市土山镇派出所协警魏云端遭恶报猝死

江苏省邳州市土山镇派出所协警魏云端去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法轮功学员向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反而诽谤大法。法轮功学员继续劝他不要被邪党利用牵着鼻子走,将来会后悔的。他扬言,我就不信,还能让我死吗?并继续追随邪党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没过几个月,魏云端突然夜间猝死在自己家中。

2、遭举报实例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布《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迫害人权及宗教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法轮功学员可以收集整理和提交迫害者名单,以便定位迫害者。

江苏省法轮功学员依据迫害者的犯罪事实,已举报江苏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王立科,江苏省原劳教局教育科科长唐国防。

二零二零年,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法轮功学员举报赣榆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李太平、贺从彬和郑奎。

李太平,男,一九六四年生,原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兼“六一零”办公室头目,二零一五年卸任“六一零”头目,二零一八年八月退二线,任主任科员。贺从彬,男,一九六二年生,原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二零一五年五月退二线。

自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迫害以来,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法轮功学员有二百多人次遭受判刑、劳教、关洗脑班、游街等各种形式的迫害,是整个连云港市的重灾区。

特别自李太平出任赣榆区“六一零”头目、贺从彬任赣榆区国保大队长以来,他们沆瀣一气,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伙同赣榆检察院、赣榆法院的刘颢、谢共祥、董淑进、孙建中等人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勾结乡镇、街道、社区、村委、书记、地痞流氓,对几十余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抄家,毒打、勒索罚款。不少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迫害详情参见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文章《连云港赣榆区610李太平及国保贺从彬罪恶簿》。

◎连云港市赣榆区“六一零”头目郑奎

郑奎,男,一九六六年生。二零一五年任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纪委书记兼“六一零”头目。自任职以来,郑奎不遗余力的迫害赣榆区法轮功学员。一些法轮功学员给他写真相信,劝他认清形势,守住良知善念,不要听信谎言,别做邪党的替罪羊,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可他听不进良言,仍然迫害赣榆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赣榆区“六一零”头目郑奎被举报。

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详情参见二零二零年五月七日明慧网文章《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区610头目郑奎罪恶簿》。

后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揭露了南京市“六一零”、公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卑鄙下流的阴暗手段。淮安市中共不法人员搞“清零”迫害,当法轮功学员要求他们出示文件,留下姓名,电话号码时,他们就不作声,可见他们心里也明白,他们做的事情站不住脚,见不得人。

“清零”行动中,苏州市中共不法人员拿出所谓的“三书”对法轮功学员说:你签字后,就为你除名。法轮功学员问,要我保证什么?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往哪悔?有什么过?并揭露江泽民腐败治国、出卖国土、迫害法轮功等等真相,吓得社区主任转身就走,不敢再听。他们不明真相,甚至不敢听真相,只知道为了眼前利益,跟着中共邪党瞎跑,不知道将来要付出为中共买单、为中共陪葬的毁灭自己的代价。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2020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