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钱友云累计冤狱十年 释放前夕又被劫持入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9日讯】武汉市江夏区粮食局饲料公司职工、法轮功学员钱友云,因信仰长期遭受中共残酷迫害,多次被绑架关押、洗脑,被非法劳教一次一年半,非法判刑三次九年,累计冤狱十年半。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本应是钱友云冤狱结束日。但就在释放的前几天,钱友云女士又被劫持到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据明慧网报导,钱友云,一九六五年六月八日出生于武汉市洪山区,原武汉市江夏区粮食局饲料公司职工。在修炼法轮功之前,钱友云一直遭受家传支气管哮喘之苦,几十年病魔缠身;加上嗜赌打麻将不顾家,家中矛盾不断。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钱友云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长时间,身上的多种疾病不知不觉消失了,还戒掉了打麻将等许多不好的坏习惯,心态变得平和了,思想境界都在同化 “真、善、忍”的过程中不断的往上升华著。

法轮功改变了钱友云,她主动的承担了几乎所有的家务,家庭变得和睦。周围的亲人和同事被钱友云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变化所震撼,亲人纷纷也走入法轮功修炼并受益,有的亲人扔掉了拐杖,能自己走去炼功点;有的亲人戒除了赌瘾,回归家庭。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二十二年中,钱友云长期遭受残酷迫害,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洗脑班四次,非法劳教一次一年半,非法判刑三次九年,累计冤狱十年半。她经受了人们难以想像的折磨与苦难:长达数天的连续吊铐;每天二十四小时的包夹强制洗脑;长达半年的每天长时间罚站;多人围攻暴力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的“熬鹰”;野蛮灌食以及不间断的谩骂羞辱、人身攻击等。出狱后又遭扣发退休工资的经济迫害。这种迫害对她来讲仍在继续。

一、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钱友云,一九九九年年底两次进京上访并且在互联网上签名呼吁国际舆论制止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后,遭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主管王国良绑架、刑讯逼供,后被非法关押市妇教所、市第一看守所。在武汉妇教所,十二月份的大冬天,衣服及鞋脱光,穿着秋衣秋裤,绑着手、脚,钱友云被按倒在地上三个多小时,后来光着脚站在猪栏的水泥地上,用冷水往脚上浇,并用透明胶封著嘴。

受尽非人折磨虐待后,钱友云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在武汉女子监狱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钱友云入狱后被下到喷织监分区,第三天开始,在刺骨寒风中罚站半年。第三天,分监区指导员马启梅就对钱友云说:“今天只有两样你可选择:一是放弃法轮功,认罪伏法;一是罚站,直到想通了为止。”钱友云说:“两样我都不选择。”马启梅气急败坏地逼迫她在寒风刺骨的隆冬,穿着薄薄的毛衣站在过道的风口上,就这样一站就是恐怖的半年时间。每天脸被寒风刮得像红纸,腿脚肿得像猪肝,两脚疼得不能挨地。

此外,恶警还指使犯人经常打、骂、踢她。以至于最后她被整得全身失去了平衡和控制,吃饭时常常连人带碗摔倒在地上,上厕所时又摔倒在便坑旁,还反遭恶警及犯人的嘲笑和羞辱。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钱友云还被恶警关进“反省监号”长达16天。

二、被绑架到洗脑班折磨

二零零三年一月,钱友云冤狱三年回家,三月份被恶人强行绑架到江夏区五里界洗脑班。

一进洗脑班,恶人就围攻她,连续九天强制不让睡觉,逼她签字,写诬蔑材料,不写就打耳光、抓头发,特别是第九天,区分局一科王国良、610办公室的政法委副书记杨家煜,突然召集各部门人开会,不一会这些人一下围着她,法院的黄改走上来,朝她脸部猛打不停,直到他打累了,手打疼了,旁边的人有点看不下去,把他拉开,他还大骂不停并狂叫:“老子就是坏人,就是要打你。”说着朝她下身猛一脚踢来,钱的眼睛被打得青紫红肿很大,无法睁开,脚肿得不能穿鞋子,身上都是伤。

二零零三年五月,钱友云从江夏区五里界洗脑班成功走脱。

三、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钱友云在江夏区大桥镇发传单时再次被绑架,二零零四年元月十四日,钱友云被区“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女子六队非法关押。

一入劳教所她就遭罚站三天,吊铐四天,三人轮流看守不让她睡觉。钱友云绝食抵制迫害,恶徒又强制野蛮灌食。由于长期遭受迫害,导致钱友云长期头疼,双脚严重受损,大便不正常,月经未来,疼痛难忍。

四、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折磨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钱友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期满,因拒绝“转化”被江夏区“六一零”绑架到武昌杨园洗脑班。大热天(39度)她被铐在窗上不松铐,(房子面西)被晒太阳,晚上开窗让蚊虫叮咬,几十天不让洗澡换衣,并毫无人性,不让她吃饱饭,更有甚者惨无人道的要她将小便解在裤子里,顺腿流在地上。

长时间的饥饿,加上非人的折磨,致使钱有云的双腿肿粗如水桶,往外淌水,看管她的人中有三人(据说是江下区粮食局单位指派的两位年轻的,一位年长的),那位年长者(负责喂饭)由于良心的发现将一条秋裤垫在钱友云脚下,被610人员强行拿走,并遭训斥。

钱友云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恶人还是没有达到“转化”她的目的。而这种非人的折磨虐待还在继续。恶人又将她劫持到当时武汉市最邪恶的江岸区谌矶洗脑班,对她继续实施非人的折磨。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武汉市江夏区钱有云、杨淑芳俩位法轮功学员,在湖北省十堰市为营救被十堰市“六一零”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先关押在十堰当地,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被劫持到湖北省板桥洗脑班继续迫害。

五、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钱友云在家中被警察绑架。此前,钱友云在家中被企图绑架她的警察围困、蹲坑,她从自家楼上窗口离开时,不慎摔下,在浑身血伤的情况逃离魔掌。

流离失所半年后,钱友云回到家,仅半个月,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在派出所被国保逼供了一天一夜,又被拖到二支沟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转入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四年,被劫持在武汉女子监狱关押。

在武汉女子监狱,钱友云被 强迫写“三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她不服从。就从早到晚对她谩骂和人身攻击;不让喝水和上厕所;还多次抓着头发打、踢,头发一掉一大把;如果疼得大喊,就使劲的把袜子塞进她的嘴里,弄得嘴上直淌血。将双腿跪在钱友云的肋骨上压着她差点窒息;强迫重复“老虎凳”的抬高腿的动作,还不断加高度;在上厕所时候疯狂暴打;长期的身心折磨,钱有云的精神状态很差,痴痴傻傻,骨瘦如柴,肋骨从受伤后一直疼,持续了一年多,咳嗽都难受;两腿上全是被踢伤的硬块,没有一处是正常的。即使如此,监狱要强制她进车间做任务,任务多得经常是累死累活也完不成。

被关监狱的两年,钱友云被强制长时间罚站,殴打,不让睡觉。导致她全身浮肿,腿部受伤严重,子宫严重脱落。身体被迫害不能行走。监狱方要钱有云去医院做手术摘除子宫。钱有云在去医院和手术后躺在病床上还没醒都被戴上了手铐脚镣。手术用了六个小时。第两天监狱方就再三催促办出院手续,第三天一早急忙劫回监狱。钱有云的手术费是丈夫从家里拿去的,监狱说这笔费用都必须自己出,总共是一万八千六百多,另外还有车费五百,医院开的收据也不给,借口说监狱要做账。

六、强加经济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钱有云四年冤狱结束回到家,家中丈夫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生计艰难。雪上加霜的是在二零一九年二月底,钱有云和丈夫在家接到社保局的电话,电话中告知让钱有云把她被关押期间已发放的退休工资全部退还给人社局的银行账号。如果不返还,就要从三月份开始停发她的工资直到扣完在押期间领取的工资金额总数为止。这强加的经济迫害一下子让刚步入恢复期的家庭又蒙上了阴影。

七、第三次被非法判刑冤狱二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刚走出冤狱不久的钱友云和孙足英,为了让民众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两人结伴在江夏区体育馆向人讲真相,被江夏区纸坊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人又被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钱有云、孙足英本应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结束冤狱回家。二十三日早上八点半,孙足英女儿在武汉市东西湖第一女子看守所接到了孙足英。据孙足英讲,钱友云大约几天前,被转到了武汉市汉口宝丰路女子监狱关押。

二十二年中,四次冤狱十年半,钱友云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而对她的关押迫害还在继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武汉钱友云女士冤狱结束前夕又被劫持入狱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