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像赵婷一样让红魔洗脑术破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9岁的华人女导演赵婷凭电影《无依之地》成功获得2021年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令人关注的是,她出身的中国没有转播任何画面,社交网络把“赵婷”两字屏蔽,而赵婷上个月得了金球奖,官媒曾狂欢说这是“中国的骄傲”。

这一反差,是因中国的小粉红网民早前翻出,赵于8年前对一家电影杂志谈自己成长的感受时说:“我在中国长大,那是个遍地谎言的国家。我小时候得到的信息,后来发现都是假的,并让我变得很叛逆。”

赵婷的这句话被一些中国网民称为“辱华”,但对照中共最近筹备百年党庆,已先行修改中共党史淡化文革,声称打击所谓历史虚无主义,以及加强全民红色意识形态教育的背景,赵婷让中共当局真正难受的,是她公开表明,自己已成功“破解”了中共的谎言教育,无意间成了中共洗脑术破产的案例。

中共谎言洗脑术破产的赵婷和更年轻者

赵婷1982年在北京出生,至她14岁(一说16岁)时,赴英国伦敦私立寄宿学校就读,后来在美国取得政治学学士和纽约大学电影学士学位。有人在拚命挖赵婷的家世背景,但相对于她敢于公开揭中共疮疤,那并不重要。

我们不知道赵婷口中所说的中共谎言具体是什么?她说的是小时候得到的信息,应该就是中共教科书上所教的,那里面有许多“英雄”故事,告诉你“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且掩盖了中共历史上的所有罪恶。赵婷出国后在自由世界,有了自己独立的思考,她后来发现中共所讲的都是假的。

赵婷是80后,仍属于年轻一代。事实上,和赵婷一样,在后期的认识中推翻了早期被中共灌输的东西,这样的中国年轻人近年越来越多,并且他们同样敢于公开宣示,这在过去是鲜见的。

比如最近还有一例,参与撰写新疆维吾尔人被强迫劳动报告的澳籍华裔前记者许秀中,她被中共媒体形容是“极端反华败类”。不过,大学二年级才到澳洲留学的许秀中就指,自己曾是民族主义者,但在澳洲亲身采访过受迫害的中国人,令她反思自己的立场。

再如旅美华人、19岁的王靖渝,因在微博发帖质疑中共官方有关中印边境阵亡士兵的说法被中共当局跨境追逃。他就有宣言说,看不惯中共官方报导的内容完全捏造、罔顾事实,不希望活在一个充满谎言的国家。他说中共的教育是从幼儿园就开始编造事实,坑蒙拐骗,“这个邪党,迟早会亡”。

2019年3月,来自中国山东的台南嘉南药理大学21岁陆生李家宝,在社群媒体上直播批中共当局独裁,称中国当下“比辛亥革命前”更黑暗。

李家宝说,他们从上学到考研过程中,都要考政治,而且在2016年以后,更变本加厉地加强了高校政治教育。“共产党说的都是假的!”“当我初入社会之后,发现这个社会并不像共产党在学校里描述的那样,内心里对共产党厌恶透顶。”

灌输人要“入脑入心”共产党并非一般的政党

共产党并非一般的政党,有信仰的人士称之为魔鬼、红魔,中共建政后一直到今天,都在镇压正统信仰,现在许多有识之士认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

中共对党徒以及一般民众的洗脑都是邪教式的强制做法,无论软招还是硬招。特别到了其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已经破产的当下,如今这套邪教洗脑内容换上了习近平思想包装,号称“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

藉中共建党百年,北京当局正在大力推行红色教育,在严控人民思想方面变本加厉。学校当然又是被灌输的重灾区。今年小学生开学式上就要上党史课,各地安排学生参加以爱国主义为旗号的红色活动。全国中学拟加强军训,更方便进行封闭式的洗脑。

对于高校学生中共更不放过,中共党魁最近亲自上阵,在清华大学放话,提出要大学生“又红又专”。这一用词令人想到毛泽东时代。而在专制意识形态下的“又红又专”,意味着要这些年轻人成为有专业知识但忠于专制政权的奴才。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长周慧琳4月22日在中宣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上海开展党史教育重点抓住党员领导干部和年轻人这两个关键人群,强调党史教育要做到“入脑入心”。上海是当年中共“一大”举行之地,其做法当然也会在全国推广。

这个“入脑入心”,听起来就很恐怖,就是不择手段,强制进入人的心脑,也只有邪教才会这样做。中共毕竟并非一般政党,也知道正常的人类已经无法接受其魔教邪说,故此才出此流氓手法。

“墙国”小孩子长大党国形象会如沙雕般崩塌

针对白纸一样的小孩子,中共中央早前罕见发布官方文件,要求少年儿童要“听党话、跟党走”。这也是因为在多年的意识形态洗脑之下,中共发现并没有奏效,再次孤注一掷,要“从娃娃抓起”。

最近当局又下令设立中小学课外读物12条负面清单,所谓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污蔑、丑化党和国家领导人、英模人物,以及涉及宗教的都要清理。有人质疑,为什么高官们的儿孙要去国外留学呢?是不是他日回来为了更好地统治被愚民术洗脑的民众的后代呢?

但尤如前边的这几个例子。年复一年,中共“墙国”的小孩子长大了,终究要接触到外界。人的天性是热爱自由的,他们一旦了解到中国历史和现实的真相,普世价值的天然威力,能瓦解极权专制之下洗脑灌输的邪恶毒素。那些中共洗脑的成果——包括构建的党国形象会如沙雕般崩塌。

别看那些在网上看起来很大规模的、身处国内或海外的小粉红如何鼓噪,其实相当部分也都是为了眼前利益罢了,跟大学生毕业前加入中共一样,充满功利性。一旦时局有变,许多人都会迅速离之而去。

当然,因为被洗脑而不明真相者也大有人在。有许多中国留学生到了海外,还只是在微信圈泡著,不愿去接收自由信息。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真相的不断显现,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少。像赵婷、许秀中、王靖渝、李家宝这样识破红朝谎言的年轻人,会越来越多,同时伴随着中共政权末日的到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