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日本2021版外交蓝皮书与对华战略转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4月27日,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在内阁会议发表2021版《外交蓝皮书》,点名北京军事扩张。这再次引发中共跳脚,称已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

我们先来看看蓝皮书说了什么。

蓝皮书称中日关系为最重要双边关系之一,但着重指出,在缺乏透明情况下,中共扩大军事能力(过去30年间军事支出增加44倍),增加在东海、南海军事活动,为改变亚洲水域单方行动与日俱增,对该地区和国际社会构成“强烈关切”(strong concerns),措辞强于去年报告的“共同关切”(common concerns)。

蓝皮书首度提到,中共公务船在钓鱼岛周遭的活动是“违反国际法”;对中共允许动武的《海警法》有“深刻的疑虑”。对于去年几乎完全没有触及的新疆的维族人权问题,今年也明确对此有“深刻的疑虑”;对中共以《港区国安法》强化管控香港,“包含日本在内的国际社会多次表达重大的疑虑”。

为因应中共的军事扩张,蓝皮书指日美同盟继续成为日本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基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重要性;首度对“美中关系”新设条目论述。蓝皮书还介绍了菅义伟和拜登的首脑会谈,强调成果称“就继续加强日美同盟达成了共识”;强调日本与美、澳、印度“四方安全对话”(Quad)构想已获国际支持,日本透过双边和多边对话,寻求更多国家合作。

上述叙论,表明了日本对中共的深刻“忧虑”。但另一方面,中共的气势汹汹,又使日本颇有顾忌,这主要表现为两点。

其一,台湾问题。蓝皮书延续去年立场,继续称“台湾是重要伙伴与朋友”(直到2012年止均称台湾为“重要地区”,2013年改为“重要的伙伴”,2015年加上“共有基本价值”、“重要的朋友”等文字),强调日本政府一贯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WHA(去年首度提及,但只有2句话,今年对此事叙述则大幅增加)。但是,如下两件事蓝皮书却避而不提:第一,4月16日美日峰会联合声明中提到的“台湾海峡和平与安定的重要性”;第二,中共在台海不断升级的军事胁迫。

其二,习近平以国宾身份访日问题。2018年10月,安倍晋三访华,这是八年来日本首相首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中日关系破冰。习近平原订2020年回访,但因疫情延期,何时访日尚无定论。菅义伟接任之初与习通话未提及此话题,此次蓝皮书称“还不到讨论具体时程的阶段”。

对中共的又“忧虑”、又顾忌,表明日本对华战略转变仍在进行中。

本来,1995年以来,中日摩擦不断,“政冷经热”;但2012年起,以安倍晋三再次出任首相与习近平上台为契机,日中关系再度调整。安倍对华战略,一方面以“价值观外交”为基础,强化日美基轴,强调“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另一方面,有意“战略自主”,在美中之间寻求平衡,以求使日本处于有利位置。中共的对日战略,也是“两手”,一方面因有求于日本,强调中日经济合作,另一方面也借机不时敲打日本。再加上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对中共的战略大转变等等因素,这样才有了最近几年的日中关系改善。

然而,日中关系改善的势头,因2020年大瘟疫而被逆转了。疫情之初,日本援华物资上书写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感动了多少人啊!但是,中共隐瞒疫情、编造数据、甩锅它国的邪恶行径,不断被揭露出来;而且,日本也因相信中共而遭瘟疫重创,东京奥运被迫延期;同时,中共“以疫谋霸”,大肆进行军事扩张,挑战国际秩序,中美开打新冷战。主要是这三方面因素,日本政府对中共的认知被深深撼动,大概从2020年5月起,对华战略再次开始进行深度调整。

日本对华战略转变,很快在具体政策上表现出来了。例如,日本加强与“五眼联盟”情报合作,甚至申请加入“五眼联盟”。对此,中共恨得咬牙切齿,《环球时报》的社论威吓道,“日方如果顺着加入‘五眼联盟’的思路往前走,让自己跳出中日关系的构架,成为美国所谓对华‘新冷战’的亚太排头兵,那么它将成为中国周边第一个这样的国家。中国人民决不会接受日本这样做,什么靖国神社,什么钓鱼岛、教科书之争,它们加在一起也抵不了日本对这个角色的扮演,那将铸成中日社会之间新的深仇大恨。”

又如,日本强化“经济安保”,拟制定国家战略保护尖端技术,对中共的针对性不言而喻。据日本《读卖新闻》1月4日报导,4月以后,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将开始讨论新战略,预计新战略大致有5个核心内容:一是保护和培育较为敏感的科学技术,二是保护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内的海洋权益,三是采取措施应对5G通信网络铺开和网络攻击,四是贸易出口管控和对日投资对策,五是与外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开展合作。

又如,4月27日,日本政府综合创新战略推进会议决定了一项基本方针,规定研究人员在接受国家资助时,有义务报告来自外国的资金合作。之前,据Nature News 2020年8月4日报导,日本将对国际学生和研究人员的签证申请进行更彻底的审查,同时未披露与外国关系的日本高校可能因此失去资助。再往前溯,2019年7月,日本内阁通过《综合创新战略2020》,旨在防止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敏感研究和技术外流,比如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和半导体制造。该战略还建议政府机构考虑停止向未申报海外收入的机构提供资金。尽管这一战略没有点名任何国家,但该国有研究人员称,政府最担心的是中共机构的活动。

虽然日本对华战略开始转变,但因为日中是“搬不走的邻居”,日本直接承受着中共的战略压力,所以,日本对华政策“小心翼翼”的特征就显得非常突出。

即便如此,中共仍然特别敏感。中南海智囊时殷弘在接受大外宣《多维》采访时表示,现在日本对中国基本上已经“撕破脸皮”。他举例而言,过去安倍政府和菅义伟政府,对中共的策略是该做的事情都做,但是会“管住自己的嘴巴”,至少不单独、不率先公开抨击中共,但是(3月16日)美日2+2会晤之后,日本基本抛弃了过去的这些行为准则。而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杨伯江认为,(4月16日)菅义伟、拜登会谈标志着日本对华政策的一个重大转折(会后罕见发表超长联合声明,并自1969年以来首次提及台湾)。

这就不难理解,3月16日美日2+2会晤之后的联合声明强调“台湾海峡和平稳定的重要性”,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为什么会破口大骂:日美狼狈为奸,日本引狼入室,甘作美国战略附庸,仰人鼻息。而2021版《外交蓝皮书》发表后,中共又一次跳脚,骂日本大肆渲染“中国威胁”,恶意攻击抹黑,无理干涉内政。

只是,中共从来都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