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前主播成蕾蒙眼戴手铐现身 狱中生活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30日讯】中共前央视女主播成蕾狱中生活曝光。澳洲外交官最近一次探视中,成蕾被蒙着眼、戴着手铐,被4名狱警带进房间,在严格监视下进行视频通话

4月29日,澳媒ABC报导说,澳大利亚公民成蕾因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被中共拘留后,她多次要求见律师,但她的请求均被拒,目前她被关押在北京的一所监狱内,和另外两个人关在一间牢房里。

成蕾每月一次会被进行高度受控的视频通话。狱警带她到另一个房间与澳大利亚大使傅关汉(Graeme Fletcher)或其他澳大利亚领事官员交流。

在4月下旬,最近的一次探视中,成蕾被4名狱警带进房间,蒙着眼、戴着口罩和手铐。成蕾被要求坐在一把椅子上,膝盖上绑着木制的约束装置,之后警员摘掉她的眼罩和口罩,以便有关人士通过网络摄像头进行探视。

狱警严格控制着可以讨论的话题,但澳大利亚领事官员了解到,中共有关方面依然不让成蕾与在墨尔本的两个孩子通电话。成蕾的两个孩子分别为11岁和9岁。

澳大利亚官员3月份进行的探访中,也就是在成蕾的家人打破沉默接受ABC《7.30》时政节目采访几周后,她说,自己受到警告,让家人在媒体上对自己的案子缄口不提。

澳大利亚官员表示,“她谨慎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并没有就此事进一步表态。”

现年46岁的成蕾出生于湖南,10岁随父母移居澳洲,后在昆士兰大学(Queensland University)主修会计学。2000年底受聘澳大利亚托尔物流公司后回国,在托尔的中澳合资公司负责财务工作。

2002年,成蕾开始在央视第9频道主持财经回顾等节目。2003年至2012年,她曾任职外媒CNBC驻华记者长达9年。2012年开始,她为中共官媒CGTN服务,直到出事前一直是CGTN主持人。

期间,成蕾曾采访过上千位商界名人和政要,其中包括比尔盖茨,马云,以及上百名财富500强CEO。2014年,获得澳中杰出校友奖。她也是澳大利亚全球校友会的校友大使之一。

2020年8月,成蕾失踪后,她主持的节目被拿下。同年8月31日,澳大利亚外交部部长佩恩(Marise Payne)发声明称:澳洲政府已获悉成蕾在中国被拘留。中共8月14日正式通知成蕾被拘留。

图为中共央视(CCTV)总部大楼。(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2月5日,成蕾被中共正式逮捕,并被控“非法向海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名。

但中共没有提供指控成蕾此罪名的详情,成蕾被正式逮捕的原因不明。

观察人士认为,成蕾被控罪,很有可能与她对北京处理疫情的手法发表评论有关。

澳大利亚和英媒此前曾披露,2020年3月份,中共病毒疫情处于高峰期间,成蕾曾在脸书转载相关消息,提到率先公布疫情的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以及提倡开展“感恩教育”的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并发表个人看法。

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杰夫·拉比(Geoff Raby)也认为,成蕾被捕不排除与她在脸书上的言论有关。脸书、微信,和其他社交媒体受到中共政府严密监控。也有分析认为,成蕾被捕很有可能跟澳中关系恶化有关。

2020年发源于湖北武汉的中共病毒扩散全球后,澳洲政府公开支持对病毒起源进行调查,引发中共报复,包括限制中国游客和学生前往澳大利亚。并对澳洲商品征收高关税且展开反倾销调查。

同年7月,澳洲政府发布新的旅行建议,警告国人“请勿前往中国”,否则你可能会遭遇“肆意逮捕”并被指“危害国家安全”,同年8月,成蕾在中国失踪。

成蕾主持节目画面。(视频截图)

成蕾被正式逮捕之后,中共一直没有就此案提供其他细节。ABC报导说,最近几个月,在大陆微信平台的几个小公众号上,出现了一系列的帖子和视频,谴责成蕾是“间谍”,这些帖子中,关于成蕾的内容远比官媒提供的信息更为详细。

4月初,在一个由一名叫“北国小香瓜”微信公众号上,一篇题为:“名为中国央视主播,暗为他国间谍”的文章,详述了成蕾的生平经历。

文章指责成蕾2020年初在脸书上,表达了对其家人感染中共病毒风险的担忧,是“两面派”,并称成蕾此举是批评中共遏制病毒的努力,是不爱国的表现。

报导说,这篇冗长的帖子深挖了成蕾的个人和职业生平,但一些细节存在错误,纯属捏造,帖子称“中国对你仁至义尽,你却反咬一口,末了,还甘当敌人工具,可悲可恨!”

这篇帖子发布4天后,另一个名为“电影369”(Movies 369)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内容差不多的帖子。后来又出现了几个关于成蕾帖子,但有些内容把基本细节都弄错了,包括她的名字。

过去一周,又有人发了一个视频,名为“卧底央视20年,她因口误暴露间谍身份”。

对此,悉尼科技大学的中国研究专家冯崇义说,“这些帖子是由国安部的人写的,以设定公众基调,”冯崇义4年前访问中国期间,被拘留了一周。

他说:中共国安部有自己的宣传部门,他们决定用什么方式来妖魔化被告。而中共政府的主流媒体渠道通常只报导法院正式发布的信息。这就是中共宣传的绝处——让宣传内容看起来只是民众的观点。

冯教授指出,中共国安部在暗中工作。他们在微信上创造那些花哨的名字来隐藏自己的身份。“人们需要明白,我们面对的是一群流氓,而不是一个正常的政府。”

他认为,这些帖子暗示了成蕾的命运,这些公开信息的传播,可能意味着当局正准备起诉成蕾。

此前,成蕾在墨尔本的侄女路易莎·温(Louisa Wen)代表家人,呼吁中共当局“表现出同情心”。

澳洲外交部长潘恩(Marise Payne)此前也表示,“澳洲政府定期向高阶层级反映对成蕾女士的严正关切,包括她身心状况和拘押环境。我们期待基本的正义、程序公正和人道待遇能达到国际规范标准。”

(记者李韵综合报导/责任编辑: 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