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单亲家庭负面影响被左媒掩盖

大纪元专栏作家Martha Rosenberg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当今左倾的所谓“觉醒”文化(”woke” culture)氛围中,有些事情是不允许讲的。你不能说性别是由染色体、激素和衣服来决定的,而不是由手术决定。你不能指出,(根据美联社的报导)目前美国监狱关押着3.8万名非法移民。你不能说,来自单亲家庭的孩子有麻烦。

在2009年出版的《罪恶:自由派的“受害者”及其对美国的攻击》(Guilty: Liberal “Victims” and Their Assault on America)一书中,保守派作家安·库尔特(Ann Coulter)在标题为“你是犯罪的受害者吗?这得责怪单身母亲”(Victim of a Crime? Thank a Single Mother)的章节中指出,单身母亲是很多犯罪的根源。结果,媒体立即开始了对她旷日持久的羞辱。

库尔特给出了很多统计数据。她记录说,比起正常家庭的孩子来说,在单身母亲家庭长大的孩子“自杀的可能性超出五倍,高中辍学的可能性超出九倍,滥用化学药物的可能性超出10倍,男孩犯强奸罪的可能性超出14倍,男孩最终入狱的可能性超出20倍,男孩离家出走的可能性是32倍”。

库尔特并没有指责离婚、分居和丧偶的妇女,她们往往是环境的受害者;库尔特指责的是那些自愿选择做单身母亲的人。

库尔特惹来麻烦是因为“说真话是微型攻击”(注:作者这里用反话讽刺左派不能接受真相)。当库尔特在电视节目《观点》(The View,美国著名左倾脱口秀,女性占观众多数)中亮相时,观众异口同声地向她喊道:“你的话很刻薄,而且伤害别人的感情。”

然而,在这个社会问题上,库尔特并不孤单。《新闻与记录》(News & Record)的一篇社论说:“谈论单亲家庭带来的文化灾难可能‘伤害人的感情’,但忽视问题的根源将使问题无法得到解决。”那么问题出在哪里?与库尔特一样,这篇社论也引用了“大约70%的犯罪者来自单亲家庭”这个统计结果。

科学研究证实了一些单身家庭和犯罪的相关性。2020年6月发表在《心理学、犯罪与法律》杂志(Psychology, Crime & Law)上的一项研究指出:“在单亲家庭中成长与青少年参与犯罪的风险增加有关。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单亲家庭不同构成事件的影响。”

文章的作者补充说,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也“对孩子的情感幸福感、认知发展和在学校的表现有负面影响”,而且不利于儿童对学校环境的适应。

作家兼活动家沃伦·托马斯·法雷尔(Warren Thomas Farrell)说,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儿童,尤其是男孩,犯下的枪支犯罪数量最多。“大规模枪击案的罪犯有很多共同点。最明显的是他们是男性——98%是男性。第二个共同点是,他们几乎都没有父亲。”法雷尔在四月份告诉《大纪元时报》。

法雷尔说这些年轻的罪犯没有父亲,更有可能“感到被忽视和沮丧”。法雷尔是“男孩和男人创建白宫联盟”(Coalition to Create a White House Council on Boys and Men)的主席。

作为一名记者,我也注意到单亲家庭给人带来的负面情绪,比如内疚感。“我妈妈总是告诉我,她为我做出了什么牺牲,以及她是如何为我献出她的一生的”,正在努力戒毒的迈克尔对我说,“她独自一人抚养我。对我来说,与我自己的伴侣共同生活是很难的,几乎不可能。我觉得我必须对她负责。我现在仍然这样觉得。”

这种单亲家庭给社会和孩子带来的负面结果常常被掩盖不提。

原文 Single-Mother Household Facts Suppressed by Liberal Medi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玛莎·罗森博格(Martha Rosenberg)是一位前广告文案撰稿人,对营销非常了解。她最初是一名调查记者,后来一直以卫生专家的身份在电视和电台工作。玛莎曾在芝加哥一所医学院教授药物营销策略,是FDA记者团的成员。她的书《生来就有垃圾食品缺乏症:夸张疯狂和无知出卖了公共健康》(Born with a Junk Food Deficiency: How Flaks, Quacks, and Hacks Pimp the Public Health),揭露了食品和制药行业幕后发生的事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