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连线中国透视主持人严曦:新疾控局 能否避免中国重蹈疫情覆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2日讯】近日,中国一个新的有关传染病的防控机构,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正式亮相。原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贺胜出任局长。建立新机构的作法,能否使中国避免重蹈疫情覆辙吗?我们来连线《中国透视》节目主持人严曦,为什么做一个详细介绍。

好的,晓天您好。

近日,中国一个新的有关传染病的防控机构,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正式亮相。原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贺胜出任局长。

新成立的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简称疾控局,与原有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即中国疾控中心,它们的不同点主要是在于,原中国疾控中心隶属于司局级的国家卫健委,而新成立的国家疾控局,是独立于国家卫健委之外的疾控部门,属副部级,比国家卫健委的级别要高,而且实行公务员管理,也就意味着是行政管理机构。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称,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了中共公共卫生系统的短板,新成立的疾控局,能够简化逐级汇报机制,有效地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转变。

好,问题出现了,这个新机构将如何有效的发现和解决问题,而副部级比司局级在人民健康问题上,又能多做些什么?

我们先来看第一个问题,怎样简化环节,有效解决问题。

刚刚钟南山说,此次疫情暴露了逐级上报,耽误时间的短板,但是根据疾控中心的报告,自非典也就是SARS危机之后,中共就已经意识到,各级各类医疗机构不能及时上报,是导致疫情失控的关键,因此建立了纵向到底、横向到边,横向就是各省市地区,纵向就是单位从上到下各级别,这样一个广覆盖的网络直报系统

湖北经视新闻:“中国已经建成了最大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疫情信息从基层发现,到国家疾控中心接报,时间从五天,缩短为4个小时。”

据报,截止2006年底,(语速加快)直报网络已覆盖全国100%的疾病控制中心、95%的县级及以上医疗卫生机构和70%的乡卫生院。那么也就是说,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之前,中国国内的传染病上报程序已经非常简单快速了,按理说,一旦有上报,中央管理部门马上就会知道。

前武汉市市长 周先旺:“做为地方政府,我只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只有获得授权以后,我才能批露。”

这是前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他说要等获得授权,才能公开信息,因此很明显,导致疫情防控不及时的关键,并不在于上报环节,而是在于上面的授权环节。

而且根据《中国传染病防治法》2005年修订版,也就是SARS之后的修订版,确实可以找到相应条款,就是包括Sars、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及甲类传染病,要报经国务院批准后,才能公布和实施。

原北京律师 赖建平:“那么上面的最高领导人,他要营造一个歌舞升平的景象,为他的政治利益服务,所以呢它就隐瞒,隐瞒之后实在控制不了,实在没有办法了,他才向全国人民 全世界公布。中国的传染病的防控,它不是个技术问题,不是医疗问题,它是一个政府问题,一个专制政府。”

钟南山说,新机构将有效的发现和解决问题。那么这第二个问题就来了。虽然说,新成立的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在级别上提高到副部级,听起来在职能上更加强大,但是别忘了,它仍然没有跳出中共政府的范围,那这也就意味着,还是会面临等待授权获批的老问题。所以建立新机构,是否能真正解决,及时防控疫情的问题呢?

原北京律师 赖建平:“高福那里疾控中心知道了(传染病),那就可以直接向国务院,党中央汇报了,那么现在你只不过换了个新的机构,他这些人去报,所以它程序上,环节上一样,那么无论你弄出多少个机构,是换汤不换药。”

19年前,中国疾控中心于2002年成立,这一机构建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现并控制流行病,当SARS爆发之后,面对指责,中共以所谓的上报延误问题为开脱的理由,建立了直报系统,给人一种以后不会再有此类失误的错觉,从而试图逃避失职责任。而这一次疫情爆发之时,虽然早已接到不明传染病的报告,但就是因所谓的授权问题,导致疫情失控,而中共在世界的谴责声中,又再次以疫情上报繁琐为由,试图通过建立新防控机构,转移或弱化谴责声浪,那么按照这样的规律,如果下次再有更可怕的病毒出现时,中共是不是又该再建立一个,更好级别的直报系统了呢?在始终把维持政权统治排在最优先位置的中共治下,这样的直报系统能真正解决问题吗?留给大家自己来判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