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缘分 生命的奇迹

作者:李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3日讯】2月14日下午2点多,在德国一个大城市的一个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检测中心里,一位五十出头的西方女士走进我的工作间。她妆扮得体,但双眉紧锁,两眼无光,满面愁容。

我微笑着亲切地招呼她坐下。不等我开口,她马上告诉我:“我三个月前测试过,是阳性。我很害怕。”

“您后来去医院检查过吗?”按照要求她应该再去医院检查一次。我一边接过她手中的测试者材料检查著,一边继续询问。

“我没敢去,因为(在测试的时候)已经弄得我很疼了。我怕他们(把我留在医院)不让我回家。”她带着哭腔嘀咕著。

我对她的行为略感意外,但马上也理解了,就一边签字,一边继续问:“那你做了什么呢?”我指的是她针对病毒做什么了。

“我一直藏在家里,只是吃和睡了。可现在到处都要这个(新冠病毒阴性)证明,我只好来了。”

虽然是所答非所问,我也可以理解。正好文字工作做完了,我就迈步到医柜前拿过测试棉棒,转过身在她面前正准备打开包装。按照要求,测试者必须当着被测试者的面撕开棉棒的封口。

这时她的样子把我惊得瞪大了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座位,穿着高跟鞋的双脚是脚尖着地,踏着小碎步跟着我,我走到哪儿她跟到哪儿。双手还像打拱那样握在胸前,看得出在努力克制着不要发抖。脸上的所有线条——眉毛、眼睛、脸颊和嘴角,全都是呈现“八”字型。好像下一秒就要对我跪下,哭求我似的。

我虽然见识过许多紧张、焦虑、害怕的测试者,但这样子的我还从来没遇到。我马上意识到她内心一定是太痛苦了,我立即放下手中一切,跨出一大步,站到她正对面。

我眼睛瞪得大大的,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左手轻轻托住她右肩,上身微微向她倾斜靠拢,我的声音还是很柔软,但是语气非常坚定,我非常肯定地对她说:“我给您做测试能操作得非常非常轻柔,保证不弄疼您,好多人在我这都经历过了,请您不要多想。而且我还有办法保证您能获得健康和阴性的证明。”

她眼神迷茫地看着我,嘴里“啊?啊?”地回应着,但还是顺从地跟着我回到了座位上。她再次坐下后情绪舒缓了一些。

我想先和她聊会天,帮助她平静。我记得她的姓氏有点罕见,就问她是哪个国家的人。她说是前南斯拉夫人。我就自我介绍是中国人。然后我就从共产邪党在哪里都不让人有自由和民主说起,又极简要地说了中共的杀人历史,最后我说:“民主和自由就是比共产主义好,中共真是魔鬼,您怎么认为?”

她一直点头,多次明确回答“是”,还补充说,现在在她故乡比原来好一点点,但在中国还是很糟糕。

她虽然因为注意力转移而轻松一点,但核心苦恼——测试是否疼痛和是否感染以及如何最终救治,还没解决,所以,她一不回答我的问题就立刻堕入愁苦之中,好可怜的人啊!

接下来我要准备测试了。口腔测试一般都比较简单顺利,测试者心理压力比较小。对于鼻腔测试,我先讲解了鼻腔的结构,为了进一步帮她放松,我说:“人生气的时候,鼻孔也会变大一点的。您可以现在马上冲我发火,我就(抓住时机)马上给您检测鼻子,肯定很舒服,怎么样?”

“我怎么能那样对您呢?我绝对不会对您发脾气的。绝对不会的。”她很认真地听我说话,听到这句,她不好意思地稍微扭动了几下身体,还有一瞬间露出拘谨的笑。看得出她是一个挺善良挺有教养的人。

我微笑地看着她,继续说:“我非常轻柔地给您检测完之后,您不仅感觉舒服,而且还能继续闻到香味,当然如果您做菜好吃的话。如果不好吃,那就不需要(鼻子能闻味)了。”

她被我逗得忍不住哈哈大笑,双肩颤动,脸上漾出淡淡的红晕。收住笑后,她晃着脑袋,表情倔强地说:“我做菜可好吃了。”她已经基本把负面情绪释放出来了,人也比较平和了。

接下来我正式开始测试。口腔测试不到一秒,当我告诉她(口腔测试)结束了,她闭上嘴,诧异地看着我:“啊?完了?”

“疼吗?”我明知故问。

“不疼,一点不疼!”她挑着眉毛大叫起来,她的语调里又难以置信又兴奋。下一瞬间整个人一下子就又轻松又开心了。

我又提醒她:“鼻腔检查可有点痒啊,要忍几秒啊。”她非常信任我了,很积极地配合,两秒就测好了。

“一点都不疼,太奇怪了!我看到电视里的都疼得嗷嗷叫!太感谢了!”她站起身,一连气地说着,上身不停地微微鞠著躬。

我已经在检测台前把棉棒放在检测药液里了,听见她快乐的话,我回过头冲她笑,可我还有点不放心。

就在她快要走出门去等候室时,我站在门口对她说:

“中国人几千年来都信神,神也在保护着人,让人知道保护的话(德语:Schutzwort)。几千年来人们在实践中也证实是有效的。如果您也想知道(在这次疫情中)保护的话,我很愿意告诉您。”

说完我就安安静静地看着她,她先愣了一下然后探过身来问我:“您信佛,是吗?”我很平静但是很肯定地说:“是,我信神。神对人都是很爱护的,会帮助人的。”

我心里很期待着她能愿意听下面这最重要的话,因为其它一切都只是测试,不能真的救命。

“我喜欢和佛有关的一切文化。”她一字一字地说着,十个指尖还指向胸口,眼睛瞪得大大的,直直地看着我。

“太好了!”口罩、面罩、头套,什么都挡不住我的欢笑。

“我可以教您怎么说,还可以给您写下来,写在纸上也行。”她不住地点头,同时在包里哗啦哗拉地翻找什么,很快就把手机推到我面前了。

“输入,输入。我发给我的好朋友,她正在门外等着我呢。我们俩可以一起念。”

我于是立刻输入“法轮大法好”的拼音,再教她发音。第三遍时她已经能够完全正确地独立地念出来了,然后她自己又主动当着我的面练习了三遍。

我没解释内涵,因为一说起来话长,可我工作中没时间,门口很可能已经有排队等候测试的人了,我最忙时每2分钟测试一个人。

我也没教她念“真善忍好”,因为据我观察,许多西方人发“真”的zh和“忍”的r时,都有点困难。一来需要更长的时间练,二来字数多难度更大,万一两句都没学会,还不如学会一句发音简单的。

二十多年的修炼使我的身心都脱胎换骨,我绝对相信:哪怕就是“法轮大法好”这五个字,只要人能诚心尊敬,大法救人性命易如反掌。人类如果了解大法是什么,就会明白哪怕终生只能得到大法中的一句话,都是极其珍贵极其珍贵,值得感恩的。

后来我在给不同的人测试的时候,至少听到她在等候室里大声地念“法轮大法好”有四五遍,发音完全正确,语调都是上扬的,语气欢乐舒展。

后来我趁著一个测试者刚离开、下一个还没进来的当口,冲到后台,去看一眼她的结果:测试条上非常清晰地显示出是阴性,干净利落!最终结果还要再等几分钟确认,但这种毫无疑义的表现已经是不可能逆转的。我于是飞快地跑到等候室告诉她,以免她悬念,而她正和她的好朋友有说有笑呢。

听到自己的阴性结果,她一口气对我说了十来个“谢谢”。幸福之态溢于言表。她这时的样子──眉开眼笑,五官舒展,两眼亮闪闪的,神态轻松愉快——和十多分钟前那个快要崩溃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大法救人之真实神奇,无法言表,无语尽述!

我实录下几天前这段真实经历,希望看到的人能打开心扉,去了解法轮大法,珍惜与大法美好的缘分,也创造自己生命的奇迹。祝您健康幸福!@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