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原中青报资深记者:我越来越恨共产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3日讯】一位曾在中共喉舌媒体《中国青年报》工作了33年的记者,却说自己越来越恨共产党,他经历了什么? 一起来看报导。

郭军,1957年生于北京通州。1985年3月,他进入中共喉舌媒体《中国青年报》当记者、编辑,在那里度过了33年的工作生涯。

1999年,报社实行“全员解聘、全员竞聘”改革,冲击了很多人。

郭军:“从99年的4、5月份就开始了,就整天开会搞运动了,就要整我们每个人了,我们每个人都没有饭碗,又有自杀的了。(我)10月份就正式的停发工资了,就没有工作了,就是待岗了,三个月,你自己调走。我们报社编辑部几百个人就是这样一种状态。”

虽然平时充当共产党的宣传喉舌,但运动来时,这些人也没有保障。技术处干部冯兴义,体育部编辑王长安,都在这过程中自杀了。

后来,报社员工向中共团中央抗议,迫使这场所谓的改革暂停。

郭军:“后来我(2000年)3月份再上岗,就是每个月给我一千块钱,但是算我待岗的身份,只发基本工资,不发其它的一切的补助。”

正式记者,突然沦为待岗职工,这份落差,让郭军的心态发生了巨变。

他再次想起,自己祖辈遭遇的迫害。爷爷和姥爷原本都是河北地区的地主,生活富足。共产党一来,姥爷家的一切家俱粮食都被抢光。

郭军:“农民在八路军共产党的领导下,就把地主抢了。我姥姥他们家的人就没办法在村里住了,就逃到北京来了。这件事情是发生在1937年,共产党不是从1949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才迫害中国人,它是从1921年、20年就迫害中国人的。然后1948年、49年我爷爷家,这个当然也就土地、房子啊也都被没收了啊,充公了!”

郭军说,自己是八代单传。如果没有共产党的共产政策,自己会拥有很多祖辈的土地和房产。但在中共治下,自己一无所有。

他以待岗职工身份,在《中青报》的子报《青年体育报》工作了5年半。2005年9月,由于发生贪污腐败案,《青年体育报》被迫停刊,郭军继续待岗两年。

郭军:“我没有工作,每个月要还2600的房贷。然后他给我开将近1700百元的工资。就是说我每个月我不吃不喝,我还要欠900块钱,我生活没办法继续下去。后来我觉得还是不行。所以我就躺在报社大门口抗议、讨薪。因为你这五年半期间,你是按照待岗的情况来发我工资,但实际上我是工作了。那么你这是欠我工资了呀。”

郭军最终被安排到总编室检查组当校对,工人待遇。2017年8月他以主任编辑职称退休。当月,郭军奔赴美国。

郭军说,在十年中,他和报社打了几次官司,但每一次法院都判他输。

郭军:“就是说不管你有理没理,这是事业单位制度改革了。然后说这个不是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内容,所以就不管。这是非常荒唐的。因为中国的劳动合同制是2008年正式实施的。这个法不咎既往,这是一个原则。我的事情是从2000年到2005年,主要欠薪是在这5年半,在这个法律没有执行之前发生的事情。怎么能用这个法律来说以前的事情呢?”

美国,成了郭军生命的转折点。他说,自己眼界更为开阔,也能看到讲真话的媒体。他越来越恨共产党。也因此,他开始写回忆录,写下右派家属的百年血泪史。

采访/常春 编辑/王子琦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