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的中国劳工 遭强迫劳动惨死海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4日讯】中国五一假期,一份最新的报告揭露,在中共的“一带一路”海外项目中打工的不少中国劳工客死他乡、无人问津,中共大使馆也袖手旁观。一些海外工人和劳工学者说,签下“一带一路”的工程合同,如同跟魔鬼做交易:陷入高强度苦力工作,沦为中共砧板上的奴隶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共于2013年提出的,目的是想藉“一带一路”沿线的港口、铁路、公路和工业园区网络,将中共与非洲、亚洲和欧洲联系起来。

截止目前,中共已同171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205份共建合作协议。不少国家因该计划而面临债务危机风险,涉及的国家横跨亚、非、欧三洲。

2021年一季度,中共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同比又增长5.2%,新签承包工程合同额增长19.4%,中欧班列开行量和发送货物同比分别增长75%、84%。

4月20日,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发表演讲称,将继续共建“一带一路”,弘扬开放、绿色、廉洁理念,努力实现高标准、惠民生、可持续目标。

然而,自由亚洲电台5月3日报导说,这条横跨亚非欧、覆盖数十亿人的“减贫之路”、“增长之路”却同时堆砌在海外劳工的血泪之上。

不少中国劳工客死他乡

报导说,位于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劳工观察”于2020年8月到今年4月期间,联络近百名曾经或者正在8个亚洲、中东和非洲国家的“一带一路”工程工作的中国工人、公民记者、义工等等,发现种种侵权行为并公布研究报告:

包括:护照被扣留、限制行动自由、超时工作、没有节假日、拖欠工资、被迫使用非法签证工作、欺骗性的招募行为和虚假承诺、和当地社区隔离、恐吓和威胁、工人如果想离职会被收取强制性的高额违约金。

生病和受伤得不到医疗、恶劣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劳动保护和安全设备不足、无合理的申诉和维权机制、工人的言论自由受限、带头抗议的工人被惩罚等等。

研究报告还揭露,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当地公司用航班政策和核酸检测等理由,限制劳工回国并剥夺医疗救助。期间多名中国劳工客死他乡、无人问津。

去年11月,印尼一家中国矿企的工人确诊后,被安排在空宿舍隔离20余天,没有任何医治,后来被工友发现死在宿舍。

在新加坡也至少有3名中国劳工病亡,51岁江苏南通启东的顾振飞、41岁安徽肥东县的吴利友、42岁江苏连云港东海的杨小磊。杨小磊也是隔离中死亡,约2天后才被发觉。

身在阿尔及利亚的郑先生曾给中建二局做水暖工作。他起初被郑州八方公司的招聘广告吸引,落地非洲后,护照被武汉林夕建筑公司强行收走,一周干7天,每天工作10小时,每月领取五六千人民币,还不如国内工资水平。

如果工人想离职,必须交两三万的违约金,一些工人甘愿白打半年工,以求提早脱身。

郑先生说:疫情期间,不管找啥理由,就是不让你回去。回去的人多了,工程就撂下了,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只有老板出面办理一切,就像监狱一样。

郑先生补充说,公司给的不是工作签证,而是商务签证,在当地属于“黑户”,老板帮助买通官员自己才能登机回国。今年新年40多个劳工组织集体抗议,公司才最终妥协。

中国劳工遭工伤、被冷遇惨死  大使馆袖手旁观

观察报告中还揭露,去年7月,印尼青山钢铁的一位工人在工地摔倒后无法就医,双腿萎缩,至今不能自理;还有一人被水泥澎溅后,被保安拘禁3个小时,导致左眼失明……类似遭遇工伤、被冷遇后离世的惨剧,数不胜数。

目前,流亡印尼的丁先生,非常后悔在2019年的春天登上去德龙镍厂的航班,迎接他的是175天无休劳作,诱导认罪后长达10个月的非法监禁,以及永久失去的护照和漫漫逃亡之路。

丁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签下“一带一路”的工程合同就是跟魔鬼做交易。要上缴护照,印尼40多家中企一个套路。给全球中领馆求助热线打电话,人家也不理我。中共驻印尼大使馆姓孙主任说,大使馆的人照样上缴护照,你说可笑不可笑?

去年7月的一天,丁先生和来自河南开封的老乡王磊刚打过照面,问王磊“天天加班不嫌累啊?” 当晚王磊就氮气中毒,猝然离世,不知是否得到安葬。

丁先生说:任何人都是共产党案板上的一块肉,给你安排食物中毒、交通意外很正常的。德龙的工作报告显示,去年正式工就死了10个,外包队死掉的更多,有一个胃溃疡活活疼死。

丁先生说,自己也被感染过,发烧39度一周,在没有药的情况下自己挺过来。他还说,在印尼呆久了,看到有劳工死亡,心里已经没有波澜。但每当目睹党国吹嘘“一带一路”的功绩,就像看到毛泽东时代报纸上高歌“亩产十万斤”一般荒诞。

中国劳工被分配钢管、攻击他国示威者

海外中国劳工工会救济缺席,中共大使馆袖手旁观,“一带一路”的劳工是如此地孤立无援,躺在砧板上任人鱼肉。

印尼去年爆发工人大罢工中,中国劳工甚至被分配用钢管去攻击印尼示威者。

中国劳工观察的执行主任李强叹息道,百分之五六十的人都被爱国主义洗脑,更多人活在无形的恐惧之中,担忧回国后被国安报复、株连亲友:“稍微不满就罚款,就像干苦力的传销。每天都给工人说:中国支持贫穷国家建设多伟大,我们要为了国家利益、牺牲自己。”

阿塔拉特油页岩电站是中国在约旦最大的投融资和总承包的工程项目,一批工人在疫情期间坚持请愿,被罕见地包机回国。

有人脱险后,惦记着滞留原地的300多位工友,但是中共公安以其家人安危为砝码,强迫删除手机上所有证据资料。

李强说,如果中共连自己的国民都不关心,谈得上“一带一路”为别的国家谋福利吗?整个国际社会都会怀疑它的初衷。要帮助全世界脱贫,先要保障工人合法权益。

李强表示,核心的问题是,整个“一带一路”是强迫劳动。最严重的是扣留护照、限制自由,也违反了中国的护照法。看到的中共的报导说,他们不想回国,“但据我们了解,海外劳工都想回国,很多人三年没回家。”

李强说,公开数据显示,每年大概有90至100万海外劳工,但是根据保守估计,实际数字至少有300多万。许多工人没有合法签证没被登记在册。除了强迫劳动,“一带一路”还涉及人口贩卖。

在中共的封锁之下,“一带一路”的一笔笔血债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批批新鲜而懵懂的劳工兄弟,还在被源源不断运送到世界各地,他们走过的悲剧正在一次次重演。

李强希望工程所在国的媒体和公民团体,曝光并追责当地公司,追溯青山、德龙、中金等产业供应链并进行经济制裁;或推动国际舆论敦促中共施压企业。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