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水烫背 电棍毒打 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行累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4日讯】辽宁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倒开水烫她的后背,血水浸透衣服淌了好几天。辽宁省女子监狱还有各种各样惨无人道的酷刑,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冬天冷冻、电棍毒打、打毒针、电击、灌辣椒水、辣椒皮塞阴道、吊铐、超强奴役等等,无所不用其极。

据明慧网报导,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女士进行第三轮的所谓“转化”,惨无人道地折磨她:电棍毒打、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等。六月四日晚八时左右,在狱警的怂恿下,犯人肖淼、宋兰杰、李菲菲,把徐贵贤按倒,将饮料瓶装满滚烫开水,残忍地倒在徐贵贤的后背上……

徐贵贤(徐桂贤),六十多岁,锦州市凌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向最高检察院提起了对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此后遭当地派出所警察骚扰。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晚六点多钟,锦州市凌河区铁新派出所副指导员和两警察闯到徐贵贤的家中,把她绑架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家属到铁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警察说:只管抓人,别的不管。

二零一九年三月初,徐贵贤遭凌河区法院诬判四年,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到五监区六分队,一直遭到残酷折磨。在副科长李泽的授意下,队长高晓航指挥犯人疯狂迫害徐贵贤,每天罚站二十四小时不让她睡觉,眼睛一闭上,犯人就把她的眼皮扒开,不让她上厕所,逼得她不敢吃饭。

三、四月的东北仍然很冷,恶徒们把徐贵贤衣服扒光,只剩一件劳改服,将她拖到床头监控看不到的地方,逼她双脚站在冰冷的盆中,然后往她身上浇冷水,衣服浸透,外面盖上棉衣。连续六天,致老人昏迷,送医抢救,医生什么也没问,只说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的。狱警将徐贵贤从医院拉回监狱后,让老人躺在床铺上,床单浇上冷水的光板床上,只穿一件劳改服,然后上面盖床单,而且每天犯人掐、打、骂不断。队长高晓航当众宣称,任何人不准给徐贵贤一点东西,不论吃的还是用的。

徐贵贤刚入监时和入监半年左右的时候,狱警迫害她的邪恶迫害手段是:1、指使犯人扒下她身上穿的保暖衣裤和秋衣秋裤,穿着单衣把她推到衣间里三面开窗冻到晚上十点多;2、睡觉时让她睡床板,不让盖被,狱警安排小队犯人轮流值班骚扰,达到不让她睡觉的目的;3、不让洗漱,一个多月不让沾水,不让用卫生纸,多次看到她用便池里冲出来的水洗屁股;4、大冷天包夹强行把她拽到水房浑身泼上凉水,衣服箱里、床上都泼上凉水;让一些不明真相的犯人围着她进行辱骂、推打等。

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狱警开始对徐贵贤实施了又一轮的强制转化。六月一日至三日,三天三夜不停止的对她体罚站立,不让倚靠;三天三夜不让她阁眼;三天三夜不让徐上厕所。白天犯人娄爽、李晶春把她带到一楼库房监控看不到的地方,一闭眼就打,站不好就打。晚上在监舍狱警让徐贵贤所在的六分队犯人轮班站岗不让她闭眼、不让靠着,对徐掐、踢、打、骂、扒眼睛等。

三小队刑事犯李晶春、六小队刑事犯娄爽与徐贵贤一个行动组(监狱里也叫互监小组,至少三个人,互相监督,不许单独行动)。白天大家出工的时候,他们在车间一楼的一个仓库里,娄爽拿着一根电棍,电棍上抱有毛巾,仓库里没人的时候,娄爽就拿电棍打徐贵贤,有人进去的时候,他就不打了。只有六月一日,有人见过徐贵贤出来上厕所,而后从六月二日到四日的三天,没有人再见过徐桂贤女士出来,整个出工期间,徐桂贤女士一直被非法关在仓库里,不许方便。

从六月一日到三日,晚上收工后,徐贵贤被关在五监区监舍四楼的食品间(装食品柜子的房间)内,遭六小队的部分刑事犯打骂。晚上就寝后,三小队刑事犯李晶春、一小队刑事犯王艳被狱方安排在徐贵贤住的404室内(李、王二人均不住在此室),她们整宿折磨她,让其以固定姿势站立,打瞌睡就打她,姿势稍有变也打她。在监舍期间,依然不让徐上厕所。

从六月二日到四日,至少三天三夜,徐贵贤没能睡一点儿觉,未被允许上厕所,以至于徐女士便在了裤子里;四日白天,有人说徐贵贤已经被折磨得认不清人了。

徐贵贤老人坚决不写所谓“五书”。六月四日晚八时左右,在404监舍内,在刑事犯肖淼的主导下,肖淼、宋兰杰将饮料瓶装满滚烫开水,残忍地倒在了徐的后背上,同时李菲菲强行按住徐贵贤,使其不得动弹。当时监舍内有很多人亲眼目睹。当时值班科长是李哲、李妍,干事是杨敏,六小队分队长牛静静。

第二天早晨,人们都看到了徐贵贤后背淌着的血水浸透了外面穿的衣服,血水淌了好几天。为了掩盖罪恶怕别人看见,狱警让包夹带她单独洗漱。

后来徐贵贤女士后背大约宽10釐米、长20釐米左右面积的皮肤全部脱落。虽然狱方带着徐贵贤到狱内医院医治了烫伤,但是,同时强迫徐女士录像承诺不对相关人员追究刑事责任。五监区监区长王宏云虽然没当班,但她对此事也是事先知道的,也负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

二零二零年八月开始,徐贵贤老人绝食两个月抗议迫害。

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直奉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如:开水浇身、打毒针、电击、灌辣椒水、辣椒皮塞阴道、吊铐、扒光浇凉水、超强奴役等等,其迫害手段极其残忍、卑劣,令人发指。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名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被迫害致疯、致残。辽宁朝阳市朝阳县法轮功学员李国俊女士,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被非法判刑11年,在朝阳市看守所与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李国俊遭惨无人道的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回家六个月后,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含冤离世,年仅53岁。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桂荣,原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二零一五年二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迫害。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指使狱霸和包夹毒打她,拳脚相加,横踢乱踹,并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李桂荣浑身被打的变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恶人薅住她的头发满屋跑,大把大把的头发被薅了下来。李桂荣女士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78岁。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沸水烫后背 辽宁省女子监狱残忍迫害徐贵贤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