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绿能”是政治不是科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4日讯】《有冇搞错》。5月4日。

在美国的某些地方,人们正在见证一场所谓绿色能源革命,不少人把这个所谓的“革命”与六十年前中国大陆的“大跃进”相比。毛泽东的“大跃进”,导致数千万人饿死,美国的“大跃进”结果如何谁也不知道,也许后果没那么严重,但谁都不知道。

拜登总统推出的2.3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方案,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资助所谓清洁能源的,整个计划旨在减少排碳,减少污染,防止气候变暖。

美国的清洁能源计划仔细看下去,很多和左派议题连接在一起,比如“绿色新政”。绿色新政由纽约的一批左派人士推出,并非偶然。纽约州在2019年就公布了全美最激进的气候目标——《气候领导和社区保护法》(CLCPA),设定2050年全州使用无碳电力、所有建筑节能改造“脱碳”。现在正促使州议会在夏季休会前通过一项名为“气候与社区投资法”(CCIA)的立法,通过征收碳税、加油价,实行超强刺激的“大跃进”。

这些气候法案充满抽象的术语,脱碳、碳中和、公正过渡……但是这样就能阻止飓风等灾难气候了?清洁能源也好、净零排放也好,有没有实效还要看现实后果。

在空气质量行业工作了四十多年的气象学家罗杰•卡亚扎(Roger Caiazza)指出,花大价钱补贴风能和太阳能,对经济发展推出更多的限制禁令,最多只能达到2100年时使气候增温幅度降低0.0097摄氏度,几乎无济于事。最重要的是,到底全球变暖是不是人为造成的,气候科学都不能确认,而这些政策所冒的风险却如高价买伤害,对穷人造成伤害而不是帮助。

卡亚扎自称为“务实的环保主义者”,4月23日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布了“气候与社区投资法的立法调查结果”,从专业的角度逐条分析CCIA法案条文,解释CCIA将带来的后果。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看一下。

他介绍说,纽约立法的基本前提是存在气候危机。但提出假设要“解决气候变化”的政客和监管机构却经常把天气和气候(weather and climate)混为一谈,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威廉•布里格斯(William Briggs)博士也表示,将极端天气归咎于人为造成的全球变暖的说法“过于自信,而且可能是错误的”。他解释说,第一个问题是如何定义自然,因为“有些人错误地认为,在人类开始‘干扰’地球之前,地球的气候从未改变。”

布里格斯解释了试图将天气和气候问题归结为“人为影响”,无论你怎么估计,都不可能独立验证。今天用于估算影响的主要工具是气候模型。但那些模型“首先必须证明其预测能力,如果不能或不准确,那就不能信任。”他总结说,就因为研究的基础是“依赖于这些猜想,因此,它要么是错的,要么过于自信。

美国国家海洋大气局(NOAA)位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地球物理流体动力学实验室得出的结论是:“总而言之,现在尚不能令人信服地断定,人类活动增加的大气温室气体浓度已对大西洋盆地飓风活动产生了可检测的影响。”

比如说,纽约州绿色能源立法,通常会拿飓风对纽约的影响来说话。纽约近年受到了几场飓风的影响,被用作气候变化的“证据”。但是,实际查看数据,却显示了相反的结果。科罗拉多大学教授,气候专家罗杰•皮尔克(Roger Pielke)总结了飓风的登陆量,发现自1960年代初以来登陆量呈下降趋势。

因此罗杰•卡亚扎认为,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所谓风险不存在,因此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减少温室气体必然增加能源成本,而弱势社区受到的影响更大,比如电价上升,油价上升,生活基本支出大大增加。政府花在“减排”上的钱,不会有任何回报,说实话对弱势群体其实没有任何益处。

他对纽约的计划做了一个估计,发现到2100年,CLCPA的排放清单大约能使气候增温幅度降低0.0097°C至0.0081°C之间,也就是低于百分之一摄氏度。

卡亚扎的观点非常有趣。

实际上,我们居住的这个地球温度并不是不变的。从地球历史上看,地球几十亿年的历史,有三次大的冰期,气温比其他时期低很多。最近的一次,就是所谓第四纪冰期,也就是我们生活的这个时间。换句话说,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地球的温度,比大部分时期的地球的温度低。

在大冰期期间,也有小冰期,小冰期和小冰期中间有小的间冰期。说起来好像很复杂,用大白话说,就是有时候冷有时候热。现在地球是大冰期中间的小间冰期,这是地球科学界通常的说法。这么说吧,就等于是冬天中有太阳的天气,虽然大气候很冷,但这两天还挺暖的。

俄罗斯对北极冰层的钻探研究得出的结论,过去40多万年时间,地球的小冰期和小间冰期平均温度相差大约10摄氏度,总共有五个周期,现在地球温度是第五个周期的最高点。研究也对二氧化碳含量做了比较,二氧化碳确实和地球温度有正比关系。

这个研究之所以有意思,正是二氧化碳和温度的关系。因为人类工业化大约300年吧,在此之前的二氧化碳是哪里来的?所以,唯一的解释是二氧化碳可能是地球温度上升的结果而不是原因。有可能是温度上升导致动物数量大增的结果。

人类用新能源技术减少碳排放,如果地球上有100个纽约州的大计划,80年内减少的碳排放,对地球温度影响不到1摄氏度。而且我们现在搞不清楚温度上升和二氧化碳之间的因果关系。

就算是温度上升,难道一定是坏事吗?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地球科学院院长许靖华,他是台湾人,根据历史上的全球气候变化周期中人类社会发展的历程,证明过全球小间冰期最适期人类社会繁荣发展,而小冰期导致农业减产、饥荒和民族大迁移。就是说气候变暖人类会好过很多,如果气候冷了反而会多灾多难。

他认为,在15世纪至17世纪的二百余年内,全球强震发生频繁,其它自然灾害也很集中,如瘟疫流行,低温冻害严重,被称为小冰期时期。

现在绿色新政的推动者说,温度上升会导致气候变化,会出现很多问题。是的,没错,任何气候变化都会产生人类社会问题。温度下降同样产生很多问题。

但地球温度为什么会变化?许靖华认为,15世纪到17世纪,是太阳黑子蒙德极小值时期,太阳活动处于低值状态,最可能是小冰期气候产生的原因。

不管地球温度是否对人类社会造成了影响,但地球温度变化主要是由太阳黑子活动造成的,一般地球科学家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当然是这样,太阳是太阳系最大的能量来源,它有什么变化,影响巨大。现在的争议是,人类活动到底对气温和气候有多大影响?摄氏度1度,还是2度?所以人类决定了地球未来的温度和气候?

你要问地质学家或者地球学家,大多会持比较否定的态度,因为在地球历史的角度看,人类活动造成的影响或许有,但不可能是决定性的。所以,人类彻底改变我们使用能源的方法,改变能源制度,改变生活形态和方式,然后一百年之后把地球温度降低了2摄氏度,起码在我看来相当荒谬。

人类文明的进步,换一个角度,也可以看成是能源利用的进步。最早的人类开始用火,然后才有所谓新石器时期之后的工具的发展,到了煤炭使用后才有机器,等到了石油使用,更是进入了新的时代。人类对新型能源的追求和开发不会停止,下一代的能源,最可能的是核能,而不是太阳能和风能。

比如说太阳能,太阳能不是我们去晒太阳就完了,它需要太阳能面板,需要更高效能的电池。生产太阳能面太需要单晶硅和多晶硅,全部都是矿产、冶炼和化学工程。电池更不用说了,稀土元素也好,酸碱液体也好,都是污染很大的产业。

现在美国欧洲用的面板和电池,大部分从中国大陆购买,欧美国家觉得干净了,觉得没有污染,新型能源嘛,但污染是在中国大陆,主要在内蒙西部和新疆,这些污染其实都是留在地球上,碳排放也留在地球上。这种改变对改变气候有任何帮助吗?

除了生产之外,还有废弃物处理。太阳能面板也好,电池也好,寿命都是大约十年左右,届时要换新的,那么这些旧的面板和电池如何处理。以中国大陆为例,专家认为未来十年,各种废电池的数量,将增加80到100倍。这些高污染的废弃物如何处理?

新能源创造的价值,是否足以解决这些问题,并为人类带来更多的利益?很多专家都有争论过。不过实际上,这个问题与其说是经济和科学问题,有时候不如说是政治问题。因为能源使用方式和能源制度的改变,背后的核心是财富利益和支配权力的大改变。

在美国,左派对石油行业的敌视由来已久了,从洛克菲勒起就开始了。其实在其他国家也差不多,石油公司就是资本主义的象征。降低石油行业在GDP当中的重要性,最好找到新的技术取而代之,对左派来说相当有吸引力,这就摧毁资本主义啦。大家想一下,石油行业不仅是汽油,还有化工和各种制造材料,一旦作为能源主力的石油业受到冲击,现代人类文明赖以存在的整个机制,可能都受到极大影响。

这种左派的“大跃进”的后果可能非常可怕。1958年毛泽东搞“大跃进”,要求人民公社(他强力推动的农村社会主义组织)增加粮食产量。于是各地政府虚报农业产量,每亩地生产好几万斤粮食。很多人怀疑这个产量的合理性。一位从美国留学回去的顶尖科学家,在《人民日报》上写了一篇论证文章,他说,如果(667平方米)太阳光的能源的30%可以应用,加上足够的水和肥料,一亩地4万斤没有问题。

这个科学家的前提,如果利用30%的阳光和其他条件,不会有人去关注的,因为大家不懂,大家只会关注一亩地可以生产4万斤粮食,所以毛泽东的要求没有不合理。于是中共的“大跃进”加速发展,最后饿死了3000万人。

这个科学家没有错,因为他的结论有很多前提条件,错的是后面的政治,以及压倒一切的“政治正确”。这是一个大教训,中国人用了3000万人的性命换来的教训。美国的绿能政策制定者,同样在假设一系列的“前提条件”,那些争论的科学家未必有什么错,但后面的政治操纵并不一定会考虑科学问题,更多的是社会权力和政治问题。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石山角度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