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绝密报告 病毒泄漏说 来自这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5日讯】 今天是5月4日,星期二,今天谈谈病毒来源的又一个突破,美国政府认为实验室泄漏可能性的来源之一被披露出来了。另外有时间简单谈谈中共重新肯定文革的说法。

美国家实验室首次披露的报告,支持了中共病毒实验室起源的可能性,美媒揭专家和武汉病毒所的合作关系;中共新党史40年来首次正面肯定文革?

美国家实验室首次披露报告 支持病毒实验室起源可能性

美国政府相信病毒来源于武汉病毒所的科学依据披露了, 去年,位于利弗莫尔的国家实验室早在疫情初期就试图找出病毒的起源。到2020年5月29日完成了报告,这项列为绝密的报告相信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病毒所实验室泄漏的,当然作为结论,仍然说实验室和自然起源两种可能性都有,都值得进一步研究。

ABC辛克莱广播公司报导了这一消息,虽然没有看到报告,但实验室发言人和看过报告的国会议员都承认了报告的存在,虽然都拒绝讨论报告的内容。利弗莫尔位于旧金山东面,被称为三谷之一,知道这个实验室的人不多。

这项研究有什么意义?

这个调查部门是美国能源部的劳伦斯-利弗摩尔国家实验室,该实验室是最先进的生物防御实验室,完成调查报告的是属于情报的Z部门。该调查是第一次披露,以前从未有人提起过。

迄今为止,所有这个专业中声音最大的专家,包括世卫联合调查组成员,都支持自然起源说,否认实验室起源,他们垄断了科学期刊,排斥异己,支持实验室起源说的专家被彻底边缘化。

风向逐渐转变,从美国国务院发表事实核查,到CDC原主任Robert Redfield接受采访支持实验室泄漏说,英国《每日邮报》披露文件揭武汉病毒所和军方合作,而利弗莫尔的报告显然是美国政府相信实验室泄漏说的主要证据之一。

关于科学依据,自然起源说的科学实验依据从来就没有,依据的是进化论理论的推演,也就是说和进化论本身一样,并非科学,我们知道从进化论本身,由于观察——假说——实验证明的实证科学三部曲缺最后一环,充其量只能算宗教,自然起源说也是假说,没有实验证明。

相反实验室起源说却有相当扎实的科学基础,至少阎丽梦和其它无法发表的论文的分析表明,中共病毒刺突蛋白有两个人工改造过的痕迹,包括两个限制性内切脢位点和Furin蛋白酶位点;

疫情早期我就有想法:美国科学界是有这个实力发现中共病毒来源的,如果确实是改造过的,但后来的发展很令人失望,因为发现两大阻力,一个是专业最接近的大多数是利益相关者,和武汉病毒所或其它中国机构,不是合作者就是获利者,二是科学杂志和中国科学界利益也太密切,根本不可能允许不同的声音出现。

好在美国政府还有和中共利益不那么密切的相对独立的研究机构,如能源部的研究机构,可能是长期冷战遗留下的警惕性。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也是能源部的机构,对中共一直没有开放。

另外就和职业相关。Z部门是1956年设立,专门研究针对苏联的核武器,后来扩展到生物和化学武器,这么重要的报告,为什么迟迟没有对公众公布,这是一个疑问。

政治压力无疑是一个因素,CDC原主任Robert Redfield接受采访后就受到自由派政客的压力要求他从马里兰州州长办公室的顾问位置辞职,因为他的观点据说会加强反亚裔仇恨。马里兰州参院主席Bill Ferguson就是其中一个。

这种工作,尤其是涉嫌外国政府犯罪行为的,是需要一个强大政府的力量来调查的,因为已经远远超出科学范畴了。一般的国家,如欧洲一些国家,还是缺乏一些勇气进行调查的。这个责任,无论从国际责任还是科学实力,似乎都非美国莫属。

谁坚持病毒自然起源 而把实验室起源说成阴谋论

另一面,美国媒体也在持续挖掘为什么一些知名科学家一直在否认实验室起源说。 国家脉动网站4月27日发表一篇文章,列举了一些坚持自然起源而且把实验室起源说成阴谋论的美国专家。

2020年3月,Joseph Fair博士,他是NBC的科学栏目常客,要求川普政府停止责怪中国,并将实验室泄漏说成阴谋论。Fair博士曾在2013年到武汉病毒所做专题报告。

Ian Lipkin博士曾经说没有证据提示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他的观点得到CBS和今日美国的支持,他在2015年也到武汉病毒所作报告,并接受中共的奖励。

另一个是纽约大学的Elodie Ghedin博士,她在60分钟节目中说病毒可以追溯到武汉海鲜市场, 这是中共的说法,尽管很快就被中国专家发表在国际杂志上的文章揭穿。她也在2016年到武汉病毒所做报告。

这里还没有包括更显而易见的生态健康联盟的达萨克和世卫组织专家组的另一些成员和中共的关系。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点,即和中共有共同利益的专家、自由派政客和媒体走到一起,替中共解脱。虽然有很多科学家持怀疑态度,包括美、法、澳、印度等多国共26名科学家今年3月4日联名发表公开信,呼吁国际间应对武汉肺炎起源展开新一波调查, 但效果不大,这就是为什么只有美国政府的力量才有可能打破这种保护层。

中共重新肯定文革

简单说一下这几天比较热闹的关于中共重新肯定文革的事情。事情开始于4月20日,中宣部副部长兼国家网信办主任庄荣文主持召开党史学习教育专题学习读书班,新华社总结会议的报导,全面肯定了中共的前27年,闭口不谈文革十年。

所用的词汇最严重的部分是“尽管这一时期充满艰难曲折,甚至遇到重大挫折,但总体上是在探索中前进、在曲折中发展,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很多人认为这基本否定了邓小平对文革的否定。

其实此前这个意思早就有了,只是没有那么明确而已,早在2013年,习近平就提出了两个不能否定,即“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

文革从来没有被彻底否定过,也没有彻底的反思。

文革确实是中共历史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从来就不是否定什么,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也没有彻底否定文革,严格的说,只是否定了文革对中共自己的破坏。再往后,文革就越来越成为不能研究的禁区了。

文革是不是毛泽东思想的一部分,事实上毛自己认为不仅是,而且是最重要的部分。他自己说一生两件事,一件当然就是夺取了政权,另一件就是发动文革,并说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马列毛,马克思创立了共产主义理论,列宁实践了一国首先建成社会主义,毛的所谓新民主主义革命,并没有从列宁主义突破,算不上理论贡献,真正的贡献就是“继续革命”理论,文革是最大的实践。

邓小平为什么不能彻底否定文革,因为文革和文革前的政治运动是一脉相承的,否定了就否定了自己,也否定了自己和中共的合法性来源,即毛的革命。“决议”只是把文革画了个句号,大家不要再追究了。

正因为如此,理论上从来没有抛弃,也就谈不上否定,现在的说法,和历史上的说法,只是表达形式不同,性质没有差别。也许所谓的否定文革,只是某些知识分子的一厢情愿而已。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