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歧视外佣变外交纠纷 第五波疫情高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特区政府的卫生防护中心,日前坚称最新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变种病毒的东涌菲律宾女佣(11773号病人),与之前社区内的变种病毒个案无关,然而经过香港大学及理工大学的基因排序分析,指东涌菲佣与早前佐敦印裔男子(11643号病人),其基因排序100%相同,即都带有来自南非的“B.1.351”(N501Y)变种病毒株,甚至因为该菲佣所感染的10个月大女婴(11774号病人),其基因排序亦与完全相同,即代表政府的说法与预测有误,病毒的流入其实可能比想像中更早。

最令人担忧的,是佐敦印裔男子活动范围在尖沙嘴佐敦一带,以及在长洲活动;而反之东涌女佣的活动范围,却在大屿山的东涌以至青衣,两者并无可联系之处,因此当中必定涉及至今仍未发现的传播方式;而不幸的是,这位印裔男非常活跃,由3月19日自杜拜抵港起,住在隔离酒店至4月8日,在佐敦居住的8日期间,既曾去多间附近区域的食肆用餐与商场游览,因此基本是无法追踪感染链。

而11773号的菲佣于4月23日咳嗽,26日向私家医生求医,27日检测确诊,从其发病日子,与佐敦印裔男子的停留社区的日子计算,即最少有1-2星期的差距,比较两者即可得出结论,即早已有一条传播链,在社区中传播病毒;而此传播链发现得愈迟,则代表这病毒有更多时间四处散播,由于此变种的感染率的传染率,比起原病毒更高5成,因此可谓极之高危,或早已在香港的社区隐型散播。

因此当政府在未有基因化验结果的4月30日,即完全不相关,只因同属“外佣”,就把全香港37万不同族群、不同居所、不同活动范围的外佣,视为“高风险群组”,不禁令人质疑,早前不少警员确诊,又为何不把3万警察都视为同一高风险群组?

当特区政府不断说把就公众认知源自武汉大爆发的2019冠状病毒病,称作“武汉肺炎”时就会带来“污名化”以及“歧视”,转眼间就自己进行最歧视的所作所为──叫全港37万外佣,在9日之内强制检测,令大量外佣在烈日下大排长龙,如维园外有外佣排队达7小时,引来外佣团体指控政府歧视与种族主义,特别是劳福局局长,就一刀切强制外佣打疫苗的做法,说出“外佣可以唔(不)来(香港)”,更令人质疑是极之凉薄,甚至引来菲国外长质疑,这是歧视与不公平。

当一年前病毒源头在中国大陆时,当大家叫“全面封关”,特区政府与特首林郑月娥,就指根据世卫说法,全面封关涉“歧视”,指阻大陆人来香港是“助长歧视”;结果为何政府出尔反尔,要封关呢?更何况如今不但要开陆路关口,甚至说要搞“来港易”,让来自大陆的旅客,即使没有疫苗也可以完全豁免检疫隔离,这究竟是歧视谁?为何政府要带头排外?

香港市民出埠就要强制打疫苗,来香港的旅客就不需要打疫苗;超过 4个人在维园聚集,就是妨碍防疫,是违反限聚令,很危险会传播病毒;超过 4个人在更紧密的距离下,几千人大排长龙检测,忽然之间政府又认为这种近距离的聚集,非常安全了!这一年来香港市民见到的,就是凡涉及大陆,特区政府就会主动政治化,然后主动万二分过分保护,制造更多的中港矛盾;凡是涉及外国,就主动带头排外歧视,这种完全相反的双重标准,又叫人如何相信政府?何时才会学识,一视同仁公平对待的重要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