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韬:特斯拉及三菱汽车的中国梦两样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日本三菱汽车退出中国的东南汽车三菱在尝试提升股权占比失败后,正式退出东南汽车。原持股25%的三菱退出后由新股东福州交通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接手。原股东福汽集团及台湾裕隆汽车下属的中华汽车分别保持50%、25%股比不变。三菱仍有合资企业广汽三菱,但外企纷纷撤离,下一个完全离开中国的也许就是三菱。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大幅拓展,招来不少外来车商投资,大量外资企业用技术换市场,以合资形式进入中国。跟其他如大众等车企决不交出核心技术相比,当年刚进入中国的三菱,不仅将汽车的制造工艺送给中国,还把发动机的核心技术交给国内合资车企。对中国政府而言,未来汽车业的重点是电动汽车

美国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是极少数能够获得独资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不过,早在股价大爆发前的2017年发生一件重要的事情,腾讯旗下的黄河投资入股5%成了第五大股东。当时不单为了特斯拉进入中国铺平了道路,也为当时仍不被看好的特斯拉提供了资金。北京让特斯拉进入中国是为了提升中国电动车工业的竞争力,令高档电动车供应链得以建立。

特斯拉CEO马斯克(Elon Musk)在年初造访中国期间,与政府官员交谈时称赞中国政府很关心人民福祉,可能比美国政府对人民福祉“更有责任感”。他声称“中国若不在乎人权,怎么可能会有平等和公平的竞争环境,你真的看到了西方民主国家获胜的机会吗?”外交部华春莹当时也大赞马斯克说出事实,在爱党爱国的中国人心中,特斯拉形象大大加分,加上2020年下半年,特斯拉为了抢市占,大量采用中国制CATL 电池,进一步压低成本后,在2021年起连续调降售价,降幅甚至高达3成,才能造就了3.5万台销售量的惊人佳绩,压缩了中国本土电动车的生存空间。

正当特斯拉大幅成长的同时,4月19日发生一女子大斗上海汽车展,抗议特斯拉刹车失灵,成了国际新闻,特斯拉公布数据高调反驳指控,引来中国官民围攻,新华网更质疑“谁给了特斯拉‘不妥协’的底气?”排山倒海的压力令特斯拉中国终于屈服,愿意接受调查及为车子性能问题负责。巧合的是,在女子闹场的隔天华为正式发表了首款电动车,特斯拉背后是否就是为了帮华为进入电动车市场铺路?既然华为遭到美国封杀而被迫转进电动车市场,来自美国的特斯拉当然首当其冲。不过,真正令北京当局坐立不安的是特斯拉单单三月份在中国创造3.5万台销售量的惊人佳绩,这个趋势若不被遏止,特斯拉在中国今年的销售量就会到达去年一整年全球销售量。

面对年产值可望于2035年达到5兆美元的电动车市场,北京绝不会让特斯拉靠中国市场加速壮大。若容许特斯拉大赚中国人的钱而发展更先进的科技,那么华为是无法跟上的。不过,《环球时报》主笔胡锡进发文认为只要教训特斯拉就好,不用它滚出中国。看来是因为中低档电动车供应链的确已经渐具规模,但高档电动车供应链厂商却羽翼未丰,仍需要时间。或许北京政府只要将特斯拉销售量压在20万台左右,就不至于将其赶尽杀绝。

马斯克在中央电视台于3月23日播出的采访中表示:“中国的未来会很美好,中国的经济规模正走向世界第一,未来会非常繁荣。”他这一年来多次称赞“中国”,去年七月受访时就提到“中国的能量非常强大,那里有很多聪明、勤奋的人”,他还抨击美国人,尤其是洛杉矶、加州、纽约的人“自命不凡”和“自满”。这番话当然是说给中国政府听,他承认长远来说,中国乃最大的电动车巿场。无论如何,在美中对抗仍在升温之际,美企在中国只能步步为营,低调行事。

– 粱文韬(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