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战狼外交引发反弹 印太国家向美国靠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8日讯】中共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引发越来越多的反弹,印太地区的区域大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与美国的立场越来越接近,都在采取积极措施来抗衡中共在该区域的力量。分析人士指出,正是中共的做法将这些国家推向了美国的阵营。

中澳关系继续恶化

澳大利亚与中共的关系持续恶化。美国之音报导称,中共5月6日宣布将“无限期暂停”与澳大利亚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的一切活动。中共政府毫不讳言这一切与澳大利亚近日决定停止几个与中共合作的项目有关。

4月下旬,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取消维多利亚州与中共签署的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两份协议。

5月3日,澳大利亚新任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说,政府已经开始就中国岚桥集团对北澳达尔文港的租赁协议进行新的安全复核。一些媒体指出,该协议有可能基于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理由而被迫取消。

达顿4月份还说过,“不应低估”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共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他还说,澳大利亚将与该地区的盟友合作,努力维护和平。

除了国防部官员外,澳大利亚其他官员对中共的态度也越来越“鹰派”。澳大利亚内政部秘书长迈克.佩祖罗(Mike Pezzullo)提醒民主国家,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正在增加,自由民主国家需要为战争做好准备,并在全球紧张局势加剧之际寻求和平。

澳大利亚政界和军界人士对中共日渐强硬的态度,与北京去年以来对澳大利亚的外交和经济胁迫有关。

自2018年澳大利亚禁止中国科技公司华为参与建设其5G网路后,中澳关系每况愈下。2020年,澳大利亚要求对中共病毒源头展开国际调查后,中澳关系雪上加霜。

中共对澳大利亚采取了一系列报复性经济“惩罚措施”,包括限制部分产品进口和施加惩罚性关税等,涉及产业包括葡萄酒、龙虾、大麦和煤矿等等。

不过,中共对澳洲的封锁并未影响澳洲的经济增长,相反澳洲产品在其它国家找到新的市场,而且超过中国市场的需求。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James Laurenceson)表示,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取消“一带一路”协议的做法也是要向北京发出一个强而有力的信息。那就是“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事件、以任何方式,我们都不怕撕破脸,也不害怕中国(共)的反应。”

他还认为,中共的经济胁迫措施其实将澳大利亚进一步推向了美国的阵营。

他说:“近年来,美国已经明确将自己定位于与中国(共)战略竞争的角色,当然会设法争取与各国结盟合作对抗中国(共)。中国(共)在此时又频繁对澳大利亚释放出敌意,甚至是实际经济制裁措施,这才明确将澳大利亚推向美国阵营。”

他表示,以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它既不像印度那样与中共接壤而发生边境冲突,也不像日本那样邻近中共而存在海事争议,实在不需要明确选边站。

新西兰转向与中共分歧越来越大

新西兰是“五眼联盟”(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为共享军事和秘密情报而组建的组织)国家中目前唯一与中共交好的国家。

新西兰曾拒绝像其他几位盟友一样,对中共实施强硬的政策,引来其他盟友质疑新西兰“惧怕批评中国(共)”。

不过,新西兰近日似乎开始转向。新西兰议会5月5日一致宣布,中国新疆地区发生了针对维吾尔人的严重践踏人权行为。

新西兰外长7日表示,希望与中共建立更成熟的关系。她说,这种关系不仅限于双边贸易关系,还应该给彼此间的分歧留有空间和余地,特别是在人权问题上。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前几日表示,随着北京在世界上的角色不断增长和变化,新西兰和中共之间的分歧正变得越来越难以调和。

印度:不太可能把中共视为友好邻居

中印边境去年爆发的一场流血冲突,让中印两国关系蒙上阴影。最近,中共官方对印度疫情的冷血嘲讽,招致印度更为强烈的抵制。

5月1日,中共中央政法委新闻网站官方微博“@中国长安网”发布的一条微博,把中共火箭准备升空的照片与受中共病毒重创的印度火葬柴堆的照片并置,还用了“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的标题,试图以此凸显印度民主的失败,以及中共的成功。

中共官方此举引起印度网民,甚至全球网民的强烈反弹。他们谴责中共冷酷无情。

在印度疫情恶化之际,中共声称愿意提供支持与帮助。但是,据报导,印度方面到目前还没有决定是否接受中共的帮助。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国际关系教授哈什.庞特(Harsh Pant)表示,因为边界冲突,印度不可能再把中共视为“友好邻居”。

去年8月,在中印冲突后,印度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将近60%的印度人愿意参战,解决与中共的边境争端。90%的印度人支持永久禁止中国的各种手机应用程序,并终止与中国公司的合同。

印度政府去年6月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禁用59项中国应用软体,包括中国知名社交软体抖音和微信,阿里巴巴旗下的UC浏览器等。

最新的报导说,印度已连续数月暂停批准进口中国wifi模组,导致戴尔、HP、小米、Oppo、Vivo及联想等大型厂商推迟在印度推出产品。

印度电信部5月4日对外发布的公告还显示,中国电信企业华为和中兴并未获批准参与同印度电信业务营运商开展5G通信实验。虽然印度官方并没有明确禁止使用华为和中兴的电信设备和技术,但他们实际上被排除在试验之外。

丹麦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中国如何失败?世界顶回中国的全球野心》(How China Loses:The Pushback Against Chinese Global Ambitions)一书的作者卢克.帕蒂(Luke Patey)说:“两国在喜马拉雅边境的冲突真正摧毁了所有有关两国可以成为区域合作伙伴的希望。……自那以后,印度摆脱了最初的犹疑,加大与四方会谈机制的接触。”

日本对中国的担忧

近日,中日关系因为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一则有争议的推文而出现新的摩擦。赵立坚在个人推特账户发布一张修改自日本标志性浮世绘版画《神奈川冲浪里》的讽刺插图,批评日本将核废水排入海中的决定。这招致日本的抗议并要求其删帖。

4月17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与美国总统拜登会谈后发表联合声明,声明几乎触及了所有中共的“核心利益”。

声明对南中国海、香港、新疆等问题表达关切,并强调台海和平的重要性。

另外,声明还批评中共的行为“有违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包括经济和其他形式的胁迫”,两国确认维持区域和平稳定的“威慑力”的重要性。

4月27日,日本公布外交蓝皮书。在蓝皮书中,日本明确表示,将加强与美国和其它西方盟国合作,共同遏制中共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的海上扩张行为,并与国际社会一道强烈谴责中共在新疆和香港践踏人权的行为。

日本在这个外交蓝皮书中首次把中共称为国际社会安全的一个“强烈关切”。蓝皮书延续去年的立场,认为台湾是“重要的伙伴与朋友”,并支持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

分析人士说,日本对中共的担忧和防御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了。2007年,安倍晋三在第一任期内访问印度时首次提出以日本、印度、美国和澳大利亚等民主国家组成“自由繁荣之弧”来对抗中共的威胁。

2012年12月,再度出任首相的安倍晋三又提出“亚洲民主安全之钻”的构想,还是没有得到美国的响应。安倍晋三的这两个构想应该就是后来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雏形。

2017年,随着中共军力的增长和在印太地区越来越具侵略性的行为的增加,“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在沉寂多年后被重新启动,也受到特别的关注,有人曾将此称为”亚洲版北约”。

2021年3月12日,在拜登总统的主持下,四国安全对话机制首次举行了首脑级别的会谈。分析认为,四方安全对话的提升以及协调行动很大称多上是多亏了北京。

威尔逊中心高级研究员后藤志保子认为,日本为抵御中共的区域威胁所做的还不止这些。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日本发挥了自己的领导力,将TPP演变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确保其他11国共同签署了协定,也因此确保了亚太地区的贸易秩序。

如今,CPTPP为美国保留了席位。中共也表示又兴趣加入,但是,分析人士指出,对中共而言,CPTPP门槛依然有点高。

菲律宾和越南对中共的不满日益加剧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自上任后一直采取了与中共保持友好的策略,但是最近中共向资源丰富的有争议水域派出数百艘船只的做法令两国矛盾升级。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法律顾问先是警告,这个事件可能会伤害两国的关系,导致“不必要的敌意”。菲律宾外交部因此召见了中共驻菲律宾大使。

菲律宾外交部长洛钦5月2日在推特上用粗活发文,要求中共政府和民兵船只离开菲律宾宣称拥有主权的海域。

最新的消息说,菲律宾政府拒绝接受中共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水域实行伏季休渔制度的禁令,鼓励菲律宾渔船在菲律宾领海水域内继续捕捞。

菲律宾南中国海特别工作组5月4日在一份声明中说,“捕鱼禁令不适用于我们的渔民。”

近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对中共展现强硬,他要求中共大使馆收回1000支捐赠的国药(Sinopharm)疫苗。

杜特尔特说,鉴于国药疫苗尚未获得批准,并且可能会引发多种副作用,“让我们把它们扔出去,这样就没有问题了。”

他自己已经打了该疫苗还,他为此接受了批评,呼吁其他人千万别跟自己学,因为这“很危险”。他说:“我们很抱歉。”

越南近日与中共的关系相对平静。但是,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下属的亚洲海事透明倡议3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说,过去两年中,越南在其控制的南中国海岛屿上部署了军事装备,已在阻止来自中共的任何攻击。

中共没能让其他国家接受自己的领导力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国际关系教授哈什.庞特(Harsh Pant)对中国面临的现状这样总结到:“中国(共)越是对区域国家推进自己的好战议程,就越会引发别的国家的抵制。中国(共)的‘一带一路’项目已经有很多问题。印太地区的地缘版图越来越坚固,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恢复活力,越来越多的区域国家开始更多的接触,更协调的行动。

他指出,一个国家的实力不仅仅指的是一个国家内在的能力,也是指的一个国家让别的国家接受自己的领导的能力。他说,虽然过去的十年中共经济上有所发展,但是还没有能力让别人接受它的领导力,不要说是全球性的领导力,区域领导力也没有达到。

(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