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临死体验 让中共党员摈弃无神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9日讯】大家好,我是扶摇

“临死体验”(Near Death Experience,简称NDE),是指人在死亡一段时间后又重新获得生命的医学现象。其实啊,这世上有临死体验的人可能比你想像的多得多,你的身边或许就会出现。这种经历已经发生在各个年龄、各种信仰和民族的人身上。

迄今,特别是在美国,人们自述的临死体验特别多,其中许多人都描述了他们见到炫目的圣光,引领着他们飞跃此岸,有些甚至听到天使欢迎他们来到天国之门的歌声。然而,也有一些人的经历完全相反。他们回溯了去到地狱的情形,最常见的描述是关于痛苦折磨和邪恶生命的黑暗景象。

这种体验对于一个坚信唯物论、或者无神论的人来说,一定是非常震撼、甚至是颠覆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经历。那么,他们都获得了怎样的心灵启示呢?我们先来听故事。

故事一:中共党员因濒死体验而抛弃无神论

一位居住在美国的华人——雪梅(Xue Mei),她在美国濒死体验研究基金会(Near Death Experience Research Foundation)的网站上分享了自己的奇特体验。

雪梅说自己曾是一名活跃的中共党员,也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但多年前发生的一次刻骨铭心的临死体验,完全改变了她对生命的意义与整个世界的道德的看法。就是说,她不再是无神论的信徒了。

雪梅说,她有长期咳嗽的毛病,经常去诊所进行抗生素治疗。有一次,她对药物产生不好的反应。她躺在病床上,突然听到类似火车沿着铁轨尖叫的声音。随即,她感觉自己进入一个黑暗的隧道内,内心充满恐惧,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希望停下来并往回走,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往前行进,而且无法回头。她疯狂地叫着,但却叫不出声音。她试图挣扎,但都徒劳无功。她察觉到自己是在一个无休止的圆形通道中的微小物体。

她意识到,她已经与肉体分离。她问自己,这是不是死亡。如果是,原来人死并非如灯灭呀!她说:“我没有消失,而是与物质世界分开。我感受不到痛苦。我在空中盘旋,就像一根羽毛,感觉十分惬意。”

此时,有另外空间的生命围绕着她,他们充满了善,以心灵感应的方式安慰她,并与她沟通,以清除她的疑惑。她说:“我已经不在很长的黑暗色隧道内。我在明亮、温暖和纯净的世界里。我大为宽心,再也没有痛苦,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平和与喜悦。”

她看到,一个物体中的每个分子都呈现该物体的形状。而微小的粒子可能包含整个世界。她感受到几个不同的空间同时存在。当她体察到这个世界时,她也能看到她的肉体周遭所发生的事——她的传呼器在响,她的医生在和别人讲话,她甚至穿透墙壁,看到吊在一个衣橱里的两个衣架。

在她的医生靠近时,她知道她必须引起他的注意,这样他才能救她。她的人生中还有事情需要完成,她还要照顾年幼的孩子,而她也不希望她的双亲为她哀悼。她说:“我的灵魂突然往下冲,感到我的头部在旋转。最后,我进入了我的身体。当我张开眼睛并坐起来时,我开始不断地呕吐。”

雪梅当时一下子就吐出了大量的暗色液体,主治医生看到后感到很惊讶,似乎她的胃装不下这么多的液体。而雪梅则感觉身体被净化了。对于这样的体验,她心存感激,因为她对死亡的恐惧已经减少,而她对这个世界所抱持的唯物论观点,也已经改变。

故事二:炼狱之邀

下面的故事也来自一个曾经的无神论者,他是一位名叫霍华德‧斯托姆(Howard Storm)的美国人。一次胃穿孔导致的昏迷,将他的人生信仰实实在在地检验了一把,因为他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他被送到了地狱的门口。

斯托姆回忆说,当时自己被紧急送医后,茫茫然醒来,开口问发生了什么事,而他发现屋里的人都听不到他说话。人们好像直冲着他走过来,他试图阻止,但人们却看不见他,迳直穿过他的身体走过去。他意识到,他已经死去,成了医院里的一个游魂。

他说,在大厅尽头,他看到一大群人站在门前招呼他,好像在邀请他加入他们的队伍。他当然对这个游魂的世界还感到十分困惑,还没有想好怎样应对,于是决定加入他们,随他们走进那道门。

进去之后,他来到了一个笼罩着浓雾的完全不同的世界。那些生命催促他快走,俏皮的举止风度让他们的邀请显得令人愉快。斯托姆回头看去,医院的房间越来越远,但是随着他走得越远,这个雾气笼罩之地却变得越来越令人毛骨悚然,就像《查理与巧克力工厂》中古怪糖果厂的走廊。

而与他一起行走的那些人也不再热情友善,他们很快就变得面目狰狞起来,推搡着他继续往走廊深处走。他们变得非常暴力,开始用牙齿撕咬他、吃他的肉。斯托姆感到剧烈的痛楚。

这时,他的脑海中有个声音让他对神祈祷。他起初还拒绝,心忖自己不懂祷告。然而,随着身上的肉不断被撕下,这位“铁杆”无神论者开始大喊《效忠誓词》中的句子“上帝庇佑下的国家”以及圣歌《天神的祈祷》中的歌词。

虽然仅仅是背诵,却把那些正企图吞噬他的邪恶生命驱开。之后,他被充满爱与温暖的大光救出,并有一些通身发亮的生命来迎接他,并带他回顾了他的一生。

斯托姆在回顾中,看到他的自私伤害了他人,自觉愧疚,但他感到那束大光却充满包容,一直无条件地爱他一生。最后,那束神圣的大光将斯托姆送回世间。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肉体完好。

这次的临死体验之后,斯托姆由一位无神论者成为了一名美国牧师,并在2000年出版著作《坠入死亡》(My Descent Into Death)讲述他的濒死经历如何改变了他的人生。

故事三:濒死“游历地狱”女研究生改过迁善

类似的故事也发生在一个女研究生身上。这是我们今天聊的最后一个故事。它发布在临死体验网站NDEvideos.com。

那是2003年,23岁的荷兰传播学女研究生戈伊茨(Saartjie Geurts)忽感头晕目眩,发现自己的协调力和注意力都在下降。持续数天后,她就卧床不起了。在请假的5天中,她经历了一番临死体验(NDE),用她自己的话说是“游历了地狱”。

她躺在床上,头感到非常重无法抬起。“我意识到我不能下床了,心里很慌。”戈伊茨在临死体验网站NDEvideos.com的视频中表示。

一时间,丰富的感官体验一齐涌来:她看到明亮的色彩,尝到多种口味,闻到各种气味,也听到许多声音;也清楚地看到花朵、山峦和建筑物。之后,“有种不祥的威胁。”她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床上,她则从上面注视着自己的身体。

戈伊茨很害怕。随后,她觉得自己的神识被拽了回来,同时看到母亲正躺在医院的隔离间。两年之前,也就是2001年,她的母亲罹患结肠癌而需要隔绝病菌,后来仍不幸去世。戈伊茨感到痛苦,随后她感到自己正被拽着通过一个越来越窄的隧道。

戈伊茨回忆说,“我来到一个门前……我必须做出选择。”她的母亲在门的另一边。“穿过那道门将意味着死亡。”她只好看着门关上、任母亲离她而去。随之,从出生那一刻开始的人生一幕幕在她眼前浮现。戈伊茨说,那是一种“影像体验”。她可以看到一位位家人多年来的形象。

她知道更糟糕的事就要发生了;她很疲惫,不知自己是否能应付得来。“我称之为地狱体验。……有很多只手,并有很多尖叫声,在喊着我所做错的事。然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影子,我无法形容。”她开始尖叫并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卧室里,身边有警察和医护人员。

这是一次可怕的经历,却帮戈伊茨面对母亲的离世、母女俩的关系以及她自己的品行。伸向她的那些手,那些大呼小叫的声音,让她觉得她正被拉向“人称‘地狱’的地方”。面对那些大声指责她的声音,戈伊茨连声道歉。她在心里想,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下地狱?

她突然想到,孩提时代,她常顶撞和父亲离婚后的母亲,很不尊重地直接叫母亲的名字,也为母亲的弱点感到惭愧恐惧。戈伊茨思考着母亲去世前的那段日子:“我突然意识到,去国外旅行的10个月里我从没给她打过电话。”

她内心开始为母亲独自经历了这一切病痛自己却不在她身边感到很伤心。戈伊茨说:“临死体验就像一个好心人在问我,为什么我对母亲如此不友善,如同一场审问。”此外,戈伊茨从“地狱体验”中还意识到,不应说谎,也不应嫉妒,她觉得自己与姐妹们的相处中有很强烈的嫉妒心,这些都是不对的。戈伊茨从此改过迁善。

故事讲完了。我们看到,当处在失去生命的险境中,他们所经历这些体验,对当事人来说,会有一种很强烈的震撼感,并从此转变观念,敬神向善。那么,对我们这些看客来说,是不是也能从他们的经历中获得某些生命的启示呢?

今天的故事就聊到这里。谢谢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