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世卫认国药疫苗?美弃专利谁受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9日讯】今天是5月8日,星期六,今天还是谈谈疫苗,首先是世卫批准国药疫苗紧急使用,然后谈谈各国都在热烈讨论的美国政府放弃疫苗专利的设想,最后谈谈《澳洲人报》周末文章谈病毒生物武器。

今日焦点:世卫为何批准中国国药疫苗紧急使用,科兴疫苗有望跟进,美国如放弃疫苗专利谁会受益?国际关注已经悄然从病毒泄漏转向。

世卫批准中国国药疫苗的紧急使用,数据的来源和可信度,世卫及其专家的可信度,美国如放弃疫苗专利能否改变世界疫苗短缺?为何有人担心中共是唯一受益者?当病毒实验室泄漏说还未被广泛接受时,国际关注上已开始转向另一种可能性。

一、世卫紧急批准中国国药疫苗使用

上周就有消息说世卫正在审查中国两种疫苗的数据,以便本周批准紧急使用。这两种分别是国药和科兴的灭活病毒疫苗。国药这次被批准的是北京生物制品所的BBIBP-CorV,也是最早的,据说临床效果一直比武汉所好。

整体世卫批准紧急使用疫苗的情况,已经批准了6种疫苗,之前有5个:辉瑞、阿斯利康、强生、印度血清研究所Covishield疫苗和莫德纳。

对国药北京所的疫苗,一直有关注,主要是除了它自己声称的79.34%的有效保护率外,至今没有详细的数据提供。多数报导引述的都是中国媒体的报导,而不是专业数据。

这次因为要世卫评估,所以总算有一些数据,虽然还是缺少细节。专家组对国药疫苗预防疾病的能力有全面信心,对一些患者产生严重副作用的数据“信心非常低”。

首先,所有的数据都是由国药和进行临床实验的国家提供,世卫和任何其它方都没有独立核实过这些数据。而这些国家并不是以清廉和数据准确著名的。

其次是临床实验的样本选择,根据世卫公布的数据,有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就是临床实验60岁以上老人的资料很少,在三期实验中,按年龄分组,疫苗组和安慰剂组18~59岁的分别是13,556和13,559人,病例分别是21和95(有效率78.1%就是这里来的),而60岁以上的只有206和209人,病例一例都没有。

这在选样本上是多少有点不正常的,因为在这次印度双突变之前,各国都是老人病例较多,死亡率也高,无论是选样还是看效果,老人都应该是重要的,而这里老人数只占1/60。

这次评估的是世卫的战略咨询专家组。不清楚这都是什么人组成的。但我对世卫专家组完全没有信心。

上次世卫配合中共的专家组竟然把实验室泄漏说成最不可能而且建议不要再研究了,而把最没有证据的自然起源作为最可能的,并且把所有人都知道有利益冲突的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达萨克(Dr. Peter Daszak)塞进去讨好中共。

只是因为美国政府提前公布事实核查以及CDC前主任出来讲话施加了压力,世卫谭德塞才不得不改口的。

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也许是受中共干预,世卫才这么干的。但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世卫在疫情问题上到现在都是一直在犯错误,做不该做的事,从否认人传人到建议各国不要对中国关闭航班,到和中共联合研究,连调查起源都不敢说,到现在的批准紧急使用国药疫苗,究竟有多少是科学,多少是政治?

光从疫苗比较,目前使用中国疫苗的国家确实有一些疫情控制不好,如智利曾经是全世界接种疫苗人口比例第三的,90%以上是科兴疫苗,但广泛接种后疫情不降反升。

二、美国提倡的放弃疫苗专利

专利是创新的保障。西方科技发展有赖于专利制度的形成和完善。

中共的盗窃知识产权行为,导致的一个后果就是美国等发达国家企业丧失创新的动力,这比直接经济损失严重得多。

历史上确实有重大发明的发明者主动放弃专利,如伦琴对他发明的X线不申请专利,完全为全人类服务,但这种人极少。发明完全是出于兴趣爱好和献身精神,这种人永远是极少数,大多数人是要有外在动力的,专利保护的利益是其中之一。

其次,现代社会靠个人发明重大专利很难,需要有团队、公司甚至国家,如mRNA疫苗,是政府和公司共同开发,涉及的还不止一个专利,谁都没有绝对权力放弃专利。

当然还有很多具体障碍,如放弃专利保护的效果有多好?估计不大,因为生产能力、质量保证更重要,现在除了拥有专利的公司,别人即使有了专利也生产不出来。

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中国。中国有生产能力,一旦美国放弃专利,中国可以很快投入生产。云南已经兴建了第一个mRNA疫苗生产基地,产能是年1.2亿支,是由军事医学研究院、苏州艾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云南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研制的,但估计技术上达不到美国两个mRNA的水平。

一旦专利放弃,首先受益甚至唯一受益的就是这个有中共军方参与的项目,这恐怕也是发达国家普遍反对的重要原因。

三、继泄漏说后,生物战说渐起

先说一下泄漏说,事隔一年多后,美国国会终于开始行动,调查中共病毒的来源,几位国会议员要求美国政府向美国民众公布,迄今为止美国知道多少。这不是国会独立调查,国会资源有限,这是敦促政府公开信息。

巴西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上周三(5日)的讲话,明显暗示中共在“实验室”里制造了COVID-19病毒,以进行“化学和细菌战”。

生物战说和泄漏说的异同,病毒都是实验室出来的,都有人工改造的可能,改造方法也一样,如公开发表《Nature》文章蝙蝠冠状病毒的跨种感染的功能增强实验,就可以用于生物武器制造。区别在于有意还是无意。

我个人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生物武器说,但这个说法正在引发关注。

周末,《澳大利亚人报》发表一篇调查记者马克森的文章,披露中共军方研究人员在文件中讨论下一次世界大战为生物武器战的想法,引发高度关注。事实上,这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秘密,中共军方一直在半公开地讨论生物和基因武器的可行性。

这篇《澳洲人报》周末版的文章,提到的是2015年的一篇中文报告,主导为徐德忠,他是四军大(第四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学院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教授,SARS期间是卫生部非典疫情分析专家组组长,文件所列的18名作者,其中10名作者是与西安空军军医大学有关的科学家和武器专家,该校的国防研究被列为“非常高风险”,包括医学和心理科学研究。

徐德忠对SARS的主要观点是,SARS CoV是非自然方式(如基因技术)产生的,以“非寻常进化”方式,很可能是“非自然”地引人人群的。报导所引用文件的题目和公开发表的一本书类似,主要内容和观点应该也类似或就是同一本书。

调查记者马克森(Sharri Markson)本人今年9月将出版新书《武汉真相》(What Really Happened In Wuhan),书中论及COVID-19起源的相关调查研究,也提到上述文件中披露的事。我们将持续关注。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