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宁:基督徒为什么应该声援法轮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国安法之后,香港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秋后算账,民阵和泛民的骨干抓的抓,逃的逃。参加去年维园六四纪念的一些青年,也因非法集会获罪。在主要的政治反对派被网罗后,香港法轮功很快成为了被定点打击的对象。大纪元的印刷厂被攻击,应该只是开始。

大纪元以及法轮功团体的其他媒体,是中国大陆以外华文领域唯一成建制的、系统性、目的性的反制中共宣传的媒体集团,共产党早就恨之入骨。只是碍于香港的一国两制,中共不敢公开破坏香港本岛的法律,所以一直隐忍。但是随着国安法落地,香港的自治已经终结,香港的法律徒具一纸空文,在香港合法登记的法轮功团体面临迫在眉睫的危险。

黑帮滋扰、司法侦缉、法庭传唤,最后甚至是港版国安法定性法轮功为非法团体,都可能是摆在台面上的选项。

当然法轮功只是要驯服香港的其中一个环节,香港的泛基督教团体,一直以西方式的组织方式开展传教活动,在香港自治终结后,基督教团体的命运又会是如何呢?难道天主教香港教区要接受共产党的天主教爱国会的领导?难道不同的基督教派要接受三自爱国会的指导?

真是让人难以想像的图景!

见微知著,如果法轮功被成功在香港被清除,那么香港的基督教团体也最终难逃被内地化、政治化的命运,这只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法轮功就是树林里的那只出头鸟,守护这只勇敢的出头鸟,树上的其他鸟类才是安全的。

HK的基督教团体一直有独立包容的见解,在过去对待法轮功的态度上总体上算是同情和支援。之前都有不同派别的基督教长老站出来支援法轮功,在道德和勇气上都有很好的彰明。或许,这次面临HK的覆巢之灾,基督教团体也应该公开支援法轮功。与其他日兔死狐悲,不如团结发声。

最后我借用二战时期德国良心牧师马丁.尼莫勒的诗,来表达我此刻的思考,也以此结束此文。

起初,他们带走了——
“纳粹把社民党人关起来的时候
我没说话
我又不是社民党人

他们来抓工会人员的时候
我没说话
我又不是工会人员

他们来抓我的时候
已没有人
能抗议了”.

作为一名基督徒,我声援法轮功!法轮功无罪!大纪元无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